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09月23日 星期日
搜索
 
福建老年网 首 页 新闻资讯 时事新闻 查看内容

山西农村探索互助式养老:将服务存入“银行”

2017-12-22 16:54| 发布者: 游起| 查看: 1782| 评论: 0|来自: 中新网

摘要: 四年前,一次突发脑溢血让60岁的董花只失去自理能力,此后她的三位“闺蜜”无偿照顾董花只四年。这件事情让老人所在的山西省晋中市东阳镇车辋村开始了一场对“健康储蓄银行”农村互助式养老的探索。
       四年前,一次突发脑溢血让60岁的董花只失去自理能力,此后她的三位“闺蜜”无偿照顾董花只四年。这件事情让老人所在的山西省晋中市东阳镇车辋村开始了一场对“健康储蓄银行”农村互助式养老的探索。

       “健康储蓄银行”是指把对他人的无偿照顾作为资本存入“银行”,待服务者本人或其家属需要被照顾时,亦可无偿获得服务。“这个想法从今年年初就有了,到10月份开始正式推行。”22日,晋中市东阳镇分管医卫工作的副镇长韩飞讲述了“健康储蓄银行”的工作“缘起”。

       老人卧床不起六旬老闺蜜帮忙

       董花只从医院回来后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只能卧病在床,不能说话、不能坐站,一家四口每天围着老人转,但身体却不见好。董花只觉得自己成了家人累赘,变得悲观厌世。

同村年过六旬的席桂桃、刘俊英、秦鸿珠是董花只的“闺蜜”,她们考虑到董花只的孩子们平日工作忙,便天天到她家里拉家常,开导、逗乐、帮忙……为了照顾董花只,三个老人还学习了老年人护理知识。

       不断的交流、护理、锻炼让董花只从不会说话到可以和人交流,从不会坐立到可以走路。“有了三位阿姨的帮忙,我妈虽然卧床四年,身上没起过褥疮,没穿过一天脏衣服。”董花只的儿子刘爱明说,也因为此,他才有了农业新品种试验试点棚。

农村养老负担重、设施弱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单一的家庭养老和财政支持的以养老院、日间照料中心为主要形式的集中养老,已不足以承担日益庞大的老年人口。

       据介绍,东阳镇有残疾人736名,60岁以上老人5925名,其中(半)失能老人483人,400多人中近一半人丧偶、未婚、离婚,无法得到周全的照顾。

       为此,当地残联、卫计部门与作为法人的村委协商,希望将残疾人、(半)失能老人纳入日间照料中心管理。但全镇目前只有六所日间照料中心,床位规模在20人以下,照护能力严重不足。同时,家庭照护也存在专业性不强、粗放式管理的问题。

       实际上,养老尤其是五保户、低保户的养老已经成为全国农村发展中无法绕过的难题。”韩飞坦言,“这个群体既不愿花钱去养老院,又不愿让儿女照顾,像席桂桃那些帮助过别人的人将来也面临养老问题,谁来帮助他们?如果寒了这部分人的心,谁还会作为志愿者为社会传递温暖?”

       中国式互助养老探索

       “不独亲其亲”,“出入相友,疾病相扶持”、“老吾老及人之老”……互助养老在中国有着深刻的文化渊源。“每个人都有老的一天,大家又都是乡里乡亲,互相照顾起来也方便。”韩飞说。

       基于此,2017年,韩飞和当地相关部门工作人员构思了“健康银行”概念,将赋闲在家的农村妇女组成志愿者队伍,由卫生计生服务室统一管理、培训。村里哪户需要养老服务,计生服务员负责协调志愿者上门服务,待志愿者本人或其家属需要被照顾时,亦可无偿获得服务。

       事实上,在“董花只事件”之后,有着2000多人的车辋村陆续出现了自觉组团的互助养老小组,以结对组圈、据点活动等模式,激发老年人“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教、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热情,这成为晋中市养老模式的特色。

       “我们觉得这种养老模式更有人情味儿。”韩飞说。目前,招募到的志愿者以40到50多岁、常居本村的中老年妇女为主。当地希望能通过上述自治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养老方面人手、技术、经费问题,缓解失能弱势群体的生活照料问题,提高生活质量。

       据介绍,晋中市东阳镇要求村医、计生员全部参加健康素养培训,此外还有十余名半失能老人家属已经参加培训。

       上述养老模式并无成熟可借鉴案例,韩飞也表达了担忧,“毕竟不是强制性的,许多人宁可打麻将也不愿去服务他人。”韩飞和管理团队也讨论过是否将服务货币化,“但是货币化的标准是什么,而且这样就失去了最初‘健康储蓄’的概念。”

       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常务副区长李军介绍,东阳镇正在合理借鉴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努力构建一个以“以家庭为单位,以互助养老为主体,以托管养老为补充的养老体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