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09月20日 星期四
搜索
 
订阅

知青往事

知青忆挖河:刺骨的冰水没到膝盖两条腿割十多道血痕
匡冬萍,1953年12月出生,中国农业科学院棉花研究所高级农艺师,现任安徽中棉种业长江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董事长,1970年8月由合肥八中插队到安徽萧县丁里公社郭庄大队,1975年回城任宿县地区知青办副主任,八十年代 ...
2016-10-17 11:35
老知青难忘知青生活“手抄本”
在那物质生活十分匮乏的日子里,人们的精神生活也是十分贫乏的。那时,除了“八个样板戏”之外,只有仅有的那么几部电影。一部朝鲜的《卖花姑娘》令八亿中国人流下无数同情的眼泪,“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着花篮上 ...
2016-10-17 11:34
知青忆陕北插队 知青生活掏地
在陕北,最原始而又最常见的农活莫过于掏地和锄地了。所以,虽然生产队为我们购置生产工具时并不积极,但一把老鐝,一把锄头却是不可缺少的。 陕北多坡地,牛和驴派不上用场,只有靠人一镢一镢的掏上去。原觉得这个 ...
2016-10-17 11:33
知青忆:为了村民吃水 我当了一回“二杆子”
插队时有一年春末夏初天气大旱,村中的两口井都绞不上水了,很多人为此都出不了工。年轻力壮的就下到沟里去挑水来回要走几里路,挑水上山一路连晃带洒到家也就剩下多半桶了。过日子没有水那行,村中家家每日都在为水 ...
2016-10-17 11:32
陕北的涝池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
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开始时,同学之间都在议论纷纷幻想着到了那广阔天地里的各种趣闻轶事。 尤其谈起将来在农村洗澡的问题更是浮想联翩,有的同学还幽默诙谐的说道:农村肯定没有澡堂子,哪时咱们就学电影里日本 ...
2016-10-17 11:31
屯子里来了北京青年:插队40年记
在吉林和黑龙江交界的嫩江南岸,有一个被称作卜荷林昭的屯落,土地肥沃人们却贫穷,交通还算便利生活却相当闭塞,尽管“翻天覆地”二十年多了,但人们的生存方式几乎与三千年以前没什么区别,井水油灯,面朝黑土背朝 ...
2016-10-17 11:30
知青忆吉林插队零散回忆:做饭
集体户既然自立门户,当然就要自起炉灶,自己做饭自己吃。很多知青羡慕内蒙兵团战士、云南农场工人,主要就是因为他们有食堂,不用为做饭操心。 那时候,北京人家吃食堂的不少,知青擅长烹调的似乎不多。在家做饭一般 ...
2016-10-17 11:29
知青日记:兵团破天荒头一次靠人工收麦
1975年夏,三江平原麦收战役就要打响了,从团部传来消息,中央首长要来视察麦收。连队领导赶紧把已检修完毕、擦得锃亮的几十辆“苏式”联合收割机又擦了再擦,围上彩带,插上红旗,只等首长来时大显身手。 首长来了 ...
2016-10-17 11:28
老知青忆:下乡时向社员解释石灰原理被赞有学问
上世纪60年代末,我们插队下乡到湖南一个极偏僻的农村。第二年秋后,生产队决定烧石灰。一窑石灰要连烧三天三夜,我们搭了草棚,睡在窑边。石灰要烧成时,按当地风俗在窑上吃糯米粑粑。 当时,队里烧石灰的目的竟是 ...
2016-10-17 11:27
老知青忆:男知青为当赤脚医生自己割阑尾
在我印象中,阑尾在人的身体里除了会发炎,不知道它还有什么用。在解剖学上,阑尾只是一截在人的消化过程中没什么作用的,已经退化了的器官。 但是就这不到十厘米的小玩意,由于其所长的特定位置和形状,极易引发炎 ...
2016-10-17 11:27
知青岁月:我曾给驴打过工
看这个题目可笑吗?这是真事儿。从头说吧! 一九七0年一月的一天,雪后的山村满山皆白,低洼处的积雪足有一尺多深。按农历已近腊月,西北风卷起雪粒打在脸上又疼又凉,真是个冷天。 青年点的苞米面快断顿了,十一口 ...
2016-10-17 11:25
知青当上赤脚医生并成功上医科大学的经历
想想自己的处境,觉得如果不能回城,在农村当一个赤脚医生也不错,作为一个城里孩子,我既没有农业劳动的经验,也没有足够体力,但我可以发挥有一定知识的优势,挣口饭吃。于是我到新华书店买了几本医学书籍和几根针 ...
2016-10-17 11:24
我的上山下乡:老工人符庆标和他的自行车
八连有个老工人叫符庆标,说是老工人,其实也就是三十几岁的农村人,曾应征当民工参加过国防公路建设,后来随筑路部队的军人一起转业加入了农垦,不知什么原因尚未结婚,还是个单身汉,大家管他叫“哥标”。 哥标有 ...
2016-10-17 11:23
返城历程:天赐,一次不可多得的“机遇”
冬去春来,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去了。转眼到了公元一九七六年,这是我参加教育工作的第六个年头,也是我到农村插队落户的第七年。 每天都一样,吃完玉米糊糊做的早餐,我就沿着知青点前面的一条小路(其实是田埂 ...
2016-10-17 11:22
忆草原雪夜除夕 远离亲人的第一顿年夜饭
记得七一年的春节,因工作需要我留守马群,神秘旅伴开拖拉机去滿洲里送苇子,田野会计年终结算,我们队就留下我们三个人。除夕天降大雪有一尺深,我要回知青点过年,马是骑不了了,只好换骆驼,早上出发傍晚才到。一 ...
2016-10-17 11:2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门户管理|管理中心|福建老年网  

GMT+8, 2018-9-20 23:31 , Processed in 0.06651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