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搜索
 
订阅

悠悠岁月

回忆奇袭八公桥之战
1943年下半年,日军一面加强对国民党当局的诱降,一面驱使伪军实行大规模的“扫荡”“蚕食”,妄想变华北为其坚固的“兵站基地”。10月12日,数万日伪军直扑我冀鲁豫中心濮(县)范(县)观(城)地区。一场反“扫荡”斗争 ...
2016-8-2 17:47
我参与了阿尔山林区制作的第一面国旗
1949年9月,阿尔山地区尚无行政建制,人口不足千人。原白狼林务分局迁址到阿尔山,坐落在原伪满营林公署旧址一栋大平房(现为阿尔山市交通局所在地),改称内蒙古林务总局阿尔山林务分局。它是当时阿尔山唯一的一个大 ...
2016-8-2 17:40
我参加了对日空战
我参加了对日空战
全面抗战时期,在苏联、美国等盟国的助力下,中国空军官兵英勇作战,予敌以重大杀伤,从1932年2月5日到1945年8月14日日本无条件投降的13年时间内,中国空军共出动飞机1128批,8847架次,击落敌机529架,炸毁敌机277 ...
2016-8-2 17:38
燕京大学的校友情
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引发了太平洋战争,燕京大学从此便无安宁之日。第二天,日寇宪兵队就闯入燕大校园,以鼓动学生反对日本的“罪名”,逮捕了时在天津的司徒雷登校长,以及校内的陆志韦、赵紫宸、张东 ...
2016-8-2 17:34
援非岁月的记忆
   1969年,就在大儿子刚满月的时候,我被中国商务部派往非洲马里共和国的塞古,参与援建当地的棉纺织厂,我担任这个项目的法语翻译。塞古虽然是马里的第二大城市,却也一样贫穷,所谓城市建筑都是土房子,民众靠 ...
2016-7-13 16:19
站岗,枪走火
20世纪60年代初,台湾蒋介石集团妄图“反攻大陆”。地处与金门一水之隔的厦门前线海岸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防敌特的袭扰。岛内沿岸的机关、学校民兵按其分工,在固定海岸每夜站岗,解放军则在海岸组织巡逻。 ...
2016-7-13 16:18
我心中的父亲
我心中的父亲
那日,我在整理书籍时,蓦然,一张泛黄的照片映入眼帘,我停顿了片刻,小心拿捏出来,久久地端详着。这张泛黄的照片是我们全家的合影。端坐中者是我的父亲——李振经,一头略带点自然卷的黑发,朴实潇洒,浓眉下的大 ...
2016-7-13 16:17
可亲可信可敬的老干部许集美
福建省政协第五届、第六届副主席许集美不幸于2016年4月22日与世长辞,享年93岁。消息传来,我们深感悲痛。许集美同志不愧为我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他革命、奋斗的一生足以令人们深深景仰。 ...
2016-7-13 16:16
解放前夕,我曾登上英军舰“紫石英”号
解放前夕,我曾登上英军舰“紫石英”号
1949年初,眼看解放大军要渡江,美英老牌帝国主义蠢蠢欲动。美国的几艘军舰停泊在长江口;英国更加卖力,其远东舰队日夜监视我军,伺机行动。 4月20日上午9时,英国海军远东舰队的驱逐舰“紫石英”号竟在长江逆水而 ...
2016-7-13 16:15
我为解放军呈献绝密情报
  现年94岁高龄的王强,是已故中共地下党员、“密使一号”吴石的随从参谋,他亲身参与了绝密情报的收集、传递,以及298箱机密档案的转移、密存,最终献给人民解放军的全过程,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积极的贡 ...
2016-7-13 16:14
深切怀念爷爷陈如晃烈士
不久前,在福州鸡角弄革命先烈就义处纪念地落成仪式上,烈士后代陈友霞深情回忆起她的爷爷陈如晃。 我的爷爷1911年出生,福建仙游县人。年少时进入县立中学读书,接受了革命的启蒙教育。在学校里,他就开始积极参加 ...
2016-7-13 16:14
闪耀着生命之光的银元
闪耀着生命之光的银元
我是长汀人,出生在一个穷苦的家庭。长汀是革命老区,革命斗争氛围浓厚,受此影响,年少的我加入了儿童团,积极协助红军站岗放哨查路打土豪,红军战士都亲切地喊我“红小鬼”。1933年在扩大红军运动中,我主动报名参 ...
2016-7-13 16:12
福清剿匪记
蒋介石逃离大陆前,除了部署一大批潜伏特务外,还将一部分部队潜伏下来当土匪,以配合将来反攻大陆之用。所以,解放初期的福建省匪患比较严重。中央军委下令要求限期消灭土匪,以保障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巩固新生的 ...
2016-7-13 16:11
记忆中福州沦陷的苦难日子
福州两次沦陷的时间,分别是1941年4月至9月及1944年10月至1945年5月,前后历时整整一年。当时我虽年幼,知道的事情不多,却有几件让我年届耄耋依然难以忘却的事。 1941年8月,福州第一次沦陷期间,我家住在台江苍霞 ...
2016-7-13 16:11
难忘“瓜菜代”的岁月
1958年9月,从冶金工业部所属的本溪钢铁工业学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山西中条山有色金属公司胡家峪矿工作。初来乍到,我对一切都感到新鲜,心情也格外舒畅。 高兴之余,令我颇感烦心的就是吃不饱。我 ...
2016-7-13 16:1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门户管理|管理中心|福建老年网  

GMT+8, 2018-11-21 08:42 , Processed in 0.069238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