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09月23日 星期日
搜索
 

最强状态的日军为何打不过最弱时的苏军?

2018-5-2 16:45| 发布者: 游起| 查看: 70| 评论: 0|来自: 国家人文历史

摘要: 1938年夏季,日本和苏联在中国东北的张鼓峰发生了武装冲突,这是日本和苏联之间第一次正面碰撞。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方发生冲突?当时,正是日军战力最为鼎盛的时候,却是苏军战力最薄弱的时候。那么为什么最终 ...
       1938年夏季,日本和苏联在中国东北的张鼓峰发生了武装冲突,这是日本和苏联之间第一次正面碰撞。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方发生冲突?当时,正是日军战力最为鼎盛的时候,却是苏军战力最薄弱的时候。那么为什么最终还是苏联取得了胜利?
 
一个叛逃者带来的震动

       1938年的上半年,对于日本来说,绝对是个不平静的时期。在中国战场,迅速结束战争的可能性越来越小,陷入中国战场这个大泥潭的趋势反而越来越明显,而且日军在战场上不断发现苏联援助的武器装备,尤其是中国空军几乎清一色装备苏制战机,那么苏联对中国的援助到底会到怎样的程度,是日本军方迫切需要了解的。

       5月12日,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安全总局远东地区部长萨莫伊洛维奇·留希科夫(内务人民委员部就是内务部,不是军队系统,所以没有军衔,他的级别是三级国家安全委员,很多资料对这个级别的翻译和理解都不同,从大将到上校的各种说法都有,实际上最准确的应该是相当于中将)叛逃到了满洲里。留希科夫作为苏联在远东地区情报机关的最高负责人,掌握着大量绝密级别的情报,包括苏联在远东西伯利亚地区的驻军编制、番号以及正在使用的军用无线电密码等具有战略价值的重要情报,他将这些向日本全盘托出。当得知苏联在远东地区部署的军队总兵力超过50万人,以及近2000架作战飞机时,日军受到的震撼不啻一场大地震,因为此时日军在朝鲜和中国东北的总兵力加在一起只有9个师团,还不到20万人,如果苏联在远东地区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日军的处境显然相当不利。此时在中国战场,武汉会战即将开始,为此日军集结了14个师团约30万人,如果苏军在东北有什么大动作的话,日军就将陷入两线作战腹背受敌的困境。


       1938年9月6日, 张鼓峰事件之后,苏联军官和日本关东军军官在中朝边境进会面。 在此次冲突中, 苏军虽然占领了张鼓峰地区, 但伤亡率是日军的2.8倍。 因此, 日本关东军的野心并没有得到遏制, 一年之后关东军和苏军在远东又爆发了更大的军事冲突——诺门罕之战

       留希科夫的叛逃对苏军的震动更为巨大,因此从6月下旬开始,远东地区的苏军就不断进行调动,以备不测。月底,苏军突然出兵占领张鼓峰,在山上构筑工事。7月7日,日军又监听到苏军波谢特地区警备队的电报,判断苏军还准备占据张鼓峰东北12公里的香山洞以西高地。根据情报,日军朝鲜军以及珲春驻屯队随即加强了戒备。

       7月15日,日军松岛伍长和伊藤军曹等3人,化装成朝鲜族农民,由防川的居民金海南和高云八带路,一行5人到张鼓峰附近侦察苏军最新布防的情况,结果被苏军边防部队发现,双方发生了枪战,松岛被击毙,这就成了张鼓峰事件的导火线。

       7月16日,日本向苏联递交照会,以松岛之死为由,要求苏军撤出张鼓峰,否则将采取断然措施。苏方声明是日军侵犯苏联领土,才开枪击毙了松岛。

       本来日军大本营还没有打算要在东北地区向苏军叫板,但局势这样发展,大本营中以参谋本部作战课课长稻田正纯大佐和陆军省军事课课长田中新一大佐为代表的激进派就立即主张对张鼓峰进行“火力侦察”,以此来试探、确定苏军是否会在东北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用军事行动来试探对方是否会进行军事行动,这样的逻辑和战略指导实在是太“脑残”。所以当天,稻田就以参谋本部的名义命令朝鲜军集中所属部队待命。朝鲜军司令官中村孝太郎中将便命令驻罗南的第19师团务必于19日拂晓前集中到庆兴、阿吾地一带,随时准备出兵。之所以选择第19师团,因为第19师团是1915年就成立的老牌师团,是日军18个常备师团之一,属于甲种师团,而且驻扎朝鲜北部就是担负对苏作战的使命。加上别的主力师团都已经在中国战场上大展身手,19师团也非常渴望能够在战场上表现一番。

       7月20日,日本驻苏大使重光葵再次强烈要求苏联撤出张鼓峰,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都由苏方负责。苏联外交人民委员会答复:“苏联是不会被任何威胁吓倒的!”

