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搜索
 

凌云燕

2017-4-19 15:05| 发布者: 游起| 查看: 93| 评论: 0|原作者: 赤壁星月|来自: 福建老年网

摘要: 凌云燕华星皓月寂无声,灯火阑珊旷野行。来去匆匆逢鬼影,西风阵阵遇雄英。狂徒逞暴双凶现,雏燕凌空一技惊。夜色迷人客路远,天涯姿影别南城。蓝岛惩恶 许灵剑带着小王从江城乘火车到了蓝岛北站,已是薄暮时分,匆 ...
凌云燕
华星皓月寂无声,灯火阑珊旷野行。
来去匆匆逢鬼影,西风阵阵遇雄英。
狂徒逞暴双凶现,雏燕凌空一技惊。
夜色迷人客路远,天涯姿影别南城。
蓝岛惩恶
    许灵剑带着小王从江城乘火车到了蓝岛北站,已是薄暮时分,匆匆住进了北站附近一家小客栈,小王说他哥哥在蓝岛市区,准备晚上到他哥家中过夜。因这次任务不太紧张,灵剑嘱咐小王明日九时到客栈就行。
蓝岛北站虽是一个小镇,但因火车、汽车班次较多,所以镇上较为繁华,除了几家小客栈外,还有几座宾馆、酒楼。饮食店、小吃店比比皆是,各类商店鳞次节比。

        灵剑在一家小店吃了面点,即回客栈洗濯。服务员好心告诉他,镇上街道约有一华里,人来人往,还算热闹,比较安全,出了小镇就是郊外,行人稀少,小公路两边都是树林,时有歹徒出没,抢劫路人,客人不要出去散步。
灵剑原在江城公安局刑警队,他受过特警训练,后被市纪委调去负责侦查经济案件,平时行事非常低调,深藏不露,很少人知道他身怀绝技。

        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半,他出了客栈,顺街道南向而行,街上还有不少行人,饮食店、街头小摊还在营业,但到了街尾,人就稀少了。出了街就是镇外小公路,可平行三辆汽车,行人已绝迹,两边都是阴密的灌木林。今夜是农历十七,中天一轮皓月,清辉洒旷野,百步可见人。大约十几公里远处灯光闪烁,那是蓝岛城北的大学城,有十几所大中专院校。

        灵剑领略了北郊的夜色风光,感到心旷神怡;这条小公路望不到尽头,他心中忽然想到,难道这里就是歹徒出没之地,这时从左边密林中突然闪出一条人影,朝校区方向慢慢行进。灵剑目力极佳,大约有50米的距离,在月光映照下,他就确定是一个女孩子,应该是学生,他感到奇怪的是这里经常发生抢劫,这个女孩怎么还敢单身一人在此游逛。这时前边约30米处,突然从右边密林中又窜出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他们也是朝着校区方向,跟在女孩后面行走,女孩似乎没有察觉。灵剑心中一紧,急速跟在两个大汉身后疾走,两个汉子逐渐和女孩拉近了距离,只有十几米了,突然那女孩转过身来,朝着汉子喊道:“你们两个跟在我身后干吗?”这时灵剑看得更清楚,分明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学生,身材苗条,但她一点都不惧怕;两个汉子被她一喊也呆了一下,这时才大声叫道:“抢劫!把身上的钱都拿出来”。女子哈哈大笑:“凭你们两个也敢抢劫我?”银铃般的笑声震动旷野。灵剑放心了,女子的笑声与英姿,他知道必定能够制服这两个歹徒,就不动声色地站在路边观看。一个歹徒拿出一把短刀向那女子奔去,他的刀还没伸到女子身前,就被她在手腕轻轻点了一下,刀就掉到地上,她又伸出右腿横扫一脚,那歹徒就摔倒路边爬不起来了,另一歹徒见势不妙,转身就跑,才跑了几米,却看到一个人正站在他身前,他拔刀冲了过去,灵剑腿一伸,并在他臀部一拍,歹徒摔了一个狗吃屎,也躺在路边不动了。

        这时那女子笑道:“过来吧!我很早就知道你跟在后面,最初还以为是歹徒一伙,后来看到你一身正气,器宇轩昂,才知道是想保护我。”灵剑走到女子跟前,她爽朗地笑问:“你是警察吗?”,“不是”。“歹徒怎样处理”?“回镇上报警吧”!她自我介绍:“我叫凌云燕,财经学院学生,本届刚毕业。 你怎么称呼?但有一点要请你帮忙,不要说我制服歹徒,是你见义勇为而出手”。灵剑笑道:“好吧!反正我也打翻一个。我叫许灵剑,是从江城到此公干,住在镇上祥和客栈307房间”。

        们顺着小公路往回走,灵剑问道“看到你矫健的身手,真不知道你学了哪些功夫”。云燕笑道:“我从来没告诉别人,看你也是个行家,告诉你也无妨,我老爹是家传的外伤中医,在建城开了一家兼卖中草药的小诊所。

        两人闲谈间,不觉已到了镇上,回到灵剑住处,云燕先去挂电话报警,就回到307房间。云燕对他说:“她老爹是河南陈家太极拳xx代传人,她七岁时就被送到师父处学艺五年,回家后12岁考上蓝岛财经学院,攻读六年,本届毕业。灵剑问她师传何人,云燕委婉地说,她师父已隐迹山林多年,曾嘱咐不得将他的名讳告诉他人,所以要请谅解,灵剑爽朗地笑道:“无妨!我知道这些高人的性癖”。

        灵剑问她道:“你经常在这一条路上惩凶吗?”,云燕笑道:“我哪有这么多空闲时间,偶然遇上,算是歹徒倒霉。”去年九月我到火车站接一同宿舍好友,我骑着电动车,一离开火车站就知道有人跟踪。我没理他们,也是到了今天那段地带,后面的电动车突然加速超前,拦住我的电动车。我立即跳下电动车,安慰后面同学不用惊慌。就奔向前面,对着歹徒喝问:“你们要干什么?真是不知死活。”歹徒看到我一点都不害怕,也感到奇怪,就恶狠狠地说:“抢劫!”,我说:“好!你们过来试试?”,前面一个歹徒,手中拿了一把匕首冲了过来,被我一招就放倒了,后面那个歹徒一看不妙,准备逃跑,电动车还没发动,被我一铁钉,就将他的后胎打瘪,我走到他们的电动车前,将那个歹徒拖下车,摔在地上,然后拿出手机报警,骑上自己的电动车,带上同学回学校去。

        灵剑笑道:“干脆,利落!真是当今侠女。”云燕道:“我不想让人知道,老爸一再嘱咐要低调,低调!”

        两人闲谈之间,不觉已是午夜,云燕说要回校去了,明晚有空再来。灵剑说不送了,如再遇到歹徒,算他们倒霉。

        翌日,小王准时九点到达客栈,灵剑带他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准备晚上凌云燕来一谈。可是下午三点却接到单位通知,要他们急速赶回,又一起重要案件办理。灵剑挂凌云燕手机无人接听,就留下纸条交代客栈,交给她,就匆匆登上动车返回江城,从此再无凌云燕的消息了,空闲之余,回忆这一段的经历,总觉得有些遗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