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搜索
 

一万五千英尺高空征服自己

2017-5-17 11:08| 发布者: BaiJiaYi| 查看: 93|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我退休后,在新西兰边打工边旅行整整一年了。还有一天,我就要离开新西兰皇后镇了。在离开这个户外冒险天堂前,我有一个心愿,就是参加一次高空跳伞,像鸟儿一样在天空中飞一次,以雄鹰的姿态和视角,俯瞰我们生活的 ...
       我退休后,在新西兰边打工边旅行整整一年了。还有一天,我就要离开新西兰皇后镇了。在离开这个户外冒险天堂前,我有一个心愿,就是参加一次高空跳伞,像鸟儿一样在天空中飞一次,以雄鹰的姿态和视角,俯瞰我们生活的这个奇妙星球。在许多朋友的鼓励下,最终我报名参加了。
   跳伞当天,我早早来到集合地点,一同跳伞的还有5个年轻人。上飞机前,我们签署了一份安全责任书,大意为若出现意外,跳伞公司和新西兰政府概不负责,颇有“生死状”的味道;还被教练传授了跳伞姿势。之后,我和一位外国女孩被分配成第一组,换好跳伞服,登上了飞机。
   飞机越飞越高,待飞到一定高度后,我们准备跳伞。当时,我不敢往舱门外面看,只能屏住呼吸,等着跳伞那一刻的到来。慢慢地,我离舱门只有一步了,我一寸寸地挪,可谓步步惊心。那时候除了恐惧,还要对我的教练,这个刚见面几分钟连语言都不通的陌生人有一种完全的信任,把自己的生命交到他手里。跳出舱门的那一刻,不管怎么恐惧,都要顺从教练的指示,头要往后仰,我生怕仰得不够,然后就成了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表情。
   跳下去了,终于跳下去了,一阵强大的气流袭来,感觉整个人翻滚了一下,自己的身影映衬在蓝天白云之下,壮阔的山脉河流显得那么渺小。终于飞在天空中了,事实就是我背上驮着一个彪形大汉,以200公里的时速极速下坠,但身体的感受是有差异的,像是一直飘着,感觉不到下落。下坠的过程中风很大,我不敢张嘴,耳朵也被风刮得生疼。
       这时,因为我在空中的良好姿态,教练向我伸出大拇指,我最恐惧的60秒自由落体反而没有想象中的可怕。忽然,我的身体猛然摇晃了一下,感觉被什么东西强行拉直了,直直地立了起来,我才意识到降落伞打开了,我的小命保住了,长出一口气。教练和我在空中击掌庆贺。这时候,我们随风悠悠荡荡,是跳伞过程中最享受的几分钟。教练还把控制降落伞的拉环交到我手里,让我体验了一会儿如何操控降落伞。
   过了一会儿,我们准备降落了,教练比我快一点着陆,所以地面冲击力对我微乎其微,我觉得我们的落地太完美了!从地上爬起来,我全身被幸福又略显疲倦的感觉所笼罩,还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兴奋。
       从皇后镇离开时,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凯旋的战士。3年前,我就有个想法,在55岁前自驾车横穿北美大陆,但很多时候我常常怀疑,这是一个疯狂的念头。可经过跳伞之后,现在我倒觉得,为什么不试试呢,一切皆有可能!(肖致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