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9年03月24日 星期日
搜索
 

春华秋实 熔炉思怀

2019-2-15 18:21| 发布者: peishanshan| 查看: 56|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本文首发于《福建老年报》3106期13版《悠悠岁月》
       宾馆的会议室里传出阵阵欢笑声,大家紧紧地握手、拥抱,透过婆娑泪眼细细端详,似乎在寻找彼此当年的模样。这是5021 部队农场的“学兵”阔别48 年的喜重逢。岁月改变了彼此的面容,却承载着浓浓的思念。当尘封的记忆被打开时,大家怎能不激动、不落泪。

       1970 年 7 月,我们一批来自厦门大学、福建师范学院、华侨大学的 1964 届、1965 届的学生响应党的号召,背着行囊走入部队农场。穿上军装,喜悦的心情还未消失,我们就得投入到繁重的农活中去。

       当时,我们被分配在福清下埔军垦农场。下埔是一个小村庄,没有浴室、厕所,初来乍到的我们就自己动手搭建;为了解决吃饭、吃菜问题,我们自己动手开荒种田。来自不同学校、不同专业的“学兵”们很快就适应了农场的环境。我们管理着农场三分之二的水稻田,另外三分之一由高机连的战士们管理。

       农场的劳动强度非常大,春播时春寒料峭,下基肥时,脚踩着没过膝盖的冰冷的烂泥,冷飕飕的海风吹到身上,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夏季的“双抢”,我们连续几天腰都难伸直,可大家一个个拼上全力,好几天通宵达旦地干活,不仅圆满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帮助高机连完成了任务,还有余力帮助当地老乡搞“双抢”。他们都不禁竖起大拇指夸赞“这批大学生不简单”。冬季,天寒地冻时,常常脚上冻裂的伤口还未愈合,又被田里锋利的海蛎壳割伤。干活时,让人忘了疼痛,可上了田埂,似刀的海风一吹,钻心的刺痛让人难以忍受,田埂上总能见到斑斑的血迹。为了舒缓劳动的疲惫,调剂枯燥的精神生活,各班都选出了通讯员。劳动之后,他们就在心中酝酿着报道短文。报道的形式多样,有表扬好人好事、朗诵、快板。吃饭时,我们边吃饭边听报道。

       来到军垦农场锻炼,我们当然也要向部队里的战士们看齐。每天清晨天还没亮,就雷打不动地出操,夜间还时常搞紧急集合。繁重的劳动之余,大家还都能紧紧地跟上部队的生活节奏。

       后来我们女生排被调到莆田某军直属农场,军直属农场有蘑菇场、白木耳房、养猪场、酱油厂……来到这里,我们生活条件得到了改善,但锻炼的决心一样坚定。种蘑菇要用牛粪,我们就把牛粪铺在地上晒干,晒干的牛粪要拿垒草来堆,一层稻草,一层牛粪。每一草堆要浇几百担水,为了争取时间,天没亮,各班“学兵”就抢着挑水桶去地里浇菜。娇小柔弱的女生们原来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可是经过无数次的摔跤,女生们从最初挑起担子摇摇晃晃像是在表演扭秧歌,到个个都练就了“铁肩膀”,挑100多斤还能健步如飞。草堆发酵后有时温度上升到 70摄氏度,为了加快速度,有的女生直接光脚踩上草堆进行翻堆,滚烫的草堆常常把脚底烫出了一个个水泡,可谁也没喊苦叫累。蘑菇收获季节,“学兵”们轮流通宵达旦守在菇房采收蘑菇。分配去养猪场的“学兵”们喂猪、洗猪栏、给猪打针洗澡,爱干净的女生甚至能把刚出生的猪仔抱在怀里……

       农闲时,我们主要的娱乐活动就是看戏,部队每周都会安排一次让我们去莆田地区大剧院看戏。大家每次总是兴致勃勃地走进戏院,可是看戏过程中,许多人都会相依着睡着了。看着我们香甜的睡相,部队首长心疼地说,“这些学生兵太劳累了”。我们在一起劳动、学习、谈心、生活。共同的战斗让我们亲密无间。1971 年 9 月,经过 14 个月战天斗地洗礼的“学兵”们要走上祖国建设的各条战线,我们纷纷写决心书,表示要服从祖国分配,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如今,我们韶华已逝,额头上爬满了皱纹,两鬓也已花白,但无怨无悔。正如我们聚会时所写的,“想当年熔炉炼金刚,今相聚鬓白事业成”,让我们人生道路上凝结的友谊永驻。 (廖榕芳 张鲁青 冯礼明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