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搜索
 

太姥山探幽

2017-5-25 08:34| 发布者: 游起| 查看: 169| 评论: 0|原作者: 赤壁星月|来自: 福建老年网

摘要: 太姥山探幽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我曾在福鼎县秦屿镇(公社)太姥洋村(大队)当工作组,一次在闲聊中,村支部书记告诉我们,村后这座高山就是有名的太姥山,他们祖辈流传着一个动人的传说:太姥山原来是叫做“才山 ...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我曾在福鼎县秦屿镇(公社)太姥洋村(大队)当工作组,一次在闲聊中,村支部书记告诉我们,村后这座高山就是有名的太姥山,他们祖辈流传着一个动人的传说:太姥山原来是叫做“才山”。当时,山下才堡村有一老妪曾在山上培植出一种“绿雪芽”名茶,这种茶对治疗小儿麻疹极为有效。有一年山下村中麻疹流行,村民无处寻找对症良药,老妪就以绿雪芽茶叶为村中小孩治病,救了不少病孩,村民极为感激,就尊称她为“太姥娘娘”,她死后葬于此山,村里为纪念她,就将才山改名为“太姥山”。

       支书问我们去不去山上走走,他说从村后西北方向的小路上山,直达顶峰“上寺”,来回大约需要一天时间。我们工作组三人都是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听说要去太姥山寻胜探奇都极感兴趣,因此一口应诺。

       一个晴朗的初秋,山上的气温大约只有10度,正是不冷不热的季节。早饭后,支书、村长(大队长)、村会计三人陪同我们上山,大家轻装上阵,只带了装满开水的行军壶与一根一米长的竹竿,这种竹竿既可做为拐杖,又可驱赶蛇虫的侵袭。我们从村后沿着一条小道向西北方向挺进,大约30分钟就转入登山的小路,这条山路虽不宽敞,也不狭窄,石阶崎岖,曲径盘绕,又走了半小时,就穿入一片密林,这里多半是柳杉与马尾松,古松高插云天,浓荫遮日,树干倒挂,枝叶横斜。支书带头引路,左弯右拐,攀藤牵葛,林间云雾迷茫,冰凉的水珠,从枝叶隙缝滴落,石阶也变得潮湿了,大家小心翼翼地一级一级攀登。村长说:这是夜半的露水在阳光照射下化为菲菲细雨,我们走的这条路是去白云寺的捷径,路虽难走,但却近了十多华里。我不禁想起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的诗句“熊咆龙吟殷岩泉, 栗深林兮惊层巅。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越往上走,云雾越浓,能见度越低,四、五米的石阶都看不清,只是白茫茫一片,村长领头减缓了行进的速度,我们在浓荫密处发现左边草丛中有一个山洞,洞口高约二米,宽约三米多,因被野草、藤蔓遮住,不到近处,很难发现。村长介绍说:“这个洞叫做通海洞,洞中叉路很多,四通八达,有的可直通海面,有的可越过山谷,到达对面山峰,全长大约有几千米,至少要有三人以上,带足火把,才能进去,本地村民谁都没有走遍全部山洞,因为有的岩洞曲折幽深,神秘莫测,无人敢去探险”。我们只在洞口探望一下,不敢擅越雷池一步,也看不到洞内的任何景物。

       村长继续带领我们往上攀登,渐渐地云雾似乎变稀淡了,支书说这里已近树荫的边缘,很快就会穿出密林;我们大约又走了十分钟,见到一棵高大的虬松,在茂密的枝叶中透射进几缕阳光,穿过倒挂的树干,豁然开朗,顿觉眼前一新,红日穿透薄雾,闪耀着点点金光,高处层峦叠嶂时隐时现,山光岚影仿佛蒙上一层轻纱,俯瞰石级弯弯曲曲,远处隐约可见一寺庙,村长说:那是“瑞云寺”,俗称“下院” ,回程时再去游览。

