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9年03月24日 星期日
搜索
 

情系冠豸山下

2019-2-13 10:57| 发布者: peishanshan| 查看: 63|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本文首发于《福建老年报》3112期13版《悠悠岁月》
       1998年,我接受省教育厅的安排,到连城扶贫一年。

       福州人历来以“陈林半天下”而颇为得意,可到连城就不灵了。这里流行的是“无罗不成席”,意思是每个宴席上必有个姓罗的。姓林的反而成了“少数民族”了。我姓林,在连城第一中学挂职副校长,按地方上的习惯,凡任副职的干部,都在姓后缀个“副”字,大家就叫我“林副”。

       初来乍到,学校腾出了三室一厅的一套单元房,给我和省环保局的挂职干部小琦住,房内配齐了电视机、洗衣机、热水器、燃气灶和锅碗瓢盆,还购置了新床、新棉被、新蚊帐。因为这里有一张八仙桌,特别温馨,最像家,也就成了挂职干部休息日的一个活动点。

       推窗望去,冠豸山的旖旎风光尽收眼底。晴日里,碧峰挑着白云;烟雨时,青山似新嫁娘披着柔情的面纱;夕阳娇羞地倚着翠岭;弯月荡着双桨,像一只小船悠游在山影之间。最让我开心的是阳台上有一个长约两米的花槽,我往槽里培上土,随便插上什么枝条都长得很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不知是小鸟衔来的种子,还是风儿带来的苗,花槽里竟慢慢地长出一大丛不知名的花,旺旺地开着,有人告诉我,那叫“日日红”。往花槽里埋下一颗土豆,居然也结出了几颗乒乓球大小的小土豆,让我和小琦高兴得又笑又跳。当我和小琦外出多日时,学校老师也没忘了给这些生机盎然的植物浇浇水,就像对我们的关怀。

       当地乡间民俗节日多,几乎每个月都有“节”,杀只兔子宰只鸭,热情好客的老师都会邀我们到家里坐坐。一次,主人一个劲地往我碗里添菜,我扒了一口,小声说了句:“太多了,吃不完。”不料他端起我的碗就往他那里拨,我急忙拦住:“我已吃过了,弄脏了。”他说:“不怕,我是农民的儿子。”毫不做作的纯朴和敦厚,一直让我感到愧疚。

   闲暇时,学校的老师常会来邀我们:“林副,来炒田螺!”摩托车风驰电掣地带着我们上路了。炒田螺,是乡间夏日里的大排档,一般摆在溪流岸边。支挂起一串串满天星似的小灯,凉风习习,溪水叮咚,夏虫啁啾,倒是别有一番野趣。大排档上都是些家常小菜,溪鱼、牛肉汤、粉丝煲、酿豆腐、赶烧、珍珠丸、炒田螺等等。大家不在乎吃,而在于融身于大自然间,笑谈趣闻,还可以放肆地大声“嘘溜、嘘溜”地吸食着田螺,没有人会说你不文雅,其乐融融。

       我和小琦常说,尽量不给学校找麻烦。可有时又偏偏添了乱。一次,我们不小心把高压锅保险孔的熔片烧穿了。我们想自己买回新的熔片换上应该不是件困难的事。不知为什么,换上了新的,保险孔仍然漏气。这事让学校的老师知道了,呼啦啦一下子涌来了八九位老师,进门就急切地问:“林副,高压锅修好了吗?”“我来试试!”那关切的神情好像比我们还着急。我感动得有点语无伦次:“怎么好意思惊动这么多人,怎么好意思……”独独忘记了向他们说“谢谢”。

       于是,“林副的高压锅坏了”成为挂职干部圈里的掌故。大概每一位挂职干部都沐浴过这样的关心和爱护。浓得化不开的情谊在我们的血管里流淌着。当我向挂职干部述说连城第一中学有些优秀学生因家庭困难影响就学时,挂职干部们慷慨解囊,并发动原单位职工资助了35名学子,直至他们考上大学。虽然后来大家挂职期满,回到了各自原工作岗位,但当知道连城发生水灾后,立即自发组织起募捐活动,寄情于那片深情的土地。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