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09月25日 星期一
搜索
 

《我的父亲母亲》

2016-9-19 15:53| 发布者: 游起| 查看: 710| 评论: 0|原作者: 葛藤|来自: 福建老年网

摘要: 这是我2011年为纪念父亲母亲而制作、印刷的大型画册《父亲母亲与我们》而写的序言。特节选部分内容奉献给关注我的朋友们。 《我的父亲母亲》   2009年1月17日和2010年11月3日,父亲和母亲分别走完他们的人生道路 ...
       这是我2011年为纪念父亲母亲而制作、印刷的大型画册《父亲母亲与我们》而写的序言。特节选部分内容奉献给关注我的朋友们。
 
《我的父亲母亲》
  
      2009年1月17日和2010年11月3日,父亲和母亲分别走完他们的人生道路,离我们而去。父亲葛洪吉,生于1924年2月6日,享年86岁。母亲齐慧荣,生于1923年7月4日,享年88岁。父亲和母亲于1938年农历八月二十四日结婚,走过了70周年的日子。
 
DSCF3422.jpg
 
     2008年,我们原计划在父母亲结婚70周年的时候搞个纪念活动。但是,父亲却于2008年7月6日因病住院卧床不起。2008年春节前,父亲出席武夷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召开的老干部茶话会后,因受凉和憋尿,突发疾病,回家后晕倒在卫生间,这是父亲在08年的第一次住院。春节后,父亲因肋间时常痛疼,第二次住院检查治疗。7月5日又因肋间痛疼不止,双腿站立行走无力,第三次住院。经住院检查,确诊为腰椎长一肿瘤压迫神经,使肋间痛疼不止,第三天便肚脐以下失去知觉造成瘫痪。在此之前,我们一直以为他是肋间神经痛,看了医生,服药和粘贴药膏都没有效果,实际上是肿瘤压迫腰椎神经反射造成的疼痛。父亲第三次住院后,曾多次病情恶化,经数次抢救,最严重的是11月29日发生呼吸暂停,经医生及时抢救,插上呼吸机后,父亲又顽强地与病魔搏斗到2009年1月17日15时37分与世长辞。
 
      父亲的人生道路是完整的、幸运的。父亲住院期间,他多次与我回顾他的人生道路。他说在战乱的1939年,他有幸选择了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党给他指明了人生道路,跟着共产党南征北战,赶走了日本鬼子,打败了国民党反动派,才有了他今天的人生。虽说建国后他经历了数次政治运动的考验,但是这些运动都证明了他的清白,证明了他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
 
复件 2005_0806图像0076.JPG
 
     “文化大革命期间,父亲虽然遭遇林彪、四人帮残酷的政治迫害,但是粉碎林彪反党集团后,父亲又重新走上了革命的工作岗位。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党和政府为他平反、恢复了名誉和政治待遇。特别是党的三中全会之后的三十年来,父亲工作顺利,和全国人民一样过上了安定、繁荣富裕的幸福生活,享受县处级待遇离休安享晚年。父亲病重期间仍念念不忘党组织,嘱咐我们及时为他交纳党费。父亲关心政治,关心国家大事,关心国家的建设和发展。当祖国遭遇重大自然灾害时,他不顾重病在身,献上了一位老共产党员的爱心。令父亲感到满意的是,在祖国遭受重大灾害时,他看到了党和国家战胜灾害的能力和信心。令父亲满足的是,他在有生之年看到我国成功地举办了奥运会,看到神七号飞船成功上天,安全返回。父亲是幸福的,在他以顽强的毅力与疾病搏斗的一年中,儿孙们日夜守护,床前尽孝,尽心服侍。父亲多次说过要感谢儿孙们对他的精心照顾。
 