       就这样围绕着张鼓峰,日苏双方已经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了。
 
为什么会选在张鼓峰

       张鼓峰又名刀山,俄语叫“扎奥泽尔纳亚”(Заозёрная),意思是湖对岸的高地,位于吉林省珲春市敬信镇防川村北1.5公里的中俄国界线上,海拔155.1米。张鼓峰东面是长池(苏联称为哈桑湖,所以张鼓峰事件苏联称为哈桑湖事件),东南约2.5公里就是中、苏、朝三国的交界处,因此这里有“俯视三疆”之称;南面就是防川村,西南和141.2高地相望;西北约2公里就是海拔77米的沙草峰,北面则是波谢特平原。

       就这样一个普通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地方,发源于长白山天池的图们江从山侧流过,从朝鲜罗津至黑龙江珲春的铁路也从山下经过,所以是能够控制中、苏、朝三国边界的战略要地。

       张鼓峰事件中的日本关东军士兵。 在此次冲突中, 日第19师团先期投入了4个步兵中队、 2个山炮兵大队和1个野战重炮兵大队共约1700人,苏军迅速调集了2个步兵师和1个机械化旅以及飞机反击,依靠巨大的资源优势取得了胜利

       张鼓峰历来是中国领土,但是1858年沙俄在与清政府签署《瑗珲条约》时,中文文本显示张鼓峰是中国领土,但俄文文本却把张鼓峰划归了沙俄。事实上,按照1886年清朝和沙俄签署的《珲春界约》,边境线是在张鼓峰东侧山麓。另外,1911年由俄国参谋部绘制的1:84000的地图上,边境线也是从南到北位于张鼓峰东侧的长池以东地区。

       1932年成立的伪满洲国一直认为张鼓峰和沙草峰是自己的领土,并将其划入了珲春县。不过到1934年之前都没有派部队驻守,只有少数“国境警察”不定期巡视,1934年才成立了“国境监视部队”,担任边境警备。但这支部队的兵员都临时招募的,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很快就被解散。1935年后从驻延吉的步兵第8团、驻汪清县的步兵第9团和吉林市教导步兵第2团各抽出一个加强连(配备重机枪和迫击炮)组建了“国境警备部队”,由延吉地区司令部指挥,担任吉林省东部边境的警备任务。负责守备五家子山、36号国境界标、莲花泡山、沙草峰到张鼓峰一带国境线的是吉林市教导步兵第2团第2营的一个加强连,连部驻扎在珲春县的九沙坪,第1排驻守五家子山哨所,第2排驻守莲花泡山哨所,第3排和机枪排驻九沙坪作为机动部队,各排每半月调换防务。对张鼓峰地区,只是由驻九沙坪的部队每天派出巡逻队进行巡视,而没有派部队常驻。

       在日军看来,张鼓峰从法理上就是属于伪满洲国,从地利上说可以俯瞰中苏朝三国边境,地形上又比较狭窄,无法展开大兵团,即便开打也不会演变成大规模的战争,所以他们决心在张鼓峰动手,摸摸苏联的底细。
 
天皇的态度耐人寻味

       稻田原来以为这样的计划报告给天皇,肯定会得到天皇的认可。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当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和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向天皇呈报计划时,天皇却认为从大局来看,目前不应同苏联交战。但是天皇的反对却并不是强硬和明确的,特别是当宫内大臣汤浅仓平提出,如果陆军仍坚持独断专行怎么办?一旦引起对苏联战争,日本的命运实在令人担忧。天皇却说,大概不到这种地步,陆军是不会醒悟的。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作为日本的最高领导/陆海军的最高统帅,天皇这样不负责任的态度实在难以令人理解。

       1937年的苏联远东军区主要成员在符拉迪沃斯托克, 前排从左至右分别是太平洋舰队司令基列耶夫, 二级集团军级指挥员列万多夫斯基, 远东军区总司令布柳赫尔。 在 “大肃反” 中, 基列耶夫和列万多夫斯基在张鼓峰事件之前就被召回莫斯科, 于1939年7月29日被处决。 布柳赫尔在张鼓峰事件结束之后被召回莫斯科, 于1938年11月9日被处决

       板垣和闲院宫第二次为获取天皇批准而进宫,天皇只是派侍从武官长宇佐美兴屋转达了不赞同武力解决的意见。板垣和闲院宫再三请求才得到了天皇的接见,不过天皇却首先问他,其他大臣是否同意。板垣回答外务大臣和海军大臣都赞成。实际上,天皇已经知道外务大臣和海军大臣都是反对使用武力的,于是天皇大为震怒,严词厉色地斥责了板垣。

