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搜索
 
订阅

知青往事

插队知青:经常戴着眼镜去下地 镜架散成碎渣
我近视得很早,初二时候就戴上了眼镜。那时候眼镜便宜,连镜片带架子,一共不到五块钱。当然,质量也是最“学生”的——白镜片白镜架。到农村去插队,我也带着这白边眼镜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白面书生” 这白 ...
2016-10-28 10:02
知青忆插队:老乡送行 拿过年才吃的白面做炸油糕
当年,我插队的地方是在陕西省延安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子四周是连绵起伏的黄土山,村子里的十几户人家就住在半山腰的土窑洞里。我在那里虽然只度过了不到三年的时间,但是,这段短暂的经历在我人生的道路上是最难 ...
2016-10-28 10:01
知青忆插队:船民把江豚叫“江猪” 遇上了得躲开
知青忆插队:船民把江豚叫“江猪” 遇上了得躲开
上世纪60年代,我们在苏北长江口国营江心沙农场插队,经常搭乘船民们的帆船。长江口烟波浩淼,我们多次看到黑压压一片的江豚,船民把它们叫做“江猪”。我们提出把船开近一些去看个清楚,船民说:“江猪很有气力,靠 ...
2016-10-28 09:49
插队落户:房东大娘开小灶 只收粮食不收钱
在《相信未来》的书里,有我写的5篇文章,4篇是插队时的事,一篇是08年回杏花村的事。其实有一个人是我一直想写但我始终没有写过,那就是当年我的房东大娘。40年了大娘一直珍藏在我的心里,时时想起自己那几年的幸福 ...
2016-10-28 09:44
插队落户:北京知青发明窝头贴饼子 仍在陕北流传
我们队的知青刚进村的时候是吃派饭,即俩人一组,转着到老乡家吃饭。一来是知青的灶具不全,还没有做饭的条件;二来可以借吃派饭让知青和老乡相互了解。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灶具置办齐了,老乡从各家的柴垛抽出一部 ...
2016-10-28 09:12
知青忆插队:厨房建在炸药仓库边 差点失火酿大祸
69年的夏天,团里组建修路队,我被从16连调到了修路队。最初只有我和两位老职工杨队长和李队长三个人,不久我们从火车站接来了20名齐齐哈尔的同学。修路队正式成立了。 我们团分布在完达山脉,一条主要的公路从团部 ...
2016-10-28 09:11
知青忆插队:高中女生的提议 使得大家不能回去过年
三十八年前来到革命圣地延安,在延安县冯庄公社洛家河大队插队。一次与老乡上山劳动,在山顶上偶然发现了一棵大甘草,收工之后便协同这名老乡尽情地挖了起来。当时足足挖了一人多深,还是没有把甘草完整的取出。当时 ...
2016-10-28 09:10
知青返城:因病返城被阻挠 公社百般刁难
朋友给雁入青云讲述了一个尘封的故事。 就在前些天的日子里,偶遇当年江家屯公社知青办主任党忠孝同志。 宣化的六月天,风和日丽。 6月的一天,在宣化人民公园里,老知青王海芝偶遇同在宣化县江家屯公社古树营村插队 ...
2016-10-28 09:09
知青忆:物质匮乏的年代一个搪瓷缸可以证明身份
知青忆:物质匮乏的年代一个搪瓷缸可以证明身份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搪瓷缸因为实惠、耐用而成为生活必备品。1968年夏天我们下乡插队时,山东济南市革委会赠给每人一个搪瓷缸。这个缸子伴随我度过了7年乡下时光。40多年了,家中的杯子换了不知多少个,这个搪瓷缸仍 ...
2016-10-20 16:51
知青忆:下乡插队时太穷 老机械手表当定情物
知青忆:下乡插队时太穷 老机械手表当定情物
1975年中秋节前几天,我结婚了。我1968年下乡插队,1971年回城后在县文工团上班,月薪是34.5元,是个“月光族”,既没有存款,又没有住房、家具,连辆自行车都没有。我给妻子的定情物,是花30块钱从朋友那里买的一块 ...
2016-10-20 16:48
插队知青回城每天乘公交上下班 惹众人羡慕
我家是下放户,1979年回南京时,老房早已分给他人居住。我妈只好在老院里搭小披子(小席棚)居住。我分配在南京国营734厂上班,住单身宿舍。后来为照顾老母,我买了公交月票,每天乘公交上下班。 那时插队时间不算工 ...
2016-10-20 16:45
知青故事:女知青忆吃刀鱼饺子男知青挨骂
刀鱼、鲥鱼和河豚并称为长江三鲜,味道十分鲜美。不过,刀鱼现在是极昂贵的奢侈品,一般人不敢问津。上个世纪60年代,我在长江下游江苏南通一个国营农场当知青。刀鱼上市时,农场食堂里吃得最多、最便宜的就是刀鱼。 ...
2016-10-17 11:54
知青故事:知青难忘农场春节的记忆
除夕夜上午老妻在橱房忙碌着,我则坐在阳台上,悠闲的品着元宝碧螺春的清香,在暖融融的太阳下,茶几桌上的红中华香烟特别显眼,我吐出缕缕飘渺的烟雾,恍惚烟雾把我思绪带到农场的春节,蹿过时光隧道,那熟悉的连队 ...
2016-10-17 11:54
知青忆插队生活:二十元钱买头牛
生产队里的一头牛老了,没有了劳动能力。社员们决定卖给“那些学生娃,解解馋。”商定好二十元钱,从学生集体户的伙食费里扣除。 这是我们下乡的头一个冬天,马上就过春节了。从北京到延安肚子里的油水早没了,人人 ...
2016-10-17 11:53
知青难忘插队岁月:一盏煤油灯下从鬼故事讲到中外名著
70年代随着上山下乡浪潮被分配到云南景洪的钟阿城总是戴着一副白框眼镜,高高瘦瘦,不紧不慢,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知识青年的做派。 当年的阿城身体不好,干不了粗重的农活,组织便将他派到10分场的子弟学校去教书 ...
2016-10-17 11:5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门户管理|管理中心|福建老年网  

GMT+8, 2018-11-21 08:39 , Processed in 0.063782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