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搜索
 

我看花木盆景

2017-2-14 11:02| 发布者: BaiJiaYi| 查看: 110|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我看花木盆景
      ◎方叶
      “立体的画,无声的诗,缩龙成寸,小中见大。”“苍古雄奇,清秀古雅,生机勃勃,宛若天成。”“千姿百态,赏心悦目,郁郁葱葱,玲珑潇洒。”“豪宕雄劲,纵横奔放,苍健俊逸,意境深远。”这些都是赞美盆景的句子,文人乐而赞之。但是,大概是受龚自珍《病梅馆记》的影响,我对那些被“斫直、删密、锄正”的花木,心里一直觉得别别扭扭的。
      有一年深秋,我到成都望江楼公园游览,巧遇“巴蜀花木盆景展”。随着络绎不绝的游人,漫步在一盆盆枝柯横逸的老树古藤,峻峭峥嵘的峰崖立嶂面前,不禁心动了。这些盆景技艺精湛,可谓咫尺盆盎,容千山万水;一木一石,含大千世界。青城的幽邃,峨眉的清秀,剑阁的雄厚,尽在盈握之中。就是那些树桩悬根也分外潇洒出尘,孕育着勃勃生机。凝思之间,让人读到营造者的匠心。
      由此我领悟到,花木盆景其实是一种造型的美,浓缩的美。这种美的形成是自然景物变态所致,是人的一种积极行为。好长一段时间以来,一提到变态,有人马上会产生一种谈虎色变的恐惧。总把变态与死亡、没落、病态等同起来。然而世间的万物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变化,变是不可抗拒的。形态的变正是一个事物发生质的变化的前提。花木盆景让常见的形态依照美学的要求给予塑形的结果。
      我有一位朋友是花木盆景迷。走进他的家里,书房、卧室、阳台、庭院,到处摆着仪态万千的花木奇石。有高达丈余的罗汉松,有层林尽染的红叶木,有雍容华贵的金线松,有枯枝巧茎的楸木,有肥硕如瓜的根榕,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我知道,这些盆景不知倾注了他多少心血。他是一个美的寻觅者、发现者、创造者、坚守者。常常不顾酷暑严寒,独闯幽壑深谷,悬崖绝壁,挖掘来形态特异的树木、奇花、怪石,同时在造型上下苦功夫。或锯,或镂,或压枝,或雕凿,硬是让那些平常的枝柯茎根变弯曲、变雍容、变清瘦、变舒展。往往为了一个好的构思,友人几乎到夜不成眠、食无甘味的地步。他说,一盆奇葩的传世,一段葳蕤的绵延,往往需要数十载,甚至几代人不息的努力,持之以恒。
      大美须坚守。花木盆景的每一根枝柯的变形,每一个枝节的创意,都需要经过长久的坚韧不拔的付出,方可进入美的境界。由此可见,变态实际上是与因循守旧的抗争、决裂,是积极地不断地创新,变革,是一种生命的超越。把握时机,促进事物向美好方向转变。这不正是花木盆景给我们的启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