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搜索
 

父亲何开文的回忆——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

2017-7-28 17:53|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253| 评论: 0|来自: 人民政协报

摘要: 我父亲何开文,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长征到达陕北后,在中央局工作,1942年至1945年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了3年,时间虽不长,但毛主席崇高的品质以及他为人民利益和革命胜利艰苦奋斗的精神, ...
       我父亲何开文,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长征到达陕北后,在中央局工作,1942年至1945年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了3年,时间虽不长,但毛主席崇高的品质以及他为人民利益和革命胜利艰苦奋斗的精神,给了我父亲一生难忘的深刻教育。

       1935年7月红军路过云南禄丰时,我父亲从深山老林德瓦窑里逃出来,参加了贺龙领导的红二方面军,跟随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到达陕北延安。1942年初的一天,我父亲接到一个极其光荣的任务:组织上安排他到毛主席身边工作,保卫毛主席。

       当晚,父亲一宿未合眼。第二天,他收拾了简单的行李,高高兴兴地到毛主席处报到,毛主席见到我父亲来了很高兴,指着身边的一把椅子要他坐下,他想站着说话,毛主席用他那宽大厚实的手按着我父亲的肩膀,他只好坐下。毛主席慈祥地问他是哪里人?什么时候参军的?父亲一一作答,毛主席看到他有些拘谨,就风趣地说:“你是云南人,是宣威火腿吧?长征过云南时,我吃过几次,那个宣威火腿倒是不错哩!”父亲说:“我是云南会泽人,不是宣威火腿。”毛主席笑了,接着又说:“你同宣威火腿还是有点关系嘛,你那个会泽离宣威很近,你们是近邻。”看着毛主席和蔼的笑容,听着毛主席亲切的话语,我父亲开始谈话时的拘谨全消除了,随后毛主席又兴致勃勃地说:“你们云南是个好地方,不然诸葛亮跑到那个地方干什么去呢?这是千多年的事。云南自然条件好,气候条件比井冈山、陕北都好。地下资源又丰富,个旧的锡,东川的铜,都是有名的,现在还操纵在中外资本家手里,将来打倒了日本帝国主义,赶跑了其他帝国主义,推翻了剥削压迫制度,云南的进步和发展是很快的,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也会很快的。”毛主席对云南情况这么熟悉,早就在关心着云南的革命和建设啊!毛主席这样平易近人,我父亲顿时感到,在毛主席身边工作,比生活在父母身边还要温暖、自然。

       时刻把群众冷暖挂心上

       毛主席经常教育在身边工作的同志要关心群众,关心战士,关心革命队伍的每一个同志,找各种机会联系群众,主动为群众谋利益。毛主席自己就是这样的光辉典范。有一次,毛主席去一个中央机关作报告,路过一个村子时,老乡听说毛主席来了,男女老少都跑到路边来看望毛主席。突然,毛主席看见人群中一位妇女神情忧伤,脸上还留着泪痕,就让我父亲去打听那位妇女为什么哭。原来,这个妇女的一个小孩得了重病,几天昏迷不醒。毛主席听了后,立即让我父亲用车将小孩送到中央医院抢救,而他自己却步行去作报告。在毛主席的亲切关怀下,经过医务人员抢救,孩子脱险了,那位妇女非常感动。

       毛主席最鄙视那种当官做老爷的作风,常说,那种作风既脱离群众,又危害革命,最终也坑害了自己。他总是教育身边的工作人员:我们是人民的勤务员,只有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谋利益的权利,不能有半点特殊。有一次,毛主席坐车去开会,途中碰到老乡的毛驴挡了道儿。我父亲很不耐烦地跳下车来,要老乡赶快把毛驴赶开。毛主席也下了车来帮着赶毛驴,并严肃地对我父亲说:我们是人民军队,要时时想到为群众提供方便,路是大家走的,怎么能对老乡发脾气呢?

