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09月22日 星期六
搜索
 

诗歌的盛宴

2018-3-5 15:00| 发布者: peishanshan| 查看: 316| 评论: 0

摘要: 2017年是我国新诗诞生百年,为了向外界展示福建诗人的精神面貌以及创作水平,乡亲倪伟李、沈丙龙编选《福建诗歌精选》一书,他们力求为福建诗歌整理一份真实的档案,为研究者和读者提供一份翔实可靠的资材。
——《福建诗歌精选》序
许怀中

      2017年是我国新诗诞生百年,为了向外界展示福建诗人的精神面貌以及创作水平,乡亲倪伟李、沈丙龙编选《福建诗歌精选》一书,他们力求为福建诗歌整理一份真实的档案,为研究者和读者提供一份翔实可靠的资材。以民间个人之力,从事这一项文学献礼的工程,精神可嘉。
      中国新诗自“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夕诞生以来,走过了一百年的春秋,有过不平凡的历程和经验教训,其道路并不平坦。1926年,我们文艺界曾经总结的诗歌出现过“浅露”和“晦涩”两个极端:早期的白话诗太过直白,一切作品都像一个玻璃球,晶莹透彻得太厉害了,没有一点朦胧,为了使诗歌多一点“余香和回味”,应该在诗歌中使用西方所谓象征手法,便有朦胧诗来“反拨”,但那些受西方现代主义诗歌影响的诗派,后来又逐渐偏离时代,悖于传统,有些诗歌越来越走向“晦涩”,走进看不懂的窄巷(周作人为刘半农写的《扬鞭集》序)。历史有时会有重现现象,新中国成立以后的当代新诗,也曾有“浅露”到过于“晦涩”的重演。
      福建是舒婷“朦胧诗”诞生的重地,在当代新诗发展史上作过贡献。《福建诗歌精选》的出版,是有现实和历史意义的,这是一部民间个人编选的诗歌选集,可以说是一件“大工程”,旨在推动福建诗歌创作的发展,为了编好此选集,他们坚持把质量放在第一位,提出“质量为上,择优选稿”的要求,尽管征稿过程中,“困难”重重,但他们还是尽力为之,顶着“质疑声”,并坚持自己的选稿标准,才有了这本书的“雏形”。由于种种条件的“制约”,也因稿件来源有限、参差不齐,或许还存在着个别“瑕疵”,也未能面面俱到,但是我从这些文本中,已切切实实感受到了编者的真诚和用心。
      正因为本书以征稿形式选编,有些诗人没有应征,为了避免版权纠纷,只好割爱,十分遗憾;有的已故著名诗人如蔡其矫、彭燕郊等,编者很想选入其作品,但找不到他们家人的联系方式,也无法选入。
      选本精选了一百多位诗人的作品,可以说是一次“诗歌的盛宴”。该选集按各个地市划分,分成了福州诗群、三明诗群、泉州诗群、宁德诗群、厦门诗群、南平诗群、漳州诗群、龙岩诗群、莆田诗群等,既是福建诗歌一次集体展示,也是各地市诗人的一次交流、“碰撞”,既可相互促进,又能相互弥补不足。希望能通过这个机会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保持地方诗群的特点、优势,不立“山头”,不以自己之长,排他们之短,形成福建诗歌的整体优势,具有鲜明的个性、地方性。这是编写选编的初衷。
      除了编选本选集之外,倪伟李、沈丙龙还在编选《中国朦胧诗2017卷》,他们在日常工作之余,担任如此繁重的选编工作,其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此外,他们在工作之余,仍坚持创作。据悉,倪伟李已出版过六本文集,沈丙龙也出版过四本诗集,我曾为沈丙龙的《四合院里的风雨》和《水云的图腾》两部诗集写过序。我在序上说,他的诗内容丰富、语言柔婉、含蓄内敛,有一定的哲理性,既不“浅露”,又不“晦涩”。我认为他第二本诗集里的作品更有诗性的张力,文字也更加老练了,这主要体现在他诗作的内蕴更深、更开阔。倪伟李的诗,则体现对社会生活的关注和透视的深刻,不拘一格,既有时代性,又有鲜明的个性,可以体现福建省诗歌的创作水平。
      衷心期待《福建诗歌精选》的问世。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