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10月24日 星期三
搜索
 

郑振铎不摆架子

2018-10-11 17:08|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83| 评论: 0|来自: 人民政协报

摘要: 上世纪30年代初,季羡林在清华大学读西洋文学系。郑振铎当时为燕京大学中国文学系教授,在清华大学兼课。季羡林多次旁听过他的课。 那时的教授架子很大。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他们知识渊博,自认为高人一等;其次 ...
       上世纪30年代初,季羡林在清华大学读西洋文学系。郑振铎当时为燕京大学中国文学系教授,在清华大学兼课。季羡林多次旁听过他的课。
 
 
       那时的教授架子很大。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他们知识渊博,自认为高人一等;其次他们的物质待遇优厚,是寻常百姓羡慕的对象;再次当时的社会,论资排辈是天经地义的事。大多数像季羡林这样的寒门子弟,常为毕业后的饭碗担忧,他们几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教授身上。
 
 
       同郑振铎一接触,季羡林就感到他和别人的不同。在他身上,看不到半点教授的架子。郑振铎任何时候都是和蔼可亲的,完全是以平等的态度对待学生。他说话非常坦率,有什么想法马上就说了出来,既不装腔作势,也不以势吓人。只要他认为有一技之长的,不管是老年、中年还是青年,都一视同仁。
 
 
       当时郑振铎正同巴金、靳以等主编大型刊物《文学季刊》,他没有按惯例只找名人来当主编或编委,而是让季羡林和他的同学当上了编委或撰稿人。大家都感到受宠若惊,认为郑振铎对学生们的爱护,除了鲁迅之外,恐怕再无第二个人,大家都在背后说他是一个宋江式的人物。
 
 
       郑振铎的工作方式也不同于别的教授。他兼职很多,坐人力车奔走于城内城外。他戴着深度眼镜,拿着一个大皮包,里面装满了文章和书本,鼓鼓囊囊。一坐上人力车,就打开大皮包拿出书本,看起文章来。同学们都议论,说郑先生出行真像一只负重前进的骆驼。
 
 
       1946年夏,季羡林从德国回到上海,恰好郑振铎也在上海,季羡林去看过他多次。当时郑振铎正积极推进民主运动,国民党反动派把他看做眼中钉。一次,季羡林和他谈到了这个问题,出乎意料,他立即声震屋瓦,流露出极大的义愤,完全不同于长期以来的温文尔雅,让季羡林认识到郑振铎的另一面,那就是对邪恶势力的横眉冷对。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