       对于群众的愿望,哪怕是一个很小的要求,毛主席也总是尽量满足,有一次,前方来了几位伤病员,要求见毛主席,值班的同志考虑到毛主席工作那么忙,没有给通报。毛主席知道后,马上放下工作,接见了伤病员,亲切地和他们谈了话,并问他们有什么要求。伤病员激动地说:“见到了毛主席,什么要求也没有了。我们要争取早日返回前线,多杀敌、多立功,报答毛主席。”还有一个伤势很重的伤员,无限深情地对护士说,只要能见到一次毛主席,牺牲了也值得。护士为此向领导作了汇报,毛主席听说后,亲自赶到医院看望了那位伤员。这位同志后来不多久就去世了。临终前,他还一再要那位护士转告毛主席,祝福他身体健康。

       靠艰苦奋斗战胜敌人

       红军到达陕北后,生活条件十分困难。毛主席带头过艰苦生活。他住的窑洞十分俭朴,木板门,泥土墙,粗制的桌椅、凳子,窗户糊上麻纸,桌上摆着笔、墨盒、油灯、纸张、文件等,陈设极其普通。就是在这简单的窑洞里,毛主席夜以继日地工作着。

       当时有的同志问毛主席,边区机关、学校这么多,吃穿都很困难,边区人民负担又很重,该怎么办?毛主席回答:取消八路军不行,取消新四军不行!没有人民的军队,就没有人民的一切,当前我们有困难,依靠群众,艰苦奋斗,搞生产自救,就一定能渡过难关,战胜敌人。在毛主席“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下,边区军民开展了轰轰烈烈地大生产运动,毛主席亲自挥舞延安老镢头,在中央办公厅的左面开垦了一块荒地,从播种、施肥、浇水,直到收获,毛主席都亲自动手。毛主席开荒种地的消息很快传开了,很多战士和老乡看到毛主席工作那么忙,纷纷要求为主席代耕,毛主席耐心地对他们说:“大生产运动是党中央的号召,生产任务人人有份,我更要带好头,怎么能让你们代耕呢?”在毛主席的带动下,王震同志领导的三五九旅,使野草丛生的南泥湾变成了陕北的好江南。

       在延安窑洞里,毛主席为抗日民族解放事业日夜操劳,不分昼夜地工作着,每天最多只能睡四五个小时的觉,若遇到重大事情,更是几天几夜不休息,有时连饭都忘了吃。对此,我父亲他们都十分着急,非常为主席的健康担心,所以每当深夜三点钟时就要去催主席休息,可主席总是说,事情没办完,大事这么多,怎么能休息呢?有一次,该吃饭了,我父亲把饭菜送到主席身边,主席专心致志地在工作,没有动碗筷。饭菜凉了,我父亲就端去热,热了几次,还是不见主席吃。快到吃晚饭时间了,主席还没吃午饭,可毛主席却微笑着说:“我身体好,少点休息,少吃几餐饭,多做点工作,也是一种锻炼。”

       毛主席每餐只许做一菜一汤。有一次,炊事员多做了一个菜,主席立即叫我父亲把大师傅找来,问他为什么要加菜。当时在主席身边工作的同志都想,主席为革命历尽艰辛,增加一个菜是应该的呀,可是,毛主席却耐心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前方的指战员在流血流汗,吃得却是黑豆、树皮、野菜,我们在后方的同志有什么理由要多享受呢?有困难大家分担一点嘛,以后就只给我做一个菜,能吃饱饭就行了。”毛主席通宵达旦地为革命操劳,工作到深夜只让我父亲他们烤几片干馒头做夜餐,边吃边工作。我父亲和贺清华同志看着毛主席身体消瘦了,就利用值班后的休息时间去打野鸟给毛主席改善改善。每次把打来的山鸡、斑鸠、野鸽做好后,毛主席还会要让我父亲送一些给朱总司令他们吃。

