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09月20日 星期四
搜索
 

知青难忘插队第一年回家的那个早晨

2016-10-28 11:32|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286| 评论: 0|来自: 南京知青网

摘要: 插队回家的那个早晨插队第一年冬天回北京途经太原市,走在大街上我的脚底下一个儿劲的拌蒜,居然迈不开步。想想也难怪,这一年来我们在陕北的山沟里除了毛驴车和牛车之外没有见过任何车辆,所以看着风驰电掣般来往的 ...

 插队回家的那个早晨插队第一年冬天回北京途经太原市,走在大街上我的脚底下一个儿劲的拌蒜,居然迈不开步。想想也难怪,这一年来我们在陕北的山沟里除了毛驴车和牛车之外没有见过任何车辆,所以看着风驰电掣般来往的汽车,心里实在害怕。

 第二天清晨火车到了北京永定门车站,天刚蒙蒙亮,走出检票口来到大街上,看着附近胡同各家各户烟筒飘飘洒洒的黄烟,扑面而来一阵阵呛鼻子的煤烟味,感到真是十分亲切,同时也联想到村子里那淡淡的炊烟。

 坐上112路无轨电车扒住窗口紧巴巴地看着外边,一群群的老头老太太裹得严严实实围成一圈,双手平平地举起来,然后用力甩下去,一遍遍不知疲倦地甩。

 后来才知道这是当年风行北京的甩手疗法,同时风行的还有鸡血疗法,据说由于我们都去插队了城内空虚,于是有人琢磨出了这些伎俩,弄得北京的老头老太太们都很亢奋,城市又恢复了活力。

 “北京人这么早就打过了”莫缭乱一句陕北话引得我们笑作一团。

 “打过”的意思在北京话里就是开始,莫缭乱冒出这句话,肯定是想到了早晨和老乡一起到了地头,一袋旱烟抽完,把铜烟袋锅往老布鞋底用力地磕几下,领头的说“打过咧!”,然后大家开始懒洋洋地干活

 渐渐车厢里塞满了,车厢就像陕北装粮食的驴毛口袋一样,装满了,抱起来往地上墩几下,到了下一站总能再挤上来几位。车厢终于饱和了,下面一个年轻人还是双手抓住车门,半个身子吊在车外,售票员一边扭动关门的按钮,一边去掰年轻人紧握车门的手,车门咔沓急速地关上,脑袋被两扇车门夹住。售票员嘿嘿一笑,从车门缝抽出被夹扁了的帽子,顺手从窗户扔给站在车下那个捶胸顿足叫骂的年轻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