       但是陆军仍不死心。第二天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就上奏天皇,请求批准朝鲜军和关东军抽调两三个师团驻防“满洲国”东部边境,但天皇没有批复,而是将这份奏折压了下来。在这份奏折末尾的“备考”中还有这么一句:“有关今后这些部队的调动,请委任参谋总长负责。”也就是说如果天皇批准了这份奏折,那么陆军就可以根据“备考”的要求,参谋总长就能得到对苏作战这样的重大权限。最终陆军的这个小伎俩还是没有得逞。看到天皇始终没有同意武力解决,陆军不能明目张胆地抗命,只好命令第19师团中止行动,从冲突地区撤出,返回原防地。

       殊不知,号称纪律严明等级观念森严的日军,却始终存在着“下克上”的现象。第19师团师团长尾高龟藏中将在日军里素来以积极敢干而闻名,一直渴望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对于中止行动的命令,自然不会顺从,照例来了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依然派出4个步兵中队、2个山炮兵大队和1个野战重炮兵大队,总共约1700人推进到边境地区。

       在得到第19师团开始军事行动的报告后,对于这样严重的抗命,天皇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事已至此,无可奈何。望前线将士坚守边界,切忌越轨行动!”这番话在稻田看来,无异于天皇认同了事态的发展,很满意日军的行动。因为“事已至此,无可奈何”这八个字是天皇自九一八事变以来对于日军“下克上”扩大战争的一贯态度。
 
战力最强的日军却败了

       7月29日,10名苏军士兵在张鼓峰以北约2公里处构筑工事,尾高立即下令进攻。7月30日傍晚,日军偷渡图们江,在防川屯集结,并疏散了当地的老少妇孺,只留下18岁至45岁的男子为日军挑水、送弹药。

       7月31日夜,日军开始炮击张鼓峰,随后投入2个步兵大队在炮兵掩护下开始进攻,分别于8月1日凌晨4时40分和6时攻占了张鼓峰和沙草峰。在接到19师团占领张鼓峰和沙草峰的报告后,日本大本营命令19师团在张鼓峰、沙草峰一带采取守势防御,不得再越境进攻,同时为了不扩大事态,对使用飞机加以限制。这样一来,本来装备就要比苏军差的日军,又没了空中支援,完全落在了下风。

       8月2日,苏军开始反击,首先派出10架飞机轰炸了张鼓峰、沙草峰、庆兴、古邑等地。原来苏军在这一地区只有1个师和少数边防部队,战事开始以后,远东军区司令员布柳赫尔元帅迅速向这一地区增派援军,先后增调了2个步兵师和1个机械化旅,其中第40步兵师主力集中到波谢特湾西部地区,第32步兵师和第2机械化旅集中在哈桑湖地区,布柳赫尔亲临波谢特湾指挥战斗,并由红旗远东第1独立集团军的航空兵提供空中支援,另外濒海集团军和太平洋舰队也都进入了战备状态。这样,苏军在张鼓峰地区就集中了1.5万余人、237门火炮、285辆坦克,以及250架飞机,而日军只有7000人、37门火炮和70架飞机,和苏军相差悬殊。

       哈桑湖战役中的日军。 1938年7月31日夜,日军开始炮击张鼓峰, 随后投入2个步兵大队在炮兵掩护下开始进攻, 分别于8月1日凌晨4时40分和6时攻占了张鼓峰和沙草峰

       8月4日,苏军第32步兵师和第2机械化旅的坦克营从南、北两侧同时向张鼓峰进攻,但被日军击退。随后双方在张鼓蜂地区展开了反复拉锯争夺,但直到8月6日,张鼓峰和沙草峰都还在日军手里。表面上看日军占据上风,但由于苏军在进攻张鼓峰的同时猛烈轰炸清津至罗津港的铁路、公路,并控制了图们江大桥,苏军太平洋舰队又严密封锁了图们江口。在张鼓峰地区的日军补给线被完全切断,兵力和物资都得不到补给,日军已经陷入了困境。因此8月5日,朝鲜军参谋长北野宪造少将向大本营和关东军发出电报,希望开展外交谈判,以赢得喘息的时间,等于变相请求停止军事行动。大本营也考虑到此时并没有做好和苏军进行大规模作战的准备,继续作战并没有多大意义,于是下达了朝鲜军停止作战撤回原驻地的命令。但是考虑到这个命令会严重挫伤部队士气,并没有及时传达,结果使战事又拖延了几天,造成了更大损失。

