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09月21日 星期五
搜索
 

赵家和:蜡炬成灰光愈灿

2016-9-13 16:09| 发布者: 游起| 查看: 256| 评论: 0|来自: 人民日报

摘要: 赵家和:蜡炬成灰光愈灿——追记捐资1500万助学的清华大学教授赵家和也许本报道会搅扰九泉之下的这位老人,因为他始终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姓名,不愿接受被帮助孩子的感恩;也许报道能给老人一些安慰,因为他倾尽全 ...

赵家和蜡炬成灰光愈灿

——追记捐资1500万助学的清华大学教授赵家和

也许本报道会搅扰九泉之下的这位老人,因为他始终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姓名,不愿接受被帮助孩子的感恩;也许报道能给老人一些安慰,因为他倾尽全部积蓄1500万元设立的助学基金,已经滚雪球般成长,惠及越来越多的困难学子。有人用“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比喻教师,而对他来说,“蜡炬成灰光愈灿”似乎更为贴切,因为他捐了积蓄捐遗体,本想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但他离世愈久,发出的光反而愈加炫目,以至于在去世4年后,成了热点新闻人物。

他叫赵家和,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退休教授、著名金融学家和金融学教育家。他还有一个身份——共产党员,从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信仰的力量、仁爱的光辉、人性的光芒。

“千万不要让学生知道我的信息,不要让他们有思想负担!”

让我们把时光退回到2012年2月的一天,甘肃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在兰州正式成立,决定首期选取十余所高中的寒门学子,每年资助学生总数超过1000人,一个孩子一年2000元,资助总额超过200万元。

基金会成立这天,理事长陈章武如释重负,终于完成了出资人的委托。那还是2011年,原为清华大学管理学院党委书记的陈章武即将退休。一天早晨,赵老师拖着病体找到他,攥着陈章武的手,希望他能够接下这个爱心接力棒,用自己的几乎全部积蓄筹建助学基金会……

基金会第一届理事会正在进行中,大家正说着赵老师。“叮铃铃……”陈章武的手机响了,是病床上的赵老师从北京打来的。放下电话,陈章武的眼睛湿润了,他告诉大家:“赵老师在电话里做了两点交代,第一点,在新闻稿中不出现他的名字;第二点,从兰州回来,不给他带任何礼物。”

正如赵家和(见上图,资料照片)所料,拟定的新闻稿中真有他的名字。这一下,陈章武为难了,和大家斟酌了半天,把基金会的出资人改成了“一位身患癌症躺在病床上的清华大学退休老教授”,在《甘肃日报》等媒体发布。

没成想,回到北京,陈章武还是挨了一顿“批”,“你干嘛还写躺在病床上的教授?一写病床,大家容易猜到我。”

不透露自己的姓名,不干涉受资助学生的生活,是赵家和最初给自己定下的原则。他一再嘱咐身边人,“千万不要让学生知道我的信息,不要让他们有思想负担,觉得这是别人对他的帮助。你要跟他们讲清楚,这只是对他们努力学习的激励。”至于家人,赵家和强调,今后不在基金会担任任何名誉或实质性的职务。

“这笔助学金帮了我的大忙!”在西藏拉萨市,“兴华基金”的受助者、甘肃女孩张亚丽趴在宿舍的床上,给陈章武爷爷写信,因为她不知道资助者是谁。“我参加了这次西藏的专招,将去拉萨的乡镇基层工作……”她的脸上露出微笑。

在甘肃省大山深处,孙浩改变了自己的梦想。“我原来渴望走出大山,再也不回来。但这个想法在受到您的资助后改变了。”孙浩心中的话向不知姓名的“清华退休教授”诉说着:“仅仅我一个走出大山有什么用?乡里还有那么多孩子。我要留在大山里,建设家乡。”

“赵老师教会了我们做人不图名、不图利,很遗憾没有见过他。”来自甘肃省平凉市灵台县星火乡的郭鹏如是说,如今的他已经是清华大学的大二学生了,他也是在考入清华后才知道资助人是赵家和。“我会铭记赵老师这种无私的爱,将来有能力了也像赵老师一样,去帮助有需要的人。”

如今,基金会成立4年了,累计有2204名寒门学子受助,1243人完成高中学业,其中80%以上考入大学。

“这位好心人是谁?”在赵老师去世前,很多人在不停地追问,可怎么打听,得到的答案都是“一位清华退休教授”。

“要花,就花在‘最要劲’的地方”

赵家和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带着由衷的敬意和些许的好奇,教师节前一天,记者登门拜访了赵老师的夫人吴嘉真,她满头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