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9年04月18日 星期四
搜索
 

忆我的老首长——庄田将军

2019-3-20 18:23| 发布者: peishanshan| 查看: 91|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本文首发于《福建老年报》3143期13版《悠悠岁月》
       庄田将军是我最敬爱的老首长。他1926年入党,后来参加红军,走完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历任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广东省副省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位身经百战、战功赫赫、德高望重的革命前辈。

       1949年1月至1954年8月,我在将军身边工作,亲眼目睹他诸多令人终生难忘的感人事迹。除了英勇善战、勤俭奉公、勤奋好学外,将军更是位关心身边工作人员的好首长。每逢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总是会适时给予我指导,使我茁壮成长。还记得我刚到将军身边时,他就关切地问起我家庭等情况,我告诉他因家贫没有读过书,一字不识。他郑重地说:“从明天起,除行军打仗等特殊情况外,你必须每天学会3个字,你要懂得革命战士没有文化知识是很难做好工作的。”从此,我把将军的关怀挂在心上,自学文化知识至今。

       1954年5月的一天晚上,我陪将军到公园散步闲聊,将军面带笑容地说:“你现在各方面发展都不错,再努把力,可以去参加8月份军校考试,继续深造。”我回答道:“首长,我文化基础仍很薄弱,军事知识一无所知,怎敢痴心妄想考军校,我就安心待在您身边工作好了。”将军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警卫工作不是你一生的职业,考军校学习深造,既是部队建设的需要,又是事关改变你人生的大事,你要下定决心。”我把将军的关怀作为学习的动力,加倍努力学习,当年8月以优良的成绩考取了南京步兵学校。经过3年的艰苦学习,我最终以“上等学员”称号顺利毕业。到福建部队报到前,我向将军告别,他紧握我的手说:“你走上工作岗位后,要把在学校学的知识与部队的实际紧密结合,实践得来的知识,才是你真正的知识。”
1962年12月的一天,时任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的庄田将军到福州,我陪同他两天两夜,分别多年有说不完的话。当老首长问起我的婚姻状况时,我告诉他,女友在部队卫校学习,两人确立了关系还没有结婚。将军认真地说:“婚姻是终身大事,一定要慎重处理好,我今天下午有时间,你与我到学校去看看你的女友。”将军与我女友相见,并与其交谈,回到住处后微笑着对我说:“我看这个小同志很不错,你要多与她心灵沟通,加深感情,为婚后建设幸福家庭奠定基础。”1966年3月8日,我与女友结为伴侣,如今已儿孙满堂。

       1984年6月,我到原广州军区温泉疗养院探望将军,再见面时已时隔20多年。我俩夜谈直到天边泛白都意犹未尽。谈话中,我感叹自己已经49岁,在副团职岗位奋战15年,能在部队的工作时间不长了。将军语重心长地鼓励说:“你是个共产党员,要不为名不为利,为部队建设站好最后一班岗,发挥好传帮带作用。”   
1985年5月,我被调至武警福州指挥学校训练处工作,学校驻在部队几十年前建的简易营房里,教学工作基本上是白手起家,既无教学设施,又无教学大纲,教员又来自四面八方。我无怨无悔地工作,直到1988年1月初,让自己的军旅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庄田将军对身边的其他工作人员也很关心。1953年9月,将军得知秘书之妻生育孩子后身体不佳,需住院治疗,他便把自己的宿舍腾出让给秘书一家住;在生活上也尽可能地关照他们。

       在将军身边工作达7年之久的炊事员,1948年参军前就在家结婚生子,之后一直没有回过家。1956年10月,年近四十的炊事员将退伍回家照顾妻儿。临行时,炊事员紧握将军的手热泪盈眶地说:“我回乡后一定要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做好党交给的工作,以实际行动来感谢首长的关怀!”  (周自清/口述  张文良/整理)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上一篇:第一次穿上警服下一篇:哑巴丫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