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9年01月19日 星期六
搜索
 

蔡元培荐书

2019-1-10 09:24|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31| 评论: 0|来自: 人民政协报

摘要: 20世纪30年代,商务印书馆组织各界知名学者,从每周印制的新书中选出一种,由选取此书的学者陈述“荐书理由”并撰写“荐书语”,向广大读者正式推荐。 这种每周由知名学者推荐一种新书,让广大读者每个星期都有标 ...
       20世纪30年代,商务印书馆组织各界知名学者,从每周印制的新书中选出一种,由选取此书的学者陈述“荐书理由”并撰写“荐书语”,向广大读者正式推荐。
 
 
       这种每周由知名学者推荐一种新书,让广大读者每个星期都有标准读物,且为推广计,在一定销售周期之内有低至五折的优惠营销模式,商务印书馆将其称之为“星期标准书”。
 
 
       蔡元培对商务印书馆的“星期标准书”创意非常支持,欣然同意为“星期标准书”的第一种《读书指导》撰述“荐书语”,成为“星期标准书”的“首选”荐书人。
 
 
       “星期标准书”的开篇之作
 
 
       商务印书馆的“星期标准书”,是以“名人荐书”为号召的,以定期推出名人所荐新书、定期给予限时优惠售价的书籍营销模式,距今已有80余年的历史。诚如馆方在“星期标准书出版原则”的公告中声称的那样,“本馆为增进人生效能,使人生达到最完满之发展,特印行星期标准书”,这就意味着在“星期标准书”商业模式框架内的“名人荐书”之举,不再只是文化、学术、教育、读书界里的专业行为,而是一种能够产生实际的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且带有一定文化风尚引领性的公共行为。
 
 
       那么,《读书指导》是一本什么样的书,能让蔡元培为之赞赏、成为“首选”,能让商务印书馆将其确定“星期标准书”的开篇之作呢?
 
 
       原来,早在1934年5月5日,商务印书馆印行的《出版周刊》(新第七十五号),增设“读书指导”栏目,“广约国内学术专家,分撰各科研究法,逐期登载”,备受读者欢迎。次年8月,此栏目文章33篇被合编为《读书指导(第一辑)》,仍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此书一方面公开发售,另一方面也作为赠品送给预订全年《出版周刊》的订户。
 
 
       《读书指导(第一辑)》是书,“计四百余页,二十余万言”,“内容包括之学科凡二十余种,各将欧美古今学者所采用的研究方法与作者自身的研究经验,融会贯通,为读者指示入门捷径”。此书一经出版,确实颇受读者欢迎,1935年8月初版,至当年10月时,竟已重印五版,版权页上名为“订正五版”。
 
 
       在《读书指导(第一辑)》“订正五版”之前不久,商务印书馆方面不失时机,邀请蔡元培为此书撰序,并将此书确定为“星期标准书”第一种,大力向公众推广。
 
 
       蔡元培为其作序
 
 
       据蔡元培日记可知,1935年9月28日,蔡“得王云五函,并《读书指导》一本,索序,须于十月一日以前交稿”。蔡元培于1935年9月30日撰成序文:
 
 
       从前有人讲过一段仙人吕洞宾的故事:说是吕仙遇到一个穷人,向他求助,他就用手指点石成金,送给这人,这人不要,吕仙想这人不贪,很可学道;就问他不要的缘故,他说是要吕仙的手指,可以点出无数的金子,可以不必要这块金子了。这个穷人的态度,在“为道日损”的道教上,固然要大失望,但是在“为学日益”的科学上,是最不可少的。现在有一本书,罗列着无数吕仙的指头,其中有几许指头,的确可以点石成金;而且有几许指头,尽可以点出许多金子买不到的东西,这岂不是希世之宝吗?
 
