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搜索
 

戴笠的“遗嘱”为何沦为笑柄

2017-11-3 16:54|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71| 评论: 0|来自: 沿海时报

摘要: 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戴笠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然危难之中的西安一行,戴笠却做足了文章。张学良的东北军和杨虎城的17路军是戴笠重点监视的对象,为掌握张学良、杨虎城的动态,戴笠对张学良、杨虎城周围的亲信人物 ...
       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戴笠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然危难之中的西安一行,戴笠却做足了文章。张学良的东北军和杨虎城的17路军是戴笠重点监视的对象,为掌握张学良、杨虎城的动态,戴笠对张学良、杨虎城周围的亲信人物主动交往,以钱、色、情、职为手段,布下了不少棋子。
   
 
       西安事变后,戴笠惶惶终日,特别是南京当局决定准备对张、杨大肆讨伐之时,戴笠更感到事态的严重,一旦战火发生,不仅校长性命不保,而且他的人生之路也将出现重大逆转。正当戴笠万念俱灰之时,转折却突然到来,宋子文从西安返京后,即邀戴笠同去西安营救委员长。
   
 
       从迄今所见的史料看,戴笠在西安的两天时间,没有起到实质性作用。也许为了弥补失职、挽回政治和忠心上的失分,戴笠留下了一份怪诞的遗嘱:
  
 
       “自昨日下午到此,即被监视,默察情形,离死不远。来此殉难,固志所愿也,惟未见领袖死不甘心。领袖蒙难后十二日(编者注:12月24日),戴笠于西安张学良寓地下室。”
   
 
       戴笠在西安的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根据宋子文日记和蒋鼎文纪念集相关记载,12月22日傍晚,赴西安众人抵达张学良公寓,稍作停留,宋美龄去了蒋介石处,而戴笠则随宋子文、蒋鼎文与张学良洽商有关西安事变之事的处理问题。第二天,张学良、杨虎城提出西安事变谈判建议方案,宋子文感到棘手,于是赶忙召集蒋鼎文、戴笠商议对策,而到了24日,戴笠“不辞而别”离开西安,宋子文24日记载:“戴笠的不辞而别令敌手甚为不悦。”
   
 
       假如事实真如戴笠所述“离死不远”,那么其时的戴笠就是“死囚”监管的待遇,他不可能参加谈判,更不可能在24日自由地离开西安。
   
 
       戴笠也许没有想到“西安事变”的当事人宋子文会留下文字来还原事实真相,足证戴笠的“遗嘱”是沽名掩世的“遗作”。
   
 
       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位著名的“特务天王”留下了又一个著名的历史笑柄,供后人茶余饭后把玩。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