       已是10点钟了,我们已整整走了三个小时,上山的石阶似乎比原先宽阔,但眺望山巅仍然还很遥远。村长怕我们走累了,就鼓励说:再走一个多小时就能到达最高峰——覆鼎。

       我们登上了一条绵长的石级,村长说这是陀九岭,也叫“天梯岭”,全长约600多米,有1017级石阶。到了岭顶,一幅神奇的景观突现眼前,在两峰对峙处,一条石板天桥凌空悬挂,天桥约有5米多长,1米多宽,两侧是悬崖峭壁,下面是万丈深渊。这就是“望仙桥”,别名“御风桥”,俗称“天桥”。真令人惊诧造物之神奇,这块大约有几十吨重的石板是如何悬挂上去,堪称鬼斧神工,村长对我们说有的村民就敢从天桥走到对面山峰。

       过了陀九岭,已能见到苍茫云海间的白云寺,大家都不想休息,继续鼓足劲头向最高峰挺进,又走了半小时,攀上了一座山峰,支书高兴地说:这里就是“覆鼎峰”,也称“摩霄峰”。我们看到峰顶开阔平坦,一块大岩石覆盖在一条耸天石柱上。遥眺东海,波涛汹涌,银光闪闪,水天一色,不禁想起了“半壁览海日,碧空闻天鸡”的诗句。据说峰顶周边还有“摩霄宫”、“石船”、“金沙滩”、“仰天湖”、“仙女献花”、“金鸡报晓”等景点。

       当时物资匮乏,我们没携带任何食品,攀登了五个小时的山路,早已饥肠辘辘,因此对周边景色也无心浏览,立即奔向摩霄峰下的白云寺。

       白云寺 又名摩霄庵,俗称上寺。位于太姥山摩霄峰顶稍平处。据明 《太姥山志》载:“白云禅师修行于此,众魔消伏,故名魔消。”因魔消与摩霄谐音,因此改名为摩霄。 该寺是太姥山早期建筑的一个寺院, 据林嵩《太姥山记》载:“白云寺建于唐乾符二年 (公元875年)。唐朝后期遭兵焚,楼台无存。后于康熙二十三年 (1684)重建,乾隆二十二年(1757)再次重修。原白云寺的建筑结构为:“佛殿三座,僧楼四绕,皆凌绝顶”。虽历经兴废,但寺内大雄宝殿、经堂、僧舍等建筑仍保留原貌。至清代,达鼎盛时期,辖太姥山国兴、水湖、一片瓦、灵狮洞、天门、上下叠石等二十二个寺院,僧众达千余人。民国三十二年(1943)建太姥娘娘殿,本邑知县献资改造山门,曰“白云禅寺”。

       可是当时我们见到的白云寺却是一片残墙断壁,寺院大门两边野草丛生,荆棘遍布,中间天井落叶满地,垃圾成堆,大雄宝殿的座佛漆金剥落,大柱的楹联字迹模糊;海上名山、古刹禅林却落得如此荒芜景象,的确令人感慨不已。

       村长带我们到了后进僧舍,才见到一个和尚,村长介绍说:这位是住持,另有三个僧人。寺庙因经济困难,村里也无款补助,他们都是靠自己开荒种地,自力更生。住持交代一僧人去煮饭,就请我们到他的卧室休憩,他说在寺庙后面搞了几畝地,种了地瓜和蔬菜,除了四人吃用外,剩余的就拿到山下去换盐巴等日用品。

       一会儿他们端来了地瓜米饭和一小碟蔬菜,当时地瓜米可是农村的主食,香甜可口,我们三人都吃了一大碗,并按规定付了半斤粮票和0.11元款。

       住持带我们到隔厢一座楼舍,房内空空如也,连床铺、桌椅都没配备,据说这里原是游人客舍,早已废弃。芸芸众生为求充饥裹腹,奔走红尘,谁还会到这高山之巅,寻奇揽胜,憬悟禅机。

