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09月23日 星期六
搜索
 

知青忆:下乡插队时太穷 老机械手表当定情物

2016-10-20 16:48|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581| 评论: 0

摘要: 1975年中秋节前几天,我结婚了。我1968年下乡插队,1971年回城后在县文工团上班,月薪是34.5元,是个“月光族”,既没有存款,又没有住房、家具,连辆自行车都没有。我给妻子的定情物,是花30块钱从朋友那里买的一块 ...

 1975年中秋节前几天,我结婚了。我1968年下乡插队,1971年回城后在县文工团上班,月薪是34.5元,是个“月光族”,既没有存款,又没有住房、家具,连辆自行车都没有。我给妻子的定情物,是花30块钱从朋友那里买的一块苏联产的老机械手表。我用几角钱买了一块纯棉线的小手绢把表包上,不好意思地送给了她。

 听说我要结婚,同事们多有“表示”。每人2元钱,凑在一起给我买了暖壶、脸盆、枕巾等生活必需品。几位文友“奢侈”一点儿,每人5元钱,凑起来给我买了闹钟、线毯等。几位远在乡下的知己朋友,特意给我捎来了一袋大米、一袋白面,让我好好招待客人。要知道,50斤一袋的米、面,是一个人差不多两个月的口粮啊。这情义是多么的重!

 我们领了结婚证后,文工团团长在会议室给我们主持婚礼,其实就是一个座谈会。我买了几元钱的糖和水果摆在那儿,我俩的亲人没有一个人到场。“仪式”很快就进行完了,我骑着妻子的“永久牌”自行车,载着她“双双把家还”。脚刚站稳,文工团的同事们便前来闹洞房了。那时的闹洞房很文明,主要是说笑取乐。我印象最深的是“捅窗户”。窗户是用薄白纸糊的,闹洞房的人要从外边把窗户纸捅破。说是圆形的窟窿眼儿多,新娘子头胎生女儿;菱形的窟窿眼儿多,新娘子头胎生儿子。有个同事认真地看了看、数了数捅出来的窟窿眼儿,高声笑道:“菱形的窟窿眼儿多,孟仁明年要抱儿子!”嗨,我第二年还真抱上了儿子。

 有意思的是,到半夜了,闹洞房的走了,我和妻子用一条线毯挂在窗户上,以遮挡满是窟窿眼儿的纸窗户进风,这才顾得上上炕睡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