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搜索
 

护卫女知青洗澡

2017-2-10 10:33|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721| 评论: 0|来自: 北京知青网

摘要: 1968年底,数百名知青从城市插队到了皖南的天长县。一天傍晚,一位姓笋的女知青从田里回来,累得精疲力尽,饭也没吃,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一觉醒来,不知什么时候了。她觉得身上发粘,就匆匆烧了一锅水,提进房里想洗 ...

     1968年底,数百名知青从城市插队到了皖南的天长县。一天傍晚,一位姓笋的女知青从田里回来,累得精疲力尽,饭也没吃,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一觉醒来,不知什么时候了。她觉得身上发粘,就匆匆烧了一锅水,提进房里想洗个澡。 

说是洗澡,其实只能算是擦身。因为即使翻遍那里的农民家,也根本找不出一只澡盆。她把热水倒进脚盆,刚脱了衣服,从房间窗下经过的大队“革委会”主任听到房中有水的响声,立即敏感起来,也没有多想,就火冒三丈,气得不得了。 

主任绕到房屋大门前,只见大门虚掩着,没有关严,便放下肩上的锄头,“嘭”的一脚把大门给踢开了,冲进小笋住的房间,不分青红皂白,揪着她的头发就往外拖。 

      小笋这时光着身子,黑暗中也没有看清是谁,只本能地掩住下身,大声呼救。声音传出窗外,附近七八个男女知青都听到了,以为小笋的房里闯来了流氓犯,都不约而同前来解救。 

      主任把小笋拖到大门前,口里喃喃地说着知青听不懂的山区方言,同时对她一顿拳打脚踢。这时闻风而来的知青见黑暗中一个人在打同伴,也都来了一股牛劲,冲上去,揪住主任就打。到底是人多势众,主任被打得头破血流,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知青们这才住了手。 

待知青们弄清被他们殴打的人竟是村“革委会”主任,才深深后悔自己的冒失。 

这件事立即被反映到了公社。次日,公社“革委会”主任来了,召开了一个小型会议。几乎所有的知青和大队干部都参加了,会上各自介绍了当时的情况。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吵得几乎不可开交。 

      公社“革委会”主任最后说:“大家都别说了,我认为双方都有理。你们知道,我们这里很穷,不比你们的大城市。我们这里家家的房屋,都没有钱下砖头或石头的基脚,所以全是用泥巴筑的基脚。基脚一淋水,整个房屋就有倒塌的危险。因此,我们这里千百年来,都有一个规矩,就是任何人都不准在屋内洗澡。不管是什么人,也不管是什么天。你们这些知青刚从城里来,不懂这里的习俗,误在屋内洗澡,因此,我们的大队‘革委会’主任进行制止,是有理的,出发点也是好的。但他的态度和做法太粗鲁和野蛮,变相地侮辱了你们的同学。你们很气愤,及时出面保护了女知青,虽然把‘革委会’主任打得太过份,但你们也有理,我也不想再责备你们……” 

      双方听了公社“革委会”主任的话,都没有吭气,同意共同作好善后安排。 

自然,从此任何男女知青都不再在屋内洗澡了。男知青还好点,女知青怎么办?她们又胆小又害羞,房屋里不能洗,树林里也不能洗,因为当地生产队有个别小痞,觉得刚来的女知青好欺负,总想打她们的主意。究竟到哪儿洗澡才安全?几个女知青想来想去,很久都没能想出一个好办法,有的一连几十天也没有法子洗澡,个个都很苦恼。 

      这件事被公社其他大队的男知青知道了,一个来说:我们那个生产队的女知青,洗澡时都是由我们这些男知青们保护的。天黑下来以后,女知青们提了桶热水,到屋旁塘边洗澡时,为了防止当地小痞的骚扰,现场就由我们这些男知青手挽手,围成一个圆圈,背对着她们,保护她们在男知青圈子里洗的。 

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一说出来,当地男女知青都同意了。当时这些男女知青都只有十七八岁,纯洁得像一张白纸,即使是男知青,也没有任何非份之想。他们把身后赤身裸体地正在洗澡的女知青看成自己的同胞姐妹,而单纯的女知青对男同学也用不着任何戒备。 

      就这样,女知青终于如愿以偿地“解决”了洗澡的大问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