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搜索
 

一把七三一部队军刀背后的故事

2017-10-16 09:36|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87| 评论: 0|来自: 新华社

摘要: 在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展柜内,一把透着凛冽寒光的军刀静静地陈列着,它见证了当年那段惨绝人寰的历史。 两年前,七三一部队原队员大川福松坐在轮椅上,双手捧着一把血迹斑驳的军刀交到侵华日军第七三 ...
       在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展柜内,一把透着凛冽寒光的军刀静静地陈列着,它见证了当年那段惨绝人寰的历史。
 
 
       两年前,七三一部队原队员大川福松坐在轮椅上,双手捧着一把血迹斑驳的军刀交到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手里。
 
 
       这不是一把普通的日本军刀。70多年前,因为在七三一部队进行活体解剖的突出表现,日本细菌战元凶、七三一部队部队长石井四郎将自己的佩刀作为嘉奖,赠送给大川福松。
 
 
       “我先后见了大川福松4次,用了十年时间。”2008年,金成民去日本向七三一部队原队员取证,第一次和大川福松见面时约定了时间,快到他家时接到电话,“家人不让和中国人见面”。
 
 
       金成民不得不返回,途中,他又给大川福松打电话。“不甘心,想再争取下。”没想到,大川福松答应了见面,条件是“不说七三一部队的事”。
 
 
       反复交流后,大川福松终于在餐桌上打开了话匣子:“你们来一趟也不容易,我知道你们想了解七三一的事”。就这样,他当年被石井四郎要求“带进坟墓的秘密”,讲给了一个中国人。
 
 
       1941年8月,正在早稻田大学攻读细菌学的大川福松被召集进入日本陆军,随后调入七三一部队担任军医。这是一支打着“防疫给水”之名,实则从事活体解剖、细菌战的恶魔部队。
 
 
       入伍时,大川福松尚不知这支部队是干什么的,到达七三一后也曾一度拒绝执行人体解剖命令。
 
 
       “开始的时候不做不给饭吃,因为这是命令,渐渐地人就变了。从一天做一两个,到后来一天做五个,不这样就完不成任务。”
 
 
       “在哭泣不止的孩子面前解剖慰安妇的尸体,把人放在冰天雪地里冻伤,再拿到实验室做实验,在七三一部队解剖的‘马路大’已经数不清了,几乎全部时间都在解剖室工作……”
 
 
       “马路大”是被实验材料的意思,日语翻译过来就是“剥了皮的木头”。被军国主义毒害的大川福松逐渐变得麻木,在他的刀下,中国人、苏联人、朝鲜人都成了“马路大”。在七三一部队,至少3000人体实验受害者惨遭屠戮。
 
 
       金成民说,在大川福松等加害者的证言面前,日本右翼势力否认、美化侵略历史的言论不攻自破。
 
 
       2007年4月,在日本大阪举行的“战争与医学伦理”国际研讨会上,大川福松作为证人参加,控诉了七三一部队的反人类罪行。
 
 
       渐渐地,金成民与大川福松交往增多,多次到大川福松家中取证。在一次交谈中,大川福松说,他还有一把军刀,曾经是石井四郎的佩刀,由石井四郎亲赠。
 
 
       这是一条极为重要的文物征集线索。但金成民只被允许远远地看了一下这把军刀,并且不允许拍照。
 
 
       随后的两次见面中,金成民争取到了对这把军刀拍照摄像的权限。2015年冬,金成民再次赴日开展跨国取证。在日本友人前期沟通下,大川福松决定把这把刀赠予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作为历史见证,并与金成民签署了《收据兼誓约书》。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