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搜索
 

记忆中的“三八线”

2018-11-23 18:48| 发布者: 游起| 查看: 39| 评论: 0|原作者: 周继章|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人生漫漫的岁月里,总有一些温馨的片段沉淀在记忆的长河中,陪着我们慢慢成长。前几天,毕业多年的老同学聚在一起聊天,聊到小时候同桌同学画“三八线”的话题,勾起了儿时的温暖回忆。
       人生漫漫的岁月里,总有一些温馨的片段沉淀在记忆的长河中,陪着我们慢慢成长。前几天,毕业多年的老同学聚在一起聊天,聊到小时候同桌同学画“三八线”的话题,勾起了儿时的温暖回忆。

       小学时代,男女生之间不愿互相讲话,每张课桌的中间几乎都有“三八线”,谁也不能越界,书本、橡皮、胳膊肘如果越界,对方会把东西扔出去或者没收,有时也用胳膊肘把你的胳膊顶回去,同桌二人时常吵嘴。有的女同学性情温和,争不过男生,因“三八线”的事情而流下不少眼泪。

       我读小学三年级时,老师看我调皮,上课时常不专心听讲,于是调来一个年纪比我略大的女同学当我的同桌,她叫永莲。我那时候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等班主任走后,我就在桌子的中间用小刀刻了一条线,用圆珠笔描上颜色,对永莲说:“井水不犯河水,现在那边是你的位子,这边是我的位子,不许超过这条线。否则,就是‘侵略’我的‘领土’,要受惩罚的。”

       有一天,永莲写字的时候,手一滑,把她的文具盒推过了中间的那条线。我看见了,恶狠狠地说:“你‘侵略’我的‘领土’了。”说完,把她的文具盒一推,只听“哐当”一声,文具盒摔到地上,文具撒得满地都是。她又委屈又生气,急忙去找老师。老师把我狠批了一顿,警告我不准有下一次,并要我把“三八线”擦掉,我口头上答应,却没有擦掉。从此永莲上课时,小心多了,很少越过界线。

       有时我也自食其果。记得有一次,我把铅笔笔芯磨成粉,涂在界线上,想捉弄永莲,没想到那天我穿了新衣服去上课,课上到一半的时候,自己的胳膊不小心越过了界,衣袖沾满了笔芯粉,永莲偷偷笑我,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下课后乖乖地去洗衣服,但没法洗干净,回家后挨了母亲的一顿臭骂。

       现在想起来挺好玩的,如果不画“三八线”,童年不知会少了多少有趣的回忆。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