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搜索
 

山村情愫

2019-2-11 18:17| 发布者: peishanshan| 查看: 33|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本文首发于《福建老年报》3115期12版《知青往事》
       40多年前,我和20多名清流一中72届高中毕业的同学在清流县余朋公社蛟坑大队插队。

       在蛟坑大队插队的日子,尝尽了酸甜苦辣,却也带给我满满的回忆,最让我怀念的是沈菊秀大妈,她像母亲一样对我关怀呵护,让我在这段孤寂的岁月得享一段温馨的“亲情”。 

       菊秀大妈其时60多岁,个子不高,皮肤白净,满脸带笑,总是宽厚待人。我从她灶间一张发黄熏黑的奖状上得知她的丈夫叫陈炳发,是个老党员,原是村里的队长,已去世多年了,她的孙女都已出嫁,现在过着一人一户的生活。

       插队半年后,开始夏收、夏种、割稻子了。我初次割稻子时,不懂得镰刀口要向下斜着割,结果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左手食指给割伤了,鲜血瞬间就涌了出来。社员闻讯赶忙用烟丝帮我止血,用斗笠带将伤口绑紧。此后在手痛无法出工的一段时间里,是菊秀大妈把我拉到她家吃饭,又是煮凉茶为我消炎解暑,又帮我缝洗衣服,让我度过了那段生活不便的时光。

       有一年秋天,蛟坑大队疟疾肆虐,我也未能幸免。我接连几天只能躺在床上,头痛,身体时而发冷,时而发热。每天只能扒拉几口白饭配酱油汤,生病食欲不好的我对这样寡淡的饭菜实在难以下咽,接连饿了好几餐。在我惆怅无助、迷迷糊糊的时候,菊秀大妈敲门进来了。她从竹篮子里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红菇煮面条,面条里还卧着两个煎香的荷包蛋。原来菊秀大妈看我多日未出工,知道我得了疟疾,所以赶忙来看望我。“快趁热吃,别把身子饿坏了。”我鼻子一酸,眼眶红了,心中更是百感交集,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家里,眼前站的是母亲。

       又是一年早稻吐花抽穗期,生产队的稻田却被村民养的鸡鸭糟蹋得乱七八糟,大队部广播通知要求各家各户这段时期禁放鸡鸭出笼,否则直接捕杀。守护生产队稻田,打鸡鸭的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肩上。明知道是得罪人的活,可我却表现得很积极。一次到生产队责任田“视察”,看见一只七八斤重的番鸭带着一群小鸭子,在生产队的稻田里窸窸窣窣啄稻穗,我毫不客气一竹竿打了过去,番鸭带着一群小鸭子四处逃命,我接连补打了几下,几只鸭子便丧命在我的竹竿之下。晚上在生产队部记工分时,才听说我打死的番鸭是菊秀大妈家的,她家番鸭没关好才偷跑出去了。番鸭死了,剩下的一群小鸭子也跟着死了。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农户养鸡鸭舍不得吃,是要留来生蛋用来逢年过节招待客人的。菊秀大妈难过极了,眼泪汪汪哭了很久,而我也十分后悔、自责。

       半年后,我被选调招工到三明钢铁厂。离开蛟坑大队的那个清晨,又下起了鹅毛大雪,天气冷极了。我背着行李还未走到村口,就远远看见了站在寒风中的菊秀大妈,她是特地赶早来为我送行的,她颤巍巍地从怀里掏出6个热乎乎的红鸭蛋塞进我的口袋,让我路上当干粮,还拉着我,和我依依不舍地话别。虽然天空中大雪纷飞,菊秀大妈不计前嫌的真情实意让我既愧疚又感动。我俩四目相望,红了眼眶。我心里明白,菊秀大妈送我的红鸭蛋一定是她到老乡家借来的,因为她家的母鸭被我打死了。握着热乎乎的红鸭蛋,我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溢出眼眶,我扭过头挑着行李朝余朋公社所在地走去,回望站在风雪中的菊秀大妈,一边流泪一边招手……

       10年后,为建设自己的家乡,我调回清流工作,终于有机会重返蛟坑村。当我怀着感恩之情来到蛟坑村探望菊秀大妈时,却得知她老人家已过世多年。我独自坐在那长满青苔的屋厅里,回忆起在这里生活的时光,心中充满痛苦和遗憾。我感谢当年插队时蛟坑的父老乡亲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感谢菊秀大妈对我胜似母子般的真情,这段山村情愫我此生都难割舍。(邓煌生)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