       已经下午一点半,村长不让我们继续观览四周景色,他说还要到瑞云寺去,我们必须在天黑前赶回村里。虽然是秋天,可是在这山中,大约四点红日就已沉入东海,没带照明工具,谁都不敢在山中涉险。

       下山的路好走多了,石阶两边峰岩挺峙,石景林立,村长边走边介绍,“九鲤朝天”、“夫妻峰”、“目连背母”、“二佛谈经”、“和尚背尼姑”等等;可惜我们无法停留仔细浏览,只能走马观花,有的石岩确是微妙微肖,栩栩欲生。村长说在这些石岩的腹中,藏有许多山洞,洞中神秘、诡异,有的前后上下,四通八达;有的一线通天,狭长奇峭;有的阴河流淌,水声悠扬。

       我们也不知道走过多少石阶与曲径,七弯八绕,转出一座石峰,终于看到了远处半山沟的瑞云寺(俗称下院),这时阳光已经偏西,我们来到寺院大门前,只见古木参天,宁静清幽。(瑞云寺是瑞云乡的一座重要寺院,也是著名古刹之一。据说始建于五代后晋天福元年即公元936年,殿宇宽敞,结构别致,一反古代庙宇的传统格调,而具有现代园林静中有物,幽中有雅的布局,建有大雄宝殿、千秋堂、观音阁、念佛堂、地藏殿、菩提阁、华藏楼、天王殿、钟鼓楼,以及法堂、僧舍、假山、鱼池等建筑群)。可是当我们跨进寺院大门,映入眼帘的似乎是一座隐藏深山的残破古刹,不仅假山、鱼池荡然无存,园林荒芜,落叶堆积,大雄宝殿更是破损不堪,蛛网缠结,污尘遍布。我们虽有六人之众,步入大殿,心中仍有丝丝寒意,村长高呼住持之名,却不见应答,他们是轻车熟路,就直奔后殿僧舍,见一僧人尚在酣睡,唤醒之后才知这位就是住持,因上午劳动过于疲累,才回来休息。

       我们问及寺院为何如此冷落凄凉,住持摇头叹息,村长答道:“下院与上寺一样,只有三个和尚,也是依靠自力更生”。我们顿悟这里的高度虽不及上寺,但却隐藏在一片密林中,在那峥嵘岁月,谁还有闲情逸趣到这深山古刹游览。

       住持带领我们来到寺前,看到有老枫树九株,腰径数围,高耸云端,据说每当深秋,枫叶丹红,蔚为壮观,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仅是初秋,自然看不到这种景色。寺旁还有一株古树,浓叶瞥天,住持介绍说这株叫做“感触树”, 你们不妨用手触看,大家一试,果真树叶皆被颤动,堪称奇树。(后来我才获悉瑞云寺周边胜景很多,有“风山十六景”之称,如平冈松涛、寿塔卧云、梅亭放鹤、层峦烟雨等,可惜当时我们却无缘得识)。

       回到寺内,寺僧端出地瓜汤,口干腹饥,确是一顿美餐,我们照样付了半斤粮票和0.11元人民币。看了手表时针已指向四点,村长立即向住持告辞,并对我们说再也不能游览了,必须在五点前赶回村里。

       从瑞云寺下山,石阶还算平坦,我们飞奔而下,一片瓦、一线天、三伏腰均一闪而过,到了一处岔路口,转入一条林荫小路,天色已逐渐暗淡,我们只好减慢速度,还好这片树林不如上午那片茂密,路径依稀可见,十几分钟后我们就穿出树林,太姥洋村已遥遥在望,这时已是暮霭苍茫,炊烟四起,我们三人踏着胜利的步伐,迈入村间小路,回到了自己的屋舍,结束了这一天的特殊之旅。

       唯一感到遗憾的是,当时连最原始的黑白照相机都没有,无法留下一张当年太姥山的风景照和我们三人的个人照留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东山岛旅游下一篇:沙漠深处月亮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