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9年04月18日 星期四
搜索
 
福建老年网 首 页 新闻资讯 银龄新闻 查看内容

守候在深山空村中的留守老人

2019-4-15 16:48| 发布者: peishanshan| 查看: 36| 评论: 0|来自: 中国老年报

摘要: 留守族,是一个令人痛心的群体,但也是一个当前较常见也难以避免的话题。
       留守族,是一个令人痛心的群体,但也是一个当前较常见也难以避免的话题。在几年前,对于留守族的一般称为一二三八六零族,一二指代留守儿童,三八指代留守妇女,六零指代留守老人。但是如今,留守妇女越来越少,夫妻俩同时外出也大多带走了孩子,于是留守老人成了最大的留守群体。

       我的老家在陕西勉县南部巴山中,汉江上游较大的支流漾家河穿村而过,和众多山区农村一样,也是面临着空村现状,我的父亲是一位年近八旬的留守老人。今年春节,我们子女都回到了山里老家,和父亲一起过大年。

       倾诉人:肃竹时空

空村是不能不走的悲哀

       年轻人都离开的山村,是没有什么生机的。留下的老人种不了太多土地,大都是在房前屋后种一点地,剩下的大面积的土地都荒芜了,或者说是退耕还林了,当然也有一些被没有外出的年轻人低价承包或者捡着种了。

       我们村人均半亩水田、一亩多旱地。如果放到30年前,单凭粮食收成,是完全可以让一家人过上吃饱穿暖的日子的。但是如今,要是还想靠这点土地上生活,那是极不现实的。

       农资成本的快速上涨,而农产品的价格却比较低迷,种地在这个山村逐渐变成了亏本买卖,不仅是收入抵不上支出,更重要的是还要赔上劳动力。所以,大多数人选择了外出务工或者做生意,留下的较肥沃的土地自然而然的“流转”到一些“大户”手中。这里要说的“流转”是指外出一族不得不放弃的土地由不出门的捡着种。当然“大户”也不是真的大,而是相比较原本的人均半亩田、一亩地要多很多。

       春节在老家山里转了转,无人在家的房屋随处可见。人们都知道,没有人住的房屋坏得很快。在巴山之中,人们大多数居住的都是土坯墙的瓦房,这种土木结构的房屋打理得好可住上百年,如果没人打理,毁得很快。所以,很多土房都在坍塌着。另外还有一些在2008年地震之后修建的房屋,有很多是水泥砖架构的,短短的10年,也面临着废弃的命运。

空村潜伏着太多的危机

       我家所在的村子,还算是相对浅山区,在巴山腹地、秦岭腹地,留守老人现象更严重。我了解到,秦岭山里有一个山村,原本有40多户人家,如今只剩三个老人,出村的路已经全部长成了林,如果想要到村里去,从最近的通车的地方,正常情况下年轻人需要走三四个小时。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通讯、电力、道路如果存在问题,就等于把生命交给了大自然,等待的是自生自灭。人到了老年,医疗是极其重要的。很多老人得了病,由于交通原因,不愿意走远路去治疗,大都选择用土办法或者硬扛,有的人一次买很多药备用,而吃的时候药都已经过期了,更有一些人把小病拖成了大病。有一些突发性疾病或者具有高危性的老年病一旦发作,就很有可能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我家所在的山区,是心血管疾病多发区,很多老年人的去世都与此病有关,其中由于抢救不及时死亡的占很大比重。

       我父亲独自一个人在家,不喜欢做饭,每做一次饭都是吃几天,有时候饿了不想做饭就喝凉水或者吃生红薯。

       还有一种不容忽视的现象,留守老人已成了假冒伪劣产品、药品行骗者的主要目标群体。

       春节前夕,我们一家前往相邻县区的元坝镇看望我的外婆,外婆年纪大了,虽然身体还好,洗衣做饭都可以,但也是一个人在山里住着,相比较而言,虽然那里山更加险恶,但是交通、通讯等情况要好得多,人口也相对集中。

       村子空了,发展就无从谈起,也许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里逐渐荒下去,也许真有那么一天,这里的村庄会被自然吞噬,成为空山。

留守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对于山区留守一族,大多数人是不能理解的。也有很多人会疑问,为什么不搬出去。

       我母亲去世后,父亲被我接到了西安,住在小区高层里面。有时我会陪他出去逛逛公园等,但是他自己却很少下楼,在家几个房子转转,看电视、看书、写写毛笔字。这样的环境下呆了4个月,他受不了了,又到了浙江哥哥那儿呆了4个月。最后还是强烈要求回到山里。在城里的时候,他总是感觉各种不舒服,也吃过很多药,但是没有任何效果。回到山里,他的气色很快好了,没事到田间地头转转,在房前屋后的地里种上一些蔬菜、粮食,养上一些鸡鸭猫狗,身体也好多了。前年冬天我们回家,砍一棵树的时候,我和哥哥都砍得力不从心了,父亲接过斧头几下就搞定了。

       我遇到的有很多农民都是这样的,在农村生活惯了,一辈子养成了的生活习惯,到了老年很难再去适应别的生活环境了。因而,回到老家,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近些年,移民搬迁工程让很多山里人逐渐搬到城里或者人口集中的乡镇,但是老年人很少跟着一起住。“搬得出、留得住、能致富”这样的愿景在老年人这里卡住了。拿什么来留住老年人呢?这是一个社会问题。

       但是,年轻人一旦走出去,就很难再回到山里了。年轻人需要生活,要工作,要赚钱养家。生活的压力让他们无法在山里、在父母面前多停留。很多时候都是在春节或者其他长假回家,有的几年才能回家一次。前几年,将子女“常回家看看”列入法规,但事实上,很多问题无法在现实中解决。

空村是永远回不去的家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孔子的《论语·里仁》如是说。他强调父母活着,子女尽量不要去很远的地方,如果要去,一定要有“方”。重要的是一个“方”字,对于这个字的理解有很多种,因人而异,或者方向,或者地方,或者思路,或者方式,或者是理由等等。但如今,一旦离开了,任何一个“方”都成了永远回不去的理由了。

       在山区,随处可见在荒草中隐藏的房屋,有不少是新修的,但也是荒了。也许离开的时候,都想着某个时候会回来,在这山里过田园牧歌般的生活,但走出去之后,却发现回不去了。外面的生活环境和山村已经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外面无论多么艰苦,也比在山村挣的钱多,而且也不用一年四季从早到晚在田地里劳累了。让孩子在城里接受更好的教育,以后不要再遭受我们受过的苦,这也许是父母最大的期望,也成了他们不回家的理由。城乡的差距就简单的把故乡变成了异乡,回家成了一种远行,一种省亲。

       把钱寄回家,或者打在父母卡上,偶然打打电话,孝道变得生冷但又无奈的悲怆。

       “父母在哪,家就在哪。”这句话经常被人说起,当然有时还有后一句:“年就在哪。”但是一旦离开了,就是游子,家成了一个过年的地方。山区的空村,是一个被抛弃的家园,而离开的人,也是被家所抛弃的游子。在这种相互抛弃的悲哀中,留守老人守候的,是一种大山孤独的等候。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