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9年03月24日 星期日
搜索
 

“四块”班长

2019-2-15 18:24| 发布者: peishanshan| 查看: 63|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本文首发于《福建老年报》3106期13版《悠悠岁月》
       1970年8月,我由知青转变为福建省303地质队钻探学徒工。我们钻探班的班长姓汤,名四元,大家叫他“四块”,江西进贤人,1965年从江西赣州地质技校毕业后分配到福建地质系统。他幽默、乐观、正派、重情义。

       他比我年长5岁,起初我还规规矩矩地叫他“汤班长”,或呼其正名。他却说:“你还是叫我‘四块’吧,这样听着更顺耳。”于是,我就“四块”长“四块”短地叫了起来。

       地质工作流动性大,常常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工作地点几乎都是在偏僻的山区。虽然野外生活比较单调,但我们钻探班却特别懂得调剂生活。“四块”班长会吹口琴、拉二胡,还会唱京剧,加上班里不少人会弹吉他和吹笛子,大家自发组成了一个乐队。闲暇之余,大家即兴演奏几曲,总能让寂静的矿区瞬间生动、热闹起来。

       当年“工业学大庆”,地质部门也学得热火朝天。在“以从事地质工作为光荣、以艰苦创业为光荣、以找矿立功为光荣”的“三光荣”活动中,地质老前辈们为年轻一代做出了表率,而“四块”班长就是我的榜样。他不怕苦和累,专拣脏活、重活干。碰上钻孔涌水,孔内泥浆从20多米高的钻塔上喷洒下来,浇得我们满身泥油,一个个活像“出土文物”。四目相对,我俩都乐了,他想以此给我起外号,但都“彼此彼此”,这外号没叫成。

       “地质人”远离城市、家人,生活过得很清苦,常常饱一顿、饥一顿,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四块”班长做的一顿野山猪肉餐。记得当时地质队来到泰宁朱口勘查黄铁矿,从驻地到钻探点得爬近一个小时的山。有一次轮到我和“四块”班长上“零点班”,我们刚爬到半山坡,突然草丛中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没等我反应过来,“四块”班长一脚一下,踩倒两只山猪幼崽,把我惊得目瞪口呆,直佩服班长的勇敢果断。第二天早上下班后,我一觉睡到太阳下山。见我起床后,“四块”班长端来了一碗冒着热气的山猪肉。唇齿留香的山珍野味,让我至今仍回味无穷。

       后来,地质队体制改革,我和“四块”班长一起被调至龙岩地质八队。他被提升为副钻机长,之后又调到大队探矿科当钻探技术员。整编富余职工时,他主动提出内部退休。和我们告别后,他回到江西进贤县老家,搞起了农副产品的种植和养殖。勤劳致富后的他又举家搬迁至南昌市经商,又挖到改革开放的第二桶“金”,让几个子女都各自住进了崭新的商品房。

       10多年前,他回龙岩地质八队办退休手续,邀了他的一个同学、我的另一个班长——郭慕超,一同到泉州闽东南地质队看望我(当时我已调至泉州闽东南地质队)。他看到我也住进了商品房,高兴地说:“‘出土文物’(他给我起的外号)也有了新房,我就放心了。”

       今年春节,我打电话向“四块”班长拜年。他告诉我,现在正在老家盖房子,房子造价得100多万元。

       “四块”班长——一个普通的地质职工,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靠着勤劳,过上了富足的生活。我感慨万千,特意写了一首打油诗送给他:青春献八闽,皓首还九江。外号才“四块”,房产超百万。  (肖金勇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