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9年01月23日 星期三
搜索
 
订阅

悠悠岁月

祖父高振霄在抗战中的往事
高振霄(1881-1945),字汉声,湖北房县人,同盟会会员,辛亥革命元老。早年办报宣传革命思想,启发民智。武昌首义时入都督府参谋战事。湖北军政府成立后与袁国纪等主持筹组民政部。为申明军纪,以黎元洪名义颁布《刑 ...
2017-2-24 10:44
那一年盛夏,我来到邓大姐的家
一九八七年盛夏。 八月七日中午,我随全国妇联主席罗琼和董边等领导和同志共五人,来到中南海的西花厅,等待邓颖超同志的接见。 这是一次与邓大姐零距离的接触,每个人都比以往更为激动和兴奋。 我们一行提前到达西 ...
2017-2-24 09:28
忆赵朴老当年题书红旗渠
在我从事外事接待30多年的工作中,曾先后接待过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内外来宾,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很多,但其中最令我难忘的还是20世纪70年代接待赵朴初先生到林县红旗渠参观。 1977年4月,林县大地阳光明媚,太行 ...
2017-2-24 09:02
父亲李斛与曹靖华先生的友谊和交往
1971年7月,父亲从河北省磁县中央美院教职员工下放的部队农场调回北京,按照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住进民族饭店,任务是为国家接待外宾的需要创作风景画。期间,父亲创作的中国画《三峡夜航》,其气势、其墨彩、其意境 ...
2017-2-17 16:45
我的安娜阿姨
日前,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了《丹心素裹———中共情报员沈安娜口述实录》,用口述史的形式描绘了中共情报员沈安娜的人生轨迹。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位中共情报员的成长历程。我们也可以体会出这些一生甘于平淡的情报 ...
2017-2-17 16:13
父亲邓子恢与农民心中的桥
广西临桂县档案馆馆长曾给我们讲述过一个几十年前的故事,那年父亲邓子恢在临桂县的武通镇搞四清。在武通镇有一条河将一个村庄隔在了另一边。村里人要外出都要排着队等着从那唯一的一座用竹竿搭建的小桥过河,由于年 ...
2017-1-13 17:05
变卖家产,资助中共地下党抗日
我是庄希泉同父异母最小的弟弟,现年77岁。我的长兄庄希泉1888年9月9日生于厦门,1988年5月14日逝世于北京,享年百岁。他是1954年成立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的创议者,并任副主席:第一届全国侨联主席陈嘉庚先生1961 ...
2017-1-13 16:37
回忆我在长征路上的一段经历
1934年10月,红一方面军主力撤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战略转移,我被调任中央纵队(即第一野战纵队)参谋长。一个星期后,部队在信丰附近通过敌第一道封锁线时,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洪超牺牲,军委任命我为红四师师长, ...
2017-1-13 14:57
回忆我在长征路上的一段经历
1934年10月,红一方面军主力撤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战略转移,我被调任中央纵队(即第一野战纵队)参谋长。一个星期后,部队在信丰附近通过敌第一道封锁线时,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洪超牺牲,军委任命我为红四师师长, ...
2017-1-13 14:57
抗战期间李公朴夫妇与我父母的交往
李公朴是中国近代史上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是社会活动家、教育家和新闻出版家。1936年11月因抗日救亡宣传遭国民党反动派逮捕,他与沈钧儒、邹韬奋、章乃器、史良、王造时、沙千里等七人被捕入狱,是著名的 ...
2017-1-13 14:56
当年我护卫毛委员上井冈山
1927年9月9日,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爆发了。起义军以长沙为攻击目标,三个团分途出击,沿途惩办了土豪劣绅,消灭了地主武装,声势浩大。我所在的第一团分两梯队,团部率第二、三营为第一梯队;师部率第一营为第二梯队 ...
2017-1-12 16:07
回忆我心中的舞蹈大师戴爱莲
1978年春,十年动乱的“文革”刚刚结束,全国政协五届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了。全国53位文艺界政协委员下榻北京友谊宾馆北配楼。我与舞蹈大师戴爱莲在这里重逢。众所周知,“四人帮”时期文艺界是重灾区,所以我们一见 ...
2017-1-12 16:02
回忆我第一次见到父亲黄维
1965年,我在上海北郊中学念高二。有一天突然被教导主任叫了出去,说我父亲来了,让我去上海锦江饭店看看父亲。 在上高中之前的岁月里,我一直是不知道父亲的存在的,从小时候起脑子里就没有这个人。 1948年9月我出 ...
2017-1-12 15:55
逆境中翻译《资本论》的潘文郁
潘文郁,1906年4月4日出生于原湖北省襄阳县,14岁考入襄阳二师,受教于萧楚女,接受了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思想。1923年秋,潘文郁转入董必武创办的共进中学读书。1925年“五卅”运动时,潘文郁被共进中学推选为湖北省学 ...
2017-1-12 15:33
抗美援朝期间我执行的一次紧急任务
抗美援朝战争后期,我志愿军喀秋莎火箭炮第二〇二团在配合我三十八军的一次战斗中,曾经执行过一项十分艰巨的秘密任务,我曾经直接参与了这次行动,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记得那是1952年10月,在朝鲜铁源西北,敌398.8 ...
2017-1-12 15:3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门户管理|管理中心|福建老年网  

GMT+8, 2019-1-23 14:32 , Processed in 0.087774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