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搜索
 

猪油渣趣事

2017-3-14 10:58| 发布者: BaiJiaYi| 查看: 102|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对于油渣呀,真可谓既是爱来又是怨,几多欢喜几多愁。
      ◎李宣华
      对于油渣呀,真可谓既是爱来又是怨,几多欢喜几多愁。那香味那么诱人,那口感那么脆爽,仿佛一咬,就有众多的油沫星子要在嘴里春暖花开。可是,嘴一馋,心一贪,吃多了,就上火了,大人们就要拿此说事了。
      我对辉叔的爱就因为他是村里的屠夫,会义务帮助各家各户杀猪。家里杀了猪,母亲会用这整头猪的猪油和肥肉炸油,供应一整年煮菜使用。于是,每次炸出的油渣都足有一大盆,黄灿灿的,撒上些盐,就是年少时最馋人的一道美食。
      那时,我们这些村娃,有课余不听私塾老师话的,有和大人撒野不去牧牛的,但从没听说过有谁胆敢和辉叔“对着干”不听他话的。即便偶尔有人对辉叔“忍无可忍”,只要他一说,“你不听话,下次你家猪长得再肥再大,我也不帮你杀,看你怎么吃油渣”。立即,村娃们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变得安分守己起来。
      精明持家的母亲,对炸出的油渣格外看重,将猪油和肥肉炸出的油渣分开,装进陶罐,放到谷仓里,用铁锁锁上。猪油炸出的油渣口感明显不及肥肉炸出的油渣,而且更容易回潮,这类油渣一般不单独吃,或与空心菜梗炒,或与地瓜梗炒,或与韭菜炒,或与洋葱炒。肥肉炸出的油渣色美味香,一般要有客人来时才拿出来招待,或与虾皮炒,或与豆豉炒,或与鸡蛋炒。
      我到中学当寄宿生后,母亲忽然大方了起来,时常会装一小罐肥肉炸的油渣,让我带到学校吃。每次都细细叮嘱,要我把油渣用到下饭上,别当成零食给吃了。每次,我都装出一副十分听话的样子应允母亲,可是没离家多远,就会情不自禁地开罐掏出几块解馋。时常,走完几十里山路到达学校,罐中已所剩无几。
      母亲的厨艺在十里八村小有名气。乡亲们办个十桌八桌酒席,都叫她当主厨。于是,我断言,母亲炸的油渣也绝对是无与伦比的。一起去镇上读书的安子,偶尔也带油渣去吃。路上我们就互吃互比过,安子罐里的油渣无论色香味,均无法和我的相提并论。
      也因为此,我成了安子的偶像。安子想吃我的油渣,偶尔分几块我也会默默地心疼几天,怎么舍得多分呢?但他又实在想吃,怎么办?那就只能交换吃,附加条件是,要帮我掏耳朵或挤痘痘。我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油渣,火气过大,那时常常口中起泡,耳朵痒痒,脸上长痘。
      安子也乐意干这事,没有油渣作条件时他也常常义务为舍友们操劳。于是,因为油渣,我的脸上被安子挤得千疮百孔。要不是后来受到校医的严重警告,我这张脸肯定在几十年前就毁在了安子手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