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搜索
 

难忘儿时捉鱼乐

2018-4-9 10:59| 发布者: peishanshan| 查看: 280|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本文摘自《福建老年报》2018年3月29日(3003期)13版《老友新作》

(图片来源自网络)


      10岁那年,我随父母由市中心一间蜗居多年的小阁楼迁往市郊的工人新村。时值困难时期,食品匮乏,然而新村四周无垠的田野,清清的河水,碧绿的草地以及草地上蹦跳的蚂蚱等,倒也给我的童年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
      一天,楼上的小伙伴阿荣、阿兴神情激动地告诉我,他们看到有人从新村旁边一条小河里钓起近一尺长的大鲫鱼!那时餐桌上难得一见荤腥,近一尺长的大鲫鱼对我们当然有极大的诱惑力。钓竿、渔网买不起,捉鱼的办法还是想得出的。我们悄悄拿了家中的旧脸盆、破水桶,卷起裤腿走下小河捉鱼。
      选择一段水草丰盛的河湾,我们大把捧起河底的淤泥,大块挖下河边带草的土块,筑起两道间隔六七米的“堤坝”,然后奋力将“堤坝”内的水一盆盆、一桶桶泼出去。头顶着热辣辣的太阳,汗珠顺着面颊蜿蜒而下,星星点点的泥浆溅得浑身上下都是。随着堤坝内的水减少,小龙虾愤怒地举起赤褐色的大螯,寻找撕咬的对象;浅水处的鲫鱼则翻转白肚皮,“啪啪”拍打水面,向水深处逃匿……我们乐得嘻嘻直笑。
      谁料乐极生悲。“堤坝”内的水渐渐少了,“堤坝”承受的压力也渐渐大了,竟然决了口。河水涌进来,我和阿荣急忙抓起土块朝缺口处堵。阿兴急中生智,抬起大腿插向缺口,牢牢地钉在那里一动不动……“堤坝”内的水终于舀净。鲫鱼、小龙虾、螃蟹、螺蛳、河蚌、蚬子等,一一成为我们的“俘虏”。披着夕阳的光辉,我们凯旋了。
      当晚的餐桌上,父母望着几盆久违的河鲜,喜出望外,同时一再叮嘱,河道可不是小孩子玩的地方,以后绝不许这么做了。
      光阴倏忽,弹指间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当年那条给我留下难忘记忆的小河,随着城市建设,上面早已矗立起一幢10余层的高楼。新村不断向四周扩展,日趋繁华。当我看见一群群小朋友在老师的带领下有序穿过车水马龙的大街,就会涌起一股淡淡的惆怅:那种野趣盎然的童年生活,这些新一代的小公民是再也领略不到了。(陈祖龙)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上一篇:清明下一篇:保护地球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