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搜索
 

我的恩师傅抱石先生

2017-10-18 16:24|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84| 评论: 0|来自: 新华日报

摘要: 1952年夏,喻继高高中毕业,考入南京大学艺术系,幸运地得到当代著名艺术大师陈之佛、傅抱石先生亲自授业,陈之佛先生任该班花鸟画图案学、色彩教学,抱石先生任中国画教学,当时该年级只有7名学生,老师要亲自来教 ...
       1952年夏,喻继高高中毕业,考入南京大学艺术系,幸运地得到当代著名艺术大师陈之佛、傅抱石先生亲自授业,陈之佛先生任该班花鸟画图案学、色彩教学,抱石先生任中国画教学,当时该年级只有7名学生,老师要亲自来教中国画课。
 
 
       20世纪50年代解放初期,文艺思潮“极左”,又由于受意大利和法国以及苏联美学思潮的影响而出现一边倒的倾向,以对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苏里柯夫和列宾的推崇来贬低东方民族的艺术传统。说传统绘画不科学,不合透视,人物没有解剖关系,没有质感、量感、立体感。攻击中国画是封建社会的产物,不能反映现实生活,要把中国画教学停掉,要画中国画的老师改画漫画,搞木刻。有的艺术院校甚至取消中国画,改称彩墨画。傅抱石先生是在这样境况下,毅然决定亲自担任喻继高这个班中国画教学的,而且从一年级送到四年级毕业。高年级同学知道后都很羡慕,因为傅抱石先生学识渊博,以前只教美术史论,从未教授过中国画。
 
 
       第一次上课是在六朝松旁梅庵的一间教室里。抱石先生走进来,只见他修长的身材,穿着一件普通的灰色竹布长衫,带着一本陈之佛先生画的册页,四方脸上嵌着一双深邃的眼睛,时时闪现出只有学者才具备的那种神采。“今天先考考你们,每人都说说中国历史上有哪些大画家?”先生问了各人的名字后说。喻继高他们都默默低下头,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说出画家名字来。“好,一张白纸,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我一定教好你们。”先生没有责怪,微笑着说。
 
 
       为了给大家增添信心,抱石先生教同学们背诵李白的《将进酒》诗,对于其中“天生我材必有用”一句,抱石先生专门作了解释,鼓励大家立志成才,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并讲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
 
 
       喻继高是幸运的,他以自己的质朴和勤奋而当了中国画课的课代表。抱石先生非常健谈,他讲徐悲鸿先生如何勤奋,天一亮就起来作画;他讲敦煌壁画如何被盗卖国外,八国联军怎样抢掠中国宝藏;他也讲唐伯虎如何来南京会试考中第一名,又在京试中受诬告。
 
 
       空闲的时候,抱石先生也谈自己。那是他刚入小学后不久,发现同学们的书包里都携带着一本小字典,每遇到不认识的字,翻开字典一查便知,他很想拥有一本和同学们一样的字典。由于家境贫寒,所以,他哭闹多次,父亲也没允诺。后来他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中仍念着要一本小字典。父母觉得孩子实在可怜,便把字典买来摆在他的病床前。抱石把它紧紧抱在怀里,不久病就痊愈了。
 
 
       每每听到这段经历,喻继高总是非常动情。他懂得了为什么先生这样关怀他这个从乡下来的穷学生,常常把自己的纸墨送给他,是抱石先生不忍看到学生再次去经受他自己品尝过的那段艰辛。喻继高感到先生很亲切。
 
 
       抱石先生非常重视造型基础训练,一开始便让学生用线条写生石膏头像。线描不仅用来勾准轮廓,而且要通过粗细、浓淡、转折表现出立体感。这些雕塑,是徐悲鸿先生从法国购回来的,大卫、拉奥孔、掷铁饼者、思想者……“你要很好地学习张乐平!”因为画《三毛流浪记》的张乐平,是很多人崇拜的画家。
 
 
       喻继高得到先生的指点,要在传统笔墨的锤炼上下大功夫:《故宫周刊》上的许多名画,诸如《历代帝王图》《华陀造像》《张衡造像》,他临过;敦煌壁画摹本《飞天》《供养人像》《送子天王图》,他也临过;尤其让他难忘的是,抱石先生去北京开会,携来徐悲鸿先生珍藏的《八十七神仙卷》同大的照片,让他练习长线条。先生还拍摄了安徽省博物馆的藏画,给他们开阔眼界。
 
