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搜索
 

反攻缅北战斗的点滴回忆

2018-10-17 14:38|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66| 评论: 0|来自: 人民政协报

摘要: 我(黄埔军校第17期生)于1942年底军校毕业后,分派到中国远征军新编第22师,随即派往印度接受新的军事训练。经美国空军开辟的驼峰航线飞抵印度时,正是1943年的夏天。 我们到达兰姆伽后,司令部组织一个军官队, ...
       我(黄埔军校第17期生)于1942年底军校毕业后,分派到中国远征军新编第22师,随即派往印度接受新的军事训练。经美国空军开辟的驼峰航线飞抵印度时,正是1943年的夏天。
 
 
       我们到达兰姆伽后,司令部组织一个军官队,专门教授我们学习森林战术和美国新式武器,同时进行实弹演习。因时间短促,学习非常紧张。经过3个月的训练,我们结业。不久,我被分派到司令部参谋处第二科当见习参谋。后来,司令部组建谍报队,我便调到谍报队,经过一段时间的谍报训练后充当谍报队区队长。当时授课的教官都是美国军官。区队长的主要任务是化装成当地人,潜入敌人后方侦察敌情,有时也全副武装埋伏阻击敌人。我带领12名士兵和一架无线电台,隐蔽在部队侧翼的高山上侦察敌情,每晚以无线电与司令部联络报告,一切行动由司令部指挥。
 
 
       1944年春天,日军攻到印度边境的新平阳。新平阳坐落在一座长形高山上,前有宽阔的河。这里是我军反攻缅北的必经之地。日军只有死守,不能后退。面对强敌,我军毫无畏惧。22师65团团长傅忠良率领全团,巧用橡皮船,乘黑夜偷渡辽河,出其不意偷袭日军。当面之敌被我一举全歼。此后,22师全师渡河攻下盟关,跟踪追击,势如破竹,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不久又攻下孟拱。从此,日军一听中国军队便心寒胆裂。战斗推进到野人山,每处都有敌人死守,但此时的日军已是惊弓之鸟,处处受我牵制,被我各个击破。最后攻到敌人最大的据点索卡道,此据点的工事、战壕均用钢筋水泥和大树构筑而成,美军出动几十架飞机天天轮流轰炸,也未能炸垮。我们部队攻了两三个月,寸步难进,伤亡很大。不得已,22师56团团长傅忠良率领一个加强团,每人携带一个月干粮,从很远处敌人侧翼迂回,切断敌人后方运输补给,采取前后夹攻,方才攻下。此次迂回战,谍报队配属56团战斗序列。我至今仍觉得,从来经历的战役,都不如此次艰苦危险。那次行军,逢山斩荆,遇水架桥,每遇一座大山,从日出至日落方才爬上山顶,下山也是如此。恰值阴雨季节,逢滂沱大雨,山洪暴发,队伍只往不返,掉队落伍者没人收容,病号没人抬,只由自己处理,时有士兵在途中不幸病亡。这不是上级不予照顾,只因战况紧急、任务繁重,无法顾及。
 
 
       10月,我们的队伍到达迂回点。敌人发觉我军已到,马上调动大部队围攻。其时,敌人好似触网之鱼,惶恐不安,日夜到处乱撞乱打。我军士气昂扬,斗志坚强。56团与我军前方主力部队协调配合,一齐发起攻击,前后夹攻,经过一个星期恶战,歼灭索卡道据点大部守敌,少数日军逃入野人山。据我方打扫战场的统计,此役战地弃下日军尸首5102具,我军俘虏日军100多人,大部分是伤员。这是我军反攻缅北的一场残酷战斗,我们获得大胜。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