       毛主席的一套棉军衣穿了好几个冬天,破了打个补丁又穿,每逢冬去春来换发单衣时,他总是叮嘱勤务员把棉衣洗干净放好,不要被老鼠咬了,不要弄霉了,第二年冬天,又穿上了这件旧棉衣。他还经常对我父亲他们说:边区人民有困难,党、政、军都要自力更生,勤俭节约,不能学国民党那套腐败作风,我们吃的、穿的、用的,一针一线、一草一木,都是劳动人民的辛勤劳动,来之不易,要倍加爱惜,绝不能抛撒浪费。

       要有这个决心,把革命进行到底

       1945年8月10日深夜,我父亲他们从毛主席那里得知日本要投降的消息,高兴得跳了起来。那几天,延安城里城外到处都是欢乐的人群,到处都是庆祝胜利的欢声笑语。但是过了几天,令人激愤的消息接连传来,蒋介石下令不准八路军、新四军受降,阎锡山派兵进攻上党解放区,新的内战危机又迫在眉睫了。毛主席在8月13日作了著名报告《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报告指出:“内战危险是十分严重的,因为蒋介石的方针已经定了。”人们的心情很不平静,形势的发展如天际风云,瞬息万变,表现了一个历史转折时期特有的复杂关系。蒋介石一方面调兵遣将准备发动内战,一方面又三次电邀毛主席到重庆进行和平谈判,8月27日夜里,我父亲他们获悉毛主席要去重庆与国民党谈判,心情很是不安。我父亲他们几个随从参谋去见毛主席,我父亲说:“主席,您还是不要去吧,蒋介石从来不安好心,同他没有什么可谈的。”主席坚定而从容地说:“要去!这是定了的,蒋介石和谈是假,准备打内战是真,我就是要去揭穿他假谈真打的阴谋。”

       8月28日清晨,周副主席、朱总司令等中央首长来到毛主席的住处,陪同毛主席到延安机场。

       飞机就要起飞了,人们为毛主席的安全担心,为中国革命的前途担心,许多同志忍不住哭出了声,脸上滚动着止不住的泪珠。

       重庆谈判不久,蒋介石背信弃义,撕毁了和平协定,发动了全面内战。由于战争需要,我父亲离开了延安,奔赴东北战场。临走前,毛主席特地托秘书送给我父母10块银元,要他们置办点必要的东西。直到后来队伍开到热河承德,父母才花6块钱买了一床御寒的被套,余下的4块银元,他们一直珍藏着,作为永久的纪念。

       又是3年多时间过去了,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人民解放军以破竹之势,取得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我百万雄师响应毛主席“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号召,挥戈南下,继续前进。1949年3月下旬,父亲随部队到北平,从报纸上看到了毛主席到达北平这一特大喜讯。还有3天我父亲就要南下了,此时他多么想再见到毛主席啊!迫切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父亲来到毛主席居住的地方,主席正在理发,要父亲稍等一下。不一会儿,毛主席健步向我父亲走来紧握着他的手。幸福、激动使我父亲原先想要向毛主席汇报的千言万语,此时一句也说不出来,幸福的热泪夺眶而出。毛主席和父亲共进午餐后,又同父亲谈起了别后的情况,听说父亲已是一个营教导员了,主席流露出赞许的微笑。毛主席随后又问我父亲:“革命快胜利了,有什么打算?愿不愿意回来工作?”父亲急忙回答说,反动派还没有打光,他要随大军南下,打到南方去,打回云南去解放全中国。毛主席听了非常高兴,亲切地对父亲说:“好哇,你们云南参加红军的很少,现在剩下的就更不多了,要有这个决心把革命进行到底。”这一次我父亲只在主席身边待了1个多小时,实在是太短暂了。正好,那天下午要召集师以上干部到香山开会,毛主席准备给他们作报告,动员部队南下。于是,父亲也就乘车回到部队。谁知,这是父亲最后一次见到毛主席。主席的谆谆教导,时时回响在父亲耳旁,主席对他亲切的关怀,时刻温暖着我父亲的心,在主席身边度过的那些岁月使父亲终生难忘。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