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09月23日 星期六
搜索
 

毛泽东在专列上召开座谈会调研

2017-6-21 14:13|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198| 评论: 0|来自: 中国组织人事报

摘要: 1958年10月31日,豫北大地出现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当夜幕降临时,一列草绿色列车从北京方向开来,在开道车的引导下,于黄河北岸新乡车站停下,列车上乘坐的不是别人,而是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在郑州会议前夕,毛泽 ...

       1958年10月31日,豫北大地出现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当夜幕降临时,一列草绿色列车从北京方向开来,在开道车的引导下,于黄河北岸新乡车站停下,列车上乘坐的不是别人,而是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在郑州会议前夕,毛泽东赴郑州途中停留在新乡车站。
  

 

       列车刚一停下,毛泽东便在他的专列办公室召开了一个小型座谈会,接见了豫北地区部分地、市、县的领导同志。

 

 

       “大家随便谈”

       毛泽东来到办公室后,同参加会议的同志一一握手,当大家就座后,毛泽东点燃了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亲切地说:“今天,把各位父母官请来,想听听大家对人民公社和大跃进的情况,大家有什么说什么,随便谈。”
  

 

       出席座谈会的同志,多是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心情十分兴奋,一时不知从哪里说起,谁也不先开口。这时,七里营人民公社的大字报送到毛泽东手里,毛泽东接过大字报,稍看了一下,笑嘻嘻地问:“是谁写的大字报?”耿其昌回答说:“是主席视察过的七里营人民公社,请主席去看看他们的丰收情况。”毛泽东笑着幽默地说:“唔,你们写我的大字报,要我去,若不去,就是官僚主义喽!史向生作证。”接着开会。
  

 

       当毛泽东问到封丘县委书记韩洪绪时,耿其昌马上插话作介绍说:“他是封丘县委书记,是应举公社那篇文章《一个苦战两年改变面貌的合作社》的作者。”毛泽东高兴地说:“唔,你立了大功,办好一个合作社,也是不容易的事啊!”接着,耿其昌汇报了全区大办钢铁的情况。毛泽东问:“分给你们的钢铁任务是多少吨?有多少人参加?已经炼了多少吨?”耿其昌说:“省委分配我区炼钢5万吨,炼铁50万吨的任务,我们采取‘土法上马’用‘小、土、群’的方法,不久就会过渡到‘大洋群’的方法。到目前,已完成17万吨。11月份,还要创出持续高产的奇迹来。”毛泽东听后,郑重地问:“(土法上马)你们炼出来的是铁水还是渣渣?”耿其昌说:“炼出来的有铁水,也有渣渣。”毛泽东又问:“给你们分配调铁任务了没有?都是哪里来调铁的?”耿其昌说:“炼出来调给北京、天津、上海。”毛泽东问:“完成任务了没有?”耿其昌说:“还没有调。”毛泽东又问:“如果任务完不成,你们准备怎么办?”在坐同志异口同声地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完成任务。”毛泽东听了以后,说:“同志,目前这是一股风,这股风恐怕是七八级或已到十级喽。要压缩一下,要降降温,要去掉虚报浮夸,有些指标高,没有措施不好。”
  

 

       当修武县县委书记张洋芹站到毛泽东面前,毛泽东说:“你是那个修武县?一县一社?”张洋芹说:“是修武县,是个小县,15万人,我们是一县一社,这里既有全民所有制,又有集体所有制,这该怎么进行分配呢?”毛泽东说:“嗯,参加会议的十几个人,只有你提到了分配问题,这个问题提得好,应该好好研究,要实行按劳取酬,供给制加工资制,还要发点奖励工资。”

 

 

       “现在搞农业生产,搞不好也会死人的”

       点到安阳县委书记陈春雨时,毛泽东说:“啊,你是安阳的,安阳是曹操起家的地方,曹操这个人,懂得用人之道,他招贤纳士,不搞宗派,搞‘五湖四海’,还注意疏浚河道,引水灌溉,发展农业生产啊!”陈春雨向毛泽东汇报:宋朝时,安阳就有炼铁业,从考古出土的“坩锅”和石门楣上刻制着赵匡胤名字证实,赵匡胤在那里炼过铁。毛泽东说:“赵匡胤祖籍河北涿州,后唐天成二年生于洛阳夹马营,祖父当过涿州、冀州刺史,他父亲是后唐、后晋的点禁军,赵匡胤年轻时漫游到湖北襄阳,至于是否在安阳炼过铁,就不知道了。”
  

 

       在谈到农业问题时,耿书记将地委副书记刘东升介绍给了毛泽东,毛泽东握着刘东升的手问:“你现在抓什么工作?”刘东升回答说:“地委分工,我抓农业,眼下主要是小麦播种。”毛泽东又问:“种小麦搞不搞密植?一亩地下多少种子?”刘东升说:“我们搞了密植,一般每亩二三十斤,多者播种120斤。”毛泽东问:“下这么多种子,能出来吗?”刘东升说:“种得早的已经出来了。”毛泽东又说:“太密了,出来也会挤死,种地不能蛮干,要讲科学。你们这里土地深耕吗?”刘东升回报说:“深耕,种麦时,一般耕五六寸,七八寸,深耕的地方翻一二尺深不等。”毛泽东说:“麦子种以后,冬季管理要注意,要追上肥料,种地嘛,要深耕细作,作到少种多收,用深耕细作的方法达到少种多收的目的,改过去浅耕粗作广种薄收,深耕要分层施肥,你们有这个经验没有,你们区有多大面积?这要慢慢来,不要马上把大田毁掉,搞试验田,真正的深翻,不只是七八寸,而是一二尺,深耕加机械化,不然要累死人的哟!你们要研究这个问题,几年十几年,逐步过渡。”毛泽东加重语气说,“现在搞农业生产,是向地球作战,向自然界作战,虽然比打日本、打蒋介石好些,可是,搞不好也会死人的。所以,要讲科学,不能盲目蛮干,比如,深耕耕多深为好,密植下多少种子为好?都要研究,先搞试验田,逐渐摸索总结经验,然后才能推广。”
  

 

       座谈会接近尾声,已是晚上11点,毛泽东问:“你们这里还在搞‘连轴转’?同志,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那会转死人的哟!种地要讲科学,不是说过嘛,实干精神与科学态度结合嘛,有人就是不结合,不行啊!”说罢,毛泽东看了一下表,从坐位上站起来,对大家说:“会议开了两个多小时喽,到此结束。”
  

 

       经过短暂的休息,毛泽东又接见参加地委扩大会议的地、市、县委领导同志,直到11月1日零时30分,毛泽东的专列才离开新乡车站。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