 
       20世纪50年代初,抱石先生进入了艺术创作上的高峰期,佳作不断问世,他自己还担任了许多的社会工作,显得异常繁忙。即使这样,他还亲自带学生去清凉山、栖霞山、灵谷寺、玄武湖等地写生。平时习惯于室内静物写生的学生们,一旦面对实景,感到无从下手。抱石先生总是耐心地示范,告诉学生怎样用传统的技法表现,并语重心长地说:“十年种树成林易,画树成林半辈难啊。”
 
 
       跟着先生外出写生,往往成为学生最开心的一刻,因为当几位穷学生来不及赶回吃饭时,先生总是要为学生吃饭付钱。有时,还带着一盒师母装好的干切牛肉给学生。其实,那时不仅学生经济困难,像抱石先生这样的大画家,日子同样不宽裕。1955年,南京市美术家协会成立,同时要举行第一届美展,抱石先生鼓励同学准备作品参展。在他的鼓励下,全班同学创作的“春夏秋冬”四条屏正式展出,大家极为高兴。
 
 
       喻继高第一次走进先生的画室,是在毕业后的1959年秋天。那时抱石先生刚从湖南回来,为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创作《韶山耸翠》。在喻继高想像中,老师的画室一定窗明几净,布满了字画古董。没想到,那是间普通得近乎简陋的画室,给喻继高留下了一辈子的印象——除了画室中间放着一张大木头画案以外,只有靠在墙角里的几卷纸,别的什么也没有。几乎连张椅子也没看见,墙壁和地面到处是墨迹。
 
 
       抱石先生常对同学们说:“中国画是一门博大精深的艺术,要很好地继承,不能到我们这一代就断绝了。”针对《美术》杂志发表的贬低中国绘画传统的文章,鼓励同学们写文章反驳。在抱石先生的全力支持下,由喻继高等人撰写的《我们对继承和发展民族绘画优秀传统的意见》发表在《美术》杂志1955年第8期上,阐明对民族虚无论的观点。
 
 
       4年过去了,抱石先生并没有因为喻继高毕业而终止对他的关心和培养,每次去北京荣宝斋、庆云堂时,依然买些熟宣送给他。而喻继高也时时感念先生的深情厚恩。在三年困难时期,喻继高特地从家乡带给先生一串他最喜爱吃的红辣椒。先生投以欣慰的微笑说:“我送你一瓶辣椒粉吧。”随即拿来一瓶他珍藏多年的朱砂粉——喻继高画工笔花鸟,最喜欢用朱砂。
 
 
       1961年冬,江苏省政协在南京傅厚岗29号礼堂开大会。会议期间,要文艺界代表傅抱石、陈之佛、胡小石、蒋仁、亚明等画家作画,抱石先生即要喻继高从画院送来纸墨笔砚。会议休息时,大厅外喻继高便铺好了画纸,研墨,先由陈之佛先生开笔在四尺宣纸的右下角画了一枝腊梅。陈老落笔后,抱石老师说,继高你来,这时,喻继高一点没有思想准备,顿时全身冒汗,老师鼓励指点“你画一枝山茶花吧”。在文艺界领导及众多艺术家众目睽睽下,喻继高拿起毛笔,醮了洋红,画了一枝鲜艳的山茶花,配上黄色的腊梅花,非常精彩,省文化局长李进说,真是名师出高徒啊!此后,由抱石老师完成,由胡小石先生落款。此画一直悬挂在江苏政协礼堂。
 
 
       1966年,喻继高正在抄写大字报时,接到了傅师母罗时慧打来的电话,说红卫兵要来抄家。
 
 
       喻继高急忙带着画院几个人赶到南京市汉口西路的傅老寓所,一大群红卫兵已经把傅老的字画、图册扔到了院子里,扬言要销毁这些“大毒草”。
 
 
       喻继高急中生智,对领头的红卫兵说:“你们这么轻易地将这些罪证销毁,我们开展批判不是没有证据了么?如果有人来寻罪证,你们如何交代?”红卫兵在喻继高的劝说下,也就撤走了。
 
 
       画作是挽救下来了,但是继续放在傅抱石的寓所,感觉还是不太安全。喻继高立刻叫来十几辆三轮车,将字画、纸墨都拉到了设在总统府西花园的省国画院仓库,请工人师傅用砖封死了门窗才作罢。
 
 
       后经多次劫难,近十年的精心保护,总算使429幅作品没有受到损失。《待细把江山图画》《太白行吟图》《平沙落雁》《屈原》《西陵峡》等一系列传世的作品,后经师母和家属全部捐赠给南京博物院。喻继高跟随老师学习、工作15年,没有老师的只字片纸,惟有对老师崇敬的一颗心。
 
 
       这种师生关心和培养绝不限于一纸一墨,更在于这位蜚声艺坛的大画家要把他的学生推向社会,让社会锤炼造就更多的艺术家。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