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搜索
 

杨梅之魅

2019-1-23 17:19| 发布者: 游起| 查看: 59| 评论: 0|原作者: 张晶|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尽管很多人说杨梅酸,但我最喜欢吃的就是杨梅,这还要从那段上山下乡的岁月说起。
       尽管很多人说杨梅酸,但我最喜欢吃的就是杨梅,这还要从那段上山下乡的岁月说起。

       20世纪70年代,我刚去上山下乡。盛夏时节,村里的利湘叔带我去山后犁田,中午天气酷热,我俩都口干舌燥。利湘叔说:“走,采‘搓红’去。”“搓红”是福州话中杨梅的发音。刚进山林,眼前就出现了一棵结满果实的杨梅树。利湘叔利索地爬上树,采下杨梅,就往嘴里塞。我爬上另一棵杨梅树,专挑熟透了的杨梅吃,很快便吃饱了。傍晚收工,我腾出装饭盒的布袋,装满杨梅,带回宿舍让一同下乡的知青们尝尝。知青们对这酸甜可口的杨梅喜爱有加,每当有出工的机会,便上山采摘杨梅。

       我采杨梅时也倒过霉。有一次,我发现了一棵两人多高的杨梅树,树上结满了成熟的杨梅,我兴奋地爬上树,抓了果子就往嘴里送。突然,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嘴唇上弹了一下,顿时嘴唇像刺进数十根针,先是剧痛,然后肿大。原来树枝上卧着一条食指般粗、背上满是灰褐色刺的大虫。我连滚带爬溜下树,忍着剧痛跑回宿舍。我向女知青借来镜子,把嘴唇上的刺一根根拔出,又涂了些从家里带来的药膏,整整过了两个星期才消肿。

       杨梅树还帮我在深夜减轻过恐惧。那时我当业余护林员,老队长看我胆子大,晚上就经常带我去巡山,抓偷砍树木的人。有一天晚上,我与老队长约定巡到晚上10点左右,天下起蒙蒙细雨,我想着约定的时间还没到,于是披上雨衣继续巡逻。突然,附近传来野兽“嗷嗷”的叫声,我心里一惊,这是一群豺狗。我身边只有一棵大树,情急之下我赶忙爬到树上,找了一个树杈坐好。刚回过神来,我的鼻子就闻到一股杨梅的香甜味,伸手一摸,果然是杨梅!我高兴极了,采了就吃,早就忘了对豺狗的担忧。那晚,我一夜无眠,在杨梅树上,听着豺狗疯狂的叫声。之后我又旧地重游,找不到那棵杨梅树,就问老队长,老队长叹口气:“都被年轻人砍了当柴烧啦!”

       人的一生中,有的事永远不会忘记,有的味道永远是那么甜美芳香。杨梅的香甜,飘荡在我的记忆中,让我难以忘怀。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