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09月21日 星期五
搜索
 
订阅

知青往事

老知青忆下乡 偷老乡蔬菜:误偷烟叶炒着吃
那是我下乡到江西万安窑头公社的第一年。有一天队长将我们5个人带到一块地前告诉我们,这就是你们的自留地,你们自己种菜吃。我们面面相觑傻眼了。连炒菜都不会的我们哪里会种菜,那块地理所应当地荒在了那里。吃饭 ...
2016-10-17 10:54
北大荒知青忆:热炕起火 火苗从烟囱口冲出来
中国北方农民传统住家的布局,进门就上炕,到北大荒,炉灶全砌在屋里。但是,烟灰烟油不及时清理,严重的会引起火灾。 火炕 “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曾是多少代农民的梦想。土地和牛,有了又没了,没了又 ...
2016-10-17 10:53
知青忆:最累是夏收 成落汤鸡也要救麦子
老知青回忆下乡岁月,什么农活也不会,又没有力气,队里还给知青每人找了个师傅,在知青的记忆里,最累最紧张的莫过于夏收。 周河,这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河,与其说它是河,倒不如说它是小溪。平日里,水很浅,水流 ...
2016-10-17 10:52
知青的青春属于历史 无法复制不可复制
如果一定要给这些父辈的青春找到一个归属,只能说得主观一点,宏观一点,甚至“浮夸”一点:他们的青春属于历史,无法复制,而且也不可能复制。 青春属于谁? 青春是一个罐头,如果过期,就只能看,不能吃。青春是一 ...
2016-10-17 10:51
知青忆:农村姑娘不顾家庭背景 嫁给上海知青
我一个年仅17岁的上海知识青年来到了建湖县近湖乡农村插队落户,本队的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悄悄地爱上了我,她常在帮助我插秧、割麦和收稻,主动为我洗衣做饭。 1969年3月,在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浪潮中, ...
2016-10-17 10:50
知青忆:第一次掐高粱 拉得满手血口子
知青刚下乡时,不知道掐高粱,都觉得很神秘,也很新奇,过去连听都没听说过,就详细地向社员们了解什么叫掐高粱。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时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时间,我们到农村已快一年了。一年一度的秋天 ...
2016-10-17 10:49
老知青忆:看场院24小时不能离人
看场院在农村是个很重要的任务,一个队一年的收成都在场院里,这里是全队的命根子,不能出半点差错。 由于在文革中参加了造反派--红工联,而红工联在组建革委会时又不得势,属于被斗挨整的对象,因此我们也受了很大 ...
2016-10-17 10:48
老知青忆:必须用煤油灯烘蚊子才能睡
上世纪60年代,我在苏北国营江心沙农场插队。当时农场没有电,知青都是用美孚灯。美孚灯就是煤油灯,灯的下面是一个高高的玻璃底座,上面有一个葫芦状的透明灯罩,中间是灯头,灯头外面颈上有个可以调节灯芯长度的小 ...
2016-10-17 10:47
知青返乡记:乡亲们聚餐像过大节 恍如隔世
当晚夜宿六甲山庄。天刚蒙蒙亮,公鸡打鸣,母鸡咕咕叫,鸭子呱呱响,狗汪汪个不停,猪打着呼噜,还有各种鸟类齐鸣,合成一首起床进行曲。记忆中我已有数十年没有在乡下过过夜,此时一睁开眼,恍如隔世。 房东妈妈的 ...
2016-10-17 10:46
美国血统的中国知青 当年一起上山下乡
美国血统的中国知青 当年一起上山下乡
这是一位正宗的美国血统的美国人,这更是一位正宗的中国知青。 两年前,我被活跃于我们西双版纳水利二团网站的安徽郎溪十字铺茶场(安徽生产建设兵团4师16团)的网名为“小兰”(栾云兰)的知青朋友,邀请去参加他们 ...
2016-10-17 10:46
知青在农村要过“五关” 只能吃糟糠做的窝头
知青在农村要过“五关”,跳蚤关、饮食关、生活关、劳动关和思想关,上世纪六十年代粮食极端缺乏和物质匮乏的状况,硬是把知青们在城里养成的生活习惯,一一扳了过来。 “滚一身泥巴,磨一手老茧,炼一颗红心”,这 ...
2016-10-17 10:35
知青忆:爬车回家 把汽车撵得到处跑
汽车比人跑得快,车追人撵人很正常,但人追车撵车就不太正常,就是新闻了。我们就曾把汽车撵得到处跑。 在贵阳市郊的新阳关,有一个砖瓦厂,离我们阳关商业饲养场知青四大队很近。我们回贵阳,一般到新阳关街上坐车。那时 ...
2016-10-17 10:35
知青下乡受委屈:跟农民拌嘴被告状 点名批评
每当看到40年前胸前印着“知青”这张篮球队的集体合影老照片,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当年知青生活的场景,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浮现在我的眼前,勾起我无限的遐想。 我是1972年新乡市二中高中毕业生,当时正值“无产阶级 ...
2016-10-14 10:37
知青忆:只有白饭盐巴汤 看我们的“讨菜生涯”
当年的西双版纳农场,缺油少菜,以至于喝盐巴汤,到伙房连一滴油也没有的时候,盐巴汤也不供应了,就只有吃白饭的分。吃白饭令人发愁。每当知青们从伙房里打到的只是一碗碗白饭的时候,知青们的“讨菜生涯”就开始了 ...
2016-10-14 10:36
女知青误把农药当碱放进饭里 吃后毒出蛔虫
知青刚到农村,被跳蚤折腾苦了。无论男生女生,个个咬的大小包连成片,奇痒难忍。 跳蚤弹跳能力极强,有“昆虫跳高冠军”之称,很难捕捉。老乡教了个法子,跳蚤既然咬人吃血,必然要钻进衣服,例如腿上,感觉到有跳 ...
2016-10-14 10:35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门户管理|管理中心|福建老年网  

GMT+8, 2018-9-21 20:45 , Processed in 0.066335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