       8月6日16时,苏军开始了总攻,先是以180架轰炸机在70架战斗机的掩护下猛烈轰炸张鼓峰和沙草峰一带的日军阵地,17时苏军步兵在2个坦克营的直接掩护下发起冲击。张鼓峰一带都是沼泽,大大限制了坦克的机动,日军的火力又相当炽烈,所以苏军损失很大,但凭借上百架飞机为突击部队提供不间断猛烈的空中支援,苏军还是攻占了张鼓峰。当晚日军投入了全部兵力,发动夜袭,又重新夺回了张鼓峰。在此后的两天,苏军再次在强大的空中掩护下发动进攻,并多次爆发白刃肉搏,才在9日将日军彻底逐出张鼓峰、沙草峰地区。

       8月10日夜,苏日双方在莫斯科签订了《张鼓峰停战协议》,双方军队于8月11日12时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双方军队维持11日上午12时的控制线;双方国界由苏联代表2人和日“满”代表2人组成混合委员会调查处理。苏联本来就没有要发动大规模作战的意图,这样的结局自然可以接受。而日军也因为《停战协议》而不至于蒙受战败的耻辱,勉强保住了一丝颜面。

       8月11日,大本营下达第179号大陆令“应自现在起,停止与苏军在张鼓峰、沙草峰方面之战斗行动”,并同时才传达了5日就已经发布的停止作战的第172号大陆令。  

       日苏两军代表经过11日下午和12日、13日连续三次协商,最终达成双方军队从张鼓峰阵地各自撤退80米的协议。8月13日,在张鼓峰东南侧双方交换了俘虏和阵亡者尸体。张鼓峰事件至此落下帷幕。

       张鼓峰事件之后, 苏方实际控制了整个张鼓峰地区。 图为两名苏军士兵在中尉莫什雅克的率领下, 在张鼓峰山顶升起苏联旗帜
 
真正的输家是中国

       1938年时的日军还没开始全面总动员,18个常备师团的士兵都是经过长期严格训练的精兵,军官也都是正规军校毕业的职业军人,军事指挥能力和战术素养都很高,战斗力非常强悍,是日军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顶峰的时期。反观苏军,刚刚经历了肃反,大批有经验的军官被清洗,很多军师级指挥岗位都是由原先营团级甚至营连级军官火箭式提拔起来的,缺乏必要的军事指挥素质和经验,可以说是苏军历史上战斗力最低落的时期。在张鼓峰事件一年后1939年爆发的苏芬战争中,苏军就被实力远远逊色的芬军打得一败涂地。

       那么为什么最强时候的日军居然会败给了最弱时候的苏军?

       先来看看双方的伤亡情况,苏军阵亡792人,负伤3297人,合计4089人;日军阵亡526人,负伤914人,合计1440人。苏军的伤亡是日军的2.8倍!而在白刃战中,日军仅仅伤亡4人,苏军伤亡却高达110人,是日军的28倍!而且这还是在苏军火炮、坦克、飞机等重装备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可见苏军取得的是一场惨胜,付出的代价远比日军大得多的胜利。对苏军的巨大损失,斯大林极为不满,远东军区司令员布柳赫尔元帅——也就是在大革命时期化名加仑担任黄埔军校和北伐军军事总顾问——随即被解职,并被召回莫斯科,不久被处死。

       苏军完全是依靠资源上的巨大优势来碾压日军的。这场小规模的战事,已经预示了日本和苏联两国在整个战争中的命运,日本就是因为资料匮乏而最终失败,苏联就是凭借充沛的资源顶住了纳粹德国的强劲攻势,迎来了最后的胜利。

       所以,日军即便战败也并不服气,认为苏军不过是倚仗人力和物质上优势才取胜的,苏军战斗力根本不能和日军相比,因此一年以后才会再度和苏军爆发规模更大的诺门坎事件。同时,日军也达成了预期的战略目的,掂量出了苏联支援中国的分量,判断苏军并不想在东北发动大规模进攻,于是在张鼓峰事件结束10天之后的8月22日,日军就在中国战场上发起了对武汉的进攻。

       苏军占据了张鼓峰,日军准确得出了苏军不会出兵的战略判断,双方都得到了各自想要的,真正的输家却是躺着中枪的中国——苏军乘日军后撤,占领了整个张鼓峰地区,将其划为“苏满(中)界山”,并将其在洋馆坪一带的控制区推进到图们江边,仅给中国居民留出一条通往防川的狭窄“通道”。这条通道1957年被图们江水冲断,因此当地百姓只能长期借走苏联境内出入防川。直到1983年8月8日才重新修通长888米、宽仅8米的大堤。这样一来,不但防川成了孤悬在苏联境内的飞地,而且吉林也失去了最为宝贵的图们江入海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