      母亲的人生道路也是完整的。
 
      母亲和父亲结婚后,父亲便与爷爷离开家庭参加八路军医院工作。17岁的母亲在家照料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家6口人。当时我们家里还有奶奶、大姑(系当时父亲出生后雇来照料父亲的,后被认亲)、二姑、二叔。当时爷爷行医,为乡民治病,救死扶伤,不管求医者有钱没钱,治病为先。待人谦虚谨慎和和气气,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爷爷多年四下行医积攒下了一些资产,购置了一些田地,在村里算是个“大户人家”。靠勤俭持家而发家的奶奶除了在农忙时请一些长工短工,平时家里坚持不请短工,把母亲当佣人使唤。侥幸的是,母亲14岁时在姥爷和爷爷的支持下放了小脚,能够正常行走,从此她便以柔弱的肩膀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她起早摸黑、无怨无悔、任劳任怨、忙忙碌碌地为这个家庭操劳。母亲在家里除了操劳家务和照料一家老小之外,还要时时刻刻准备着“跑反”。当时,兵荒马乱,一会儿日本鬼子来了;一会儿中央军来了;一会儿八路军的部队来了;一会儿“马子”(土匪)来了。只要听到一点风声,母亲就要挟家带口急急忙忙钻进青沙帐里躲藏。少则一天,多则数日,等躲过了风声,才敢回家。母亲以她柔弱的身驱担当着家庭重任的同时,支持父亲在部队安心工作,还和沂蒙山区人民一道充当着抗日武装的坚强后盾,为抗日部队做军鞋、摊煎饼、送公粮,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建国后,母亲又与父亲风雨同舟经历了历次政治运动的磨难,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中,母亲坚定地与父亲站在风口浪尖上经受人生的考验,帮助和开导父亲战胜了一次又一次“莫须有”的罪名和非人折磨,顽强地迎来了粉碎“四人帮”的胜利和改革开放的好年华。
 
      父亲离去一年后的2010年春节期间,母亲发现有尿血的现象,春节后到医院检查后诊断为晚期膀胱癌,并扩散到右肾及输尿管,造成右肾及输尿管堵塞。医生详细地向我们分析了母亲的病情,认为母亲年事已高,只能维持现状,已不需再继续治疗,建议回家养病。母亲也意识到这个病很难治好,而且她也受不了在医院里整日挂瓶输液和隔三差五的抽血、化验、检查,住了半个月后便回家休养。4-5月份期间她还坚持生活自理,我们兄弟们按月轮流每晚在家陪伴母亲。6月份后,母亲病情加重,但她拒绝再次住院,也拒绝医务人员到家里为她治疗,她不愿再受挂瓶输液和隔三差五的抽血、检查的折磨,更不愿辞世在医院里,要求我们在家为她送终。6月末和7月末,母亲曾两次十多天不进食,恢复进食后,母亲顽强地与癌细胞做斗争,坚持到2010年11月3日上午9点零3分撒手人寰。
 
      父亲母亲病重期间,省林业厅和保护区管理局的领导以及亲朋好友十分关心他的医治情况,多次到家中、医院看望和慰问,给予极大的关怀,使我们感到组织的温暖和亲情。住院期间,医院的医生护士对他们进行了精心的治疗和护理,一次次把他们从死神手中抢救过来,使父亲母亲完成了他们人生中一个又一个的愿望。这一切,我们将铭记在心。
 
      父亲母亲养育了我们,七十多年来,父母亲从山东到福建,他们勤俭执家,任劳任怨,含辛茹苦养育了我们兄妹五人,把我们家族发展成二十八个人口的大家庭,在山青水秀的武夷山下扎下根基。数十年来,他们对我们尽心尽责,以他们严父慈母般的爱心,对我们百般呵护,精心养育我们,教育我们要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使我们健康成长,成家立业,事业有成。我们将终身牢记父亲的教诲,努力工作,不辜负父亲的期望,完成他们未完成的事业。
 
______JPG66副本.jpg
 
      父亲和母亲的一生是艰辛的一生,他们经历了中国近代史上决定中国命运的重大历史时期,特别是他们结合的70年,经历和参与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建设和“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动乱。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他们的晚年享受了粉碎“四人帮”和改革开放30多年的幸福美满生活。享受了我们家族四世同堂,子孙满堂,家庭和睦的天伦之乐。父母亲结合的历史是我们家族的发展历史,也是中国近代社会的一段发展史,特作此册纪念我们的父亲母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