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搜索
 

我家的阿毛

2017-5-9 11:00| 发布者: BaiJiaYi| 查看: 110|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我相信,人与动物之间也有“一见钟情”的缘分。
       我相信,人与动物之间也有“一见钟情”的缘分。那年冬天我到榕城出差,回来时路过台江花鸟市场,看见人行道上许多人围着一排兜售叭儿狗的摊子。我也挤进人群,站在一旁观察许久后选中了一只浑身雪白、憨态可掬的小家伙。我用手轻轻地抚摸它的头顶,它边低声吟叫,边用柔软的舌头舔舐我的手背,暖烘烘、酥痒痒的,我顺口给它起了个名字——阿毛。
       我把阿毛领回了家,看到它,一家人都喜欢得不得了。两个女儿争先恐后地搂住它,“阿毛”“阿毛”地叫个不停。阿毛非常乖巧,它到家里的头一天晚上,因为初来乍到,它低声哼叫了一阵后便也不乱叫了。我们拿牛奶、肉汤喂它,它吧唧吧唧地吃得可香了,为了让它的毛色光亮,我们还特意为它买了狗粮。这个家庭新成员胃口特好,不出半年,阿毛竟从一个小可爱长成了大高个,浑身一团白雪,虎头虎脑的,人见人爱。忽然有一天,它亮开嗓门“汪汪汪”地大声吼开了,让我们又惊又喜:这个小可爱长大了,开始会看门了。它隔着房门听到陌生人的脚步声靠近家门,便会立马亮起嗓门“汪汪”地大声叫着。这一来,尽管小区偶有小偷关顾,我们也多了一份安全感,晚上睡觉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而对家里人,包括常来常往的熟人、邻居,它从不乱叫,哪怕半夜三更敲门,它都能分辨出熟悉的脚步声、说话声。一看见家人回来,更是大老远就拼命摇头摆尾,扑向前去,舔衣裤、舔手背,亲热得不得了。女儿小慧那几年在大学念书,隔半年才回家一趟,每次她回来,阿毛总是低声哼哼、须臾不离她身边,生怕她再离开。家里多了阿毛,我和妻子每天清晨都会牵着它到小区的草坪上溜达,无形中增加了运动量,锻炼了身体。女儿不在身边的日子,阿毛会特别乖巧地蜷缩在我们身旁,时不时舔舐一下我的手,像个孩子一样和我们撒娇、亲昵。
       快乐的时光总是特别短暂。去年入夏的时候,我发现阿毛的胃口特别不好,整天都是软绵绵的,见到陌生人时的叫声都有些沙哑了。在邻居的建议下我上药店买了“先锋6号”给它喂下。吃下药的阿毛没过多久便开始不停地呕吐、抽搐。我赶忙叫了辆车送它去县兽医站。谁知打了针后,阿毛越发喘息得厉害了,躺在病床上的阿毛突然跳下床,咬着我的裤腿把我往外拽,我知道它是想回家,就抱着它坐车回来了。一下车,它挣扎着往家里跑,一进家门便径直地躺在了自己的小窝里,一直喘息、抽搐,用哀伤的眼神看着我。我的心一阵哆嗦,女儿哭出声来,问我怎么办?我束手无策,只见它的眼睛渐渐变得无神了,我知道已回天乏术。忽然,它的头一歪倒在棉毯上,闭上了眼睛。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见阿毛梳洗得干干净净,全身湿淋淋地依偎在我身边。我一觉醒来,眼角都湿了,阿毛,你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吗?(方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