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搜索
 

活捉汉奸曹鼎

2018-11-5 09:27|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751| 评论: 0|来自: 人民政协报

摘要: 1942年秋,我在国民党军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五九四团当副营长(军长黄维、师长郑挺锋、团长谭斌),驻防在云南河口,接替滇军一个营的防备任务。 河口位于云南与越南老街交界处,与越南老街仅隔一条小河。河宽约70米 ...
       1942年秋,我在国民党军第五十四军一九八师五九四团当副营长(军长黄维、师长郑挺锋、团长谭斌),驻防在云南河口,接替滇军一个营的防备任务。
 
 
       河口位于云南与越南老街交界处,与越南老街仅隔一条小河。河宽约70米,边界两岸的百姓凭借渡船往来。
 
 
       当时,云南省昆明市邮政局局长曹鼎与地方部队中的一部分官员相勾结,走私违禁物资,被国民党中央通缉,逃往越南河内,后来当了汉奸,替日本特务机关工作。日本特务派曹鼎住在老街,收集云南、广西、广东等地中国军队的军事情报,并偷运水银等矿产出境。自从我带一个加强连于1942年秋接替滇军驻防河口后,其走私活动便被隔断,但由于这个汉奸隐藏较深,一时无法抓获。
 
 
       1942年9月上旬,我结识了一个海南同乡,大家叫他老孙,因他家住河口,不久我俩便熟悉了。老孙是生意人,经常往来河口与越南老街之间,识人颇多。经他介绍,我又认识了一位祖籍文昌姓郑的海南同乡,人称郑老三。郑老三家住老街,闲时也常来河口经商,有着同乡关系,我俩彼此来往较多,说话也随便。
 
 
       我从郑老三口中得知,曹鼎就隐藏在郑老三父亲的房子里。于是,我回师部向郑挺锋师长作了汇报,郑师长批准我去侦破曹鼎的走私活动,要我大胆与郑老三接近,以谈生意为名获取信任。后来,我曾化装成商人去老街数次,在郑老三家吃过饭。最后终于在郑老三家遇见了曹鼎,始终没有让他发现破绽。经过一段时间的往来,郑老三某日来河口找我,暗里求我帮忙放行曹鼎的马匹,我推说考虑后才能决定,随即将此情况向郑师长汇报。郑师长告诉我:为了钓到曹鼎这条“大鱼”,可答应放行曹的马匹。
 
 
       1942年11月20日这天,我到防务第三排,交代李排长放行曹某的25匹马。马上驮的实是水银和黑砂,外面包裹上用其他货物伪装。经此一次放行,郑、曹两人对我更加信任,他们此后又有两三次和我“谈生意事”。又过了十余天,我假装说,搞到了一大批水银和黑砂,但要曹鼎先来验货。
 
 
       这次曹鼎上钩了。我与郑老三商量好看货地点,这地点离老街15公里左右。事前,我曾多次到此观察地形———此处有一座小桥,河两岸往来便利,河道在这里还有一处拐弯,植被茂盛,可以隐蔽抓捕人员和船只。我又命人做了一个竹排,坐得下15人。
 
 
       准备妥当,我便领着15名官兵,装作商人模样,乘坐竹排来到相约看货的地点等候;另外我还调了一个加强排,在河边埋伏。准备好后,只见曹鼎坐着小汽车,出现在约定地点。我们趁其不防,15名官兵一齐扑上去,围住汽车,李排长用枪对准曹鼎,将他拖下车来。我吩咐李排长等人先将曹鼎押回防务处看管,命郑老三开车回老街曹鼎住处将其所存文件取来,随后将曹鼎秘密押解到师部审讯(据记载,曹鼎后来被郑挺锋枪决——编者注)。
 
 
       成功抓获汉奸曹鼎,军部给我记三等功,晋升我为少校;军令部还给我颁发奖章,并发了一笔奖金。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