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9年05月21日 星期二
搜索
 

老家的大杂楼

2019-4-26 15:25| 发布者: 游起| 查看: 116|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本文首发于《福建老年报》3159期16版《老友新作》
       在故乡福州市台江区排尾路,我们家住的是一幢二三十户人家同住的大杂楼。大杂楼始建于1953年,木结构,两层楼,外加一排厨房。现在看来,大杂楼破烂不堪,摇摇晃晃,当时却是相当漂亮、令人羡慕的住宅。住在大杂楼里的,多是建筑工人和搬运工人。大概是由于劳动者朴实和宽怀的缘故吧,邻里之间的和睦之情,小伙伴的纯真友谊,至今记忆犹新。

       吃饭时,因为厨房是整排的,所以东家煮什么饭,西家炒什么菜,众人皆知。大伙端着大瓷碗,东家串串,西家走走,谈谈琐事,其乐融融。不知不觉中,邻里关系愈发亲近,一家有事,众人援助,遂成常理。我的父亲晚年患了阿尔茨海默病,一次上街迷了路,多亏邻里鼎力相助,分头找寻,才幸免不测。那是20世纪80年代初的一个深秋之日,父亲从澡堂回家时,迷失了方向,痴痴地朝鼓山方向一路走去。晚上7点了,父亲还未归来,母亲和在家的弟妹们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邻里得知情况,聚在一起一番商议,立即决定分头寻找。一时间,大杂楼的男女老幼都出动了,折腾了大半夜,终于把老人从20多公里外找了回来。母亲千恩万谢,邻里均言“应该做的”。

       大杂楼里,这家外出请邻里看家守户,那家活多,回家晚了需要邻里帮忙买点蔬菜或者提前打开煤炉等,只要打声招呼就行。甚至幼童无人照料,总是这家看几天,那家带几日,在大杂楼的走廊上滚滚爬爬,就长大了。我家的小弟就是这样,长大后,他开玩笑地问母亲:“您就那么放心?”母亲道:“也是没法子,但有乡邻照看,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时,无忧无虑的小伙伴间相处可好了。夏天或秋日,大家可以半天泡在闽江中嬉游,一口气游个来回。一日,游至半程,一个男孩突然脚抽筋了,4个同伴立即上前,两人托起他的左右臂,两人护卫两侧,硬是架着他游完全程。或者,同伴们一块到鳌峰大桥下摸蚬子。桥下的河床上蚬子可多了,猛吸一口气,急急地扎向河底,双手一捧,即能摸到一大把。河面上,小伙伴的脑袋和小手此起彼伏,伴着“我又摸到啦”的喊叫声,别是一番景观。摸来的蚬子,一概平分,回家时个个少则二三斤,多则五六斤,既能贴补家用,又能嬉戏玩乐,故而乐此不疲。

       多年来,每忆及老家邻里的平实和朴素,心中就感觉暖暖的。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