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搜索
 

陈赓厚爱知识分子

2017-9-14 17:43|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58| 评论: 0|来自: 中国组织人事报

摘要: 一眼看中陈毅的那只“聚宝盆” 上海解放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高瞻远瞩,一边领导建立新政权,一边在这块文化底子厚实的土地上聚集高科技人才。 原上海兵工专门学校的前身,是汉阳兵工专门学校,久负盛名。学校里 ...
       一眼看中陈毅的那只“聚宝盆”

       上海解放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高瞻远瞩,一边领导建立新政权,一边在这块文化底子厚实的土地上聚集高科技人才。

       原上海兵工专门学校的前身,是汉阳兵工专门学校,久负盛名。学校里有相当一批归国学子在蒋介石溃逃大陆时拒绝去台湾而毅然留下来,其中有早年留学德国的弹导专家、校长张述祖,有毕业于美国康乃尔大学的电子技术专家周祖同。他们曾联名上书陈毅市长,建议恢复蒋介石溃逃前解散的这所专门学校,愿意协助政府培养军事科技人才。为此,陈毅专门找张述祖了解有关的情况。当他听到专家教授们宁肯放弃去台湾的优厚待遇,也要留在大陆和共产党共图国家昌盛时,高兴得连声说:“好!好!这是些难得的人才,我们要好好安排。”

       陈毅提出先建一座“庙”,把失散的专家教授聚到一起,安置好工作和生活。这座“庙”的名称就叫“华东军区军事科技研究室”。陈毅请张述祖担任研究室副主任。别看这个研究室总共只有20多个人,但个个都是杰出人才,人人均可独立讲授专业课。这对等米下锅的陈赓来说,是求之不得的。

       陈赓一眼就看中了陈毅的这只“聚宝盆”,连忙去向陈毅恳求要人。陈毅顾全大局,得知陈赓正在为哈军工缺教授而发愁时,便说:“陈赓老弟,别发愁,你就把这只‘聚宝盆’全搬去吧!”

       深夜找周总理下令调人

       哈军工是国防科技大学的前身。最初它就是以这20多个专家教授为基础办起来的。陈赓任命张述祖为筹建委员会副主任,请他尽快拟出一份名单供调人参考。对教育界名人了如指掌的张述祖,一口气就写出37位知名教授的名字、专长和他们当时的所在地。第二天提交陈赓时,张述祖道出了肺腑之言:“我提出的这37位学者,非我不想请调,实是想调而不好调动。他们在我国学界可称得上泰山北斗。移泰山北斗谈何容易!这是关系学校教育水准、能否保持声誉的大事。如卢庆骏,那是陈建功、苏步青先生的高足,其功底怕当世无人可比;还有与他同在浙江大学的梁守槃……只怕调这样的人颇费周折啊!”

       “张教授,你就别担心了,周总理会支持我们的。”原来,毛主席当着陈赓和周总理的面说过:“有困难总理给你解决。”于是,陈赓当天深夜就向周恩来汇报,总理很快在调人名单上作了批示。陈赓随即派黄景文手握总理批准的调令去浙江大学,然而却被挡了驾:为什么调人?调往什么工程大学?去干什么?由于保密原因,黄景文无法解释太多。越神秘人家越不放人。这位当年第三兵团司令部军务处的处长,深感调一个教授比调一个师投入战斗还复杂,他急不可待地拿起电话报告陈赓,想请他讲句“硬”话,陈赓却不以为然,反而要他谦虚谨慎,多说好话,商量办事,切不可拿中央的“圣旨”压人。

       陈赓刚放下电话,又接到陈毅从上海打来的电话:“陈赓老弟,有人告你的状啦,要挖人家的宝贝卢庆骏,人家培养好多年才得这么个数学专家。苏步青先生把这件事提到上海民主党派会议上去啦,讲你们军事工程学院是挖工事的,搞土木工程,顶多是建筑设计嘛,偏偏指名要卢庆骏去干什么,听说好几位大数学家都不满意哟。你陈赓要想个办法去解释一下。”

       为此,陈赓特派哈军工筹委会副主任徐立行专程赴上海,向苏步青等老先生解释此事。苏步青等人了解到哈军工的内情后,这才协助他们向浙江大学做工作,让其忍痛割爱放人。

       “我们哈军工可惜没有得到钱学森”

       1955年11月25日清早,刚从海外归来不久的钱学森要到哈军工参观考察,陈赓院长可高兴啦,他当时又是国防部副部长,办公主要在北京,为了迎接钱学森,陈赓头天连夜乘专机从北京飞到哈尔滨。

       那天,陈赓大将在欢迎大会上热情洋溢地说:“我们军事工程学院是敞开大门欢迎钱学森先生的,对于钱先生来说,我们没有什么密可保。”陈赓一直陪同钱学森参观。在火箭试验台前,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急切,问钱学森:“你看我们中国人能不能搞导弹?”“为什么不能搞?外国人能搞,中国人就不能?难道中国人比外国人短一截?”“好!好!好!我要的就是这句话。”

       当晚,陈赓在哈军工的苏联专家俱乐部宴请钱学森。宴会结束后,钱学森回到寓所格外兴奋,畅谈了他的参观感受:“看来,哈军工确实不错。教员和教学质量也是很高的,教员们肯动脑筋想问题,但有一条要克服,那就是解决问题的勇气不足……请这么多苏联专家干什么?难道我们中国人不会干么?”陈赓一听这话,非常激动。“好啊!钱先生不愧是中国人民的好儿子,有骨气!中国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我们哈军工也需要这样的人!你们科学院真有本事,把这么好的爱国人才挖去了,可惜我们没有得到!”原来,陈赓也在打钱学森的主意。

       回到北京,陈赓又以国防部的名义宴请钱学森。举杯时,陈赓说:“我们在座的都是一些火箭迷,请你来当老师,给我们谈谈导弹问题。”由此,陈赓成为第一个同钱学森谈导弹的人,和钱学森成了知己,他们共同为中国的国防科技事业作出了重大的历史性贡献。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