 
       这个希世之宝是什么?就是商务印书馆新出版的“星期标准书”第一部《读书指导》。这本读书指导,是就各种学术,请专门家草成研究法,如这一种学术的范围与关系,工作的方法,参考书的目录,都详细地写出来,他的用途有左列的好几种:
 
 
       一、便于自修现在青年,可以进专门的学校受教员的指导,习一种专门的学术,固然不成问题。但是有一种人,因境遇与年龄的关系不能再进学校了,而还想用功,尽可在此书中寻到用功的方法。
 
 
       二、便于参考学术是互相关联的不是孤立的,就是专研一种学术的人,也常常感到多种学术的需要,而又未必有机会可以同时并进;今得了这部书,就可以得到随时补习的方便了。
 
 
       三、便于增加常识“一物不知,儒者之耻”这种夸大的志愿,固非必要,然可能的多知道一点,这也是人人所愿的。有了这一本书,可以随意地选择一种或几种的门径书读一读,也可以餍求知欲。
现在学术上分工甚细,吾人所希望指导的学科,这本书自然不能全收,但既有此发端,自然有继续补充的本子,将来逐渐推广,成一种百科指导全书,这真是我们读书人的馈贫粮了。
 
 
       二十四年九月三十日蔡元培
 
 
       序文清楚明晰地指明了《读书指导(第一辑)》的独特价值。蔡元培以“点石成金”来譬喻此书,称“现在有一本书,罗列着无数吕仙的指头,其中有几许指头,的确可以点石成金;而且有几许指头,尽可以点出许多金子买不到的东西,这岂不是希世之宝吗?这个希世之宝是什么?就是商务印书馆新出版的“星期标准书”第一部《读书指导》”。他归纳出此书的三大用途,即三大“便利”,一是“便于自修”,二是“便于参考”,三是“便于增加常识”。这样的归纳总结,也完全可以用于“星期标准书”本身的选书、荐书标准之衡量,但凡符合这三大“便利”的书籍,就具备了入选“星期标准书”,并经由各科专家向公众推荐的资格。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蔡元培所撰的这篇序文,不仅仅是专为“星期标准书”第一种《读书指导(第一辑)》所作,更可以视作所有入选“星期标准书”的书籍的“总序”,实是一篇带有“总纲”性质的重要文献。
 
 
       系统完整的“读书指导”
 
 
       商务印书馆方面,不但将蔡序及时印入《读书指导(第一辑)》“订正五版”的篇首,还制作印有“星期标准书”标识的封套,并在封套底部将蔡序原文全部印出,冠之以“蔡元培先生对于本书之介绍”的题目。就这样,“星期标准书”这一出版界的新生事物,带着蔡元培的“荐书语”隆重面市,自然受到社会各界关注。可以说,以《出版周刊》的“读书指导”栏目为平台的学术资源整合与品牌传播,以及栏目内容阶段性总结之成果《读书指导》一书的面市,加之蔡元培的支持与推重,“星期标准书”应运而生、正当其时。
 
 
       诚如蔡元培在序文最后所寄望的那样,“既有此发端,自然有继续补充的本子,将来逐渐推广,成一种百科指导全书”——《读书指导(第一辑)》面市之后一年,1936年11月,《读书指导(第二辑)》出版,此书列为“星期标准书”第57种,商务印书馆方面再次邀请蔡元培为此书撰序,蔡亦再次欣然“荐书”。抗战全面爆发之后,“星期标准书”也不得不于1938年底中断运营,而《读书指导(第三辑)》也延至10年之后方才得以出版。
 
 
       1947年1月,《读书指导(第三辑)》出版,同年第一、二辑也予重版,三辑全部纳入商务印书馆的“新中学文库”,再次整合资源,对广大读者予以更为系统完整的“读书指导”。勿须多言,《读书指导》前两辑不但充分发挥了“读书指导”的作用,对“星期标准书”本身的推广也成效显著;待到第三辑印行时,虽然“星期标准书”活动早已终止,但在“读书指导”及图书营销方面仍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