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搜索
 

父亲的耳扒

2018-1-5 10:51| 发布者: BaiJiaYi| 查看: 474|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父亲是乡间剃头匠,一个旧式藤包里装着各式各样的理发工具,有推剪、剃刀、围裙、毛刷及磨刀石。
      父亲是乡间剃头匠,一个旧式藤包里装着各式各样的理发工具,有推剪、剃刀、围裙、毛刷及磨刀石。我最喜欢的,是一把小巧玲珑的耳扒。它三五寸长,细细把柄顶端有一粒绿豆大小的勺子。这把耳扒是我亲眼看见父亲制作的。记得那天,父亲剖开竹片,用锋利的锉刀一下一下打磨着。别看父亲粗手大脚,锉耳扒时竟是那么细心、灵巧,尤其雕琢那粒勺子洞眼时,他边用锉刀慢慢地锉着,边用嘴轻轻吹去粉尘,直锉得油光锃亮。
       那把耳扒不轻易示人,藏在一截拇指粗细的小竹筒里。或许越是神秘的东西越充满诱惑力。一个炎热的中午,趁父亲躺在理发椅上打盹,我急急忙忙把挂在墙上的藤包取下来,翻找出那个小竹筒,拧开盖子,倒出那把耳扒,先捧在手里玩了一会,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塞进自己的耳朵里,轻轻搅动开。刹那间,一种说不出的酥痒,让我差点笑出声来。忽然,我听见父亲发出轻微的鼾声,便灵机一动,用耳扒对准他的耳廓挠了一下。他冷不丁动了一下,伸手去拍——他肯定以为是苍蝇叮咬。我连忙躲在理发椅背后,等他再次发出鼾声,又把耳扒塞进他耳孔里搅一下。如此三番五次,他终于惊醒了,看见我手里拿着耳扒,“霍”地站了起来。我以为会遭到训斥,但没有,他用温和口气说:“你呀,怎么玩这东西,快收起来。”我嘻嘻一笑:“扒耳朵真舒服。”父亲一边把耳扒塞进小竹筒里,一边说:“掏耳朵、挖鼻孔是不好的习惯,我给人理发,不是特殊情况从来不使用耳扒。”
       而我还是享受到了父亲的“特殊情况”。那年夏天,我和小伙伴到小溪里游泳,突然觉得左耳像有什么东西飞了进去。当时并不在意,到了半夜,左耳火辣辣地疼,翻来覆去睡不着。父亲发觉了,拿着手电筒对准我的左耳照来照去,接着他取来耳扒,小心翼翼地掏着,竟掏出了一只金龟子。父亲松了口气,笑了。我顿时感到整个世界一下变得那么宁静,那么安详。后来,我远离家乡,父亲还是不让我带走耳扒。
       那年父亲病重,我从外地赶回家。他从藤包里摸索出那个小竹筒,对我说:“你给我掏掏耳朵,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我颤抖着手,取出那把澄黄的耳扒。我知道,父亲一生洁净,他大概是不愿意把身上的污物带走。他微眯着眼,脸上露出笑容,显得很惬意,很满足。我突然明白,幸福其实也很简单,能享受子女掏一次耳朵的服务,父亲就感到莫大的宽慰。他把小竹筒递给我:“你留着吧!”
       也许,父亲交给我的不仅仅是一把耳扒,更是做人的道理,也让我有个久远的念想。(方叶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