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
搜索
 

女知青忆兵团生活:种地两个月没有洗过澡

2016-10-28 11:34|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597| 评论: 0|来自: 枫网

摘要: 我在兵团生活了五年,总体来说还是逐步有所改变的。在兵团时我们这些女知青曾有过种地两个月没洗澡的记录。 开始在“留棍”真是艰苦,一是没有水由于当地农民吃水就很困难,一下子增加七、八十人吃水就加个“更”字 ...

 我在兵团生活了五年,总体来说还是逐步有所改变的。在兵团时我们这些女知青曾有过种地两个月没洗澡的记录。

 开始在“留棍”真是艰苦,一是没有水由于当地农民吃水就很困难,一下子增加七、八十人吃水就加个“更”字了,我们每天就半小盆水,从上到下最后还得洗袜子,种地两个月没有洗过一次澡。吃的以窝头、白薯、野菜、咸菜、土豆、萝卜为主根本没有油,从家里带来的“副食”吃的也差不多了,发了仅有的五元津贴费都没有地方去花,吃“刺刺”菜(野菜的一种)时为了减轻涩感大家就放些辣椒面和醋。到了采石场干的是重体力活,出现了吃不饱的现象,每天吃两顿饭,每人每天六个馒头,为了防止收工回来肚子饿,大家留一个馒头烤在炉子上回来吃,不饱时就多喝汤。我在炊事班时有一个男生从呼市来的,2米的大个子他经常吃不饱饭,为了让他吃饱把他调到了炊事班烧火,一次他生病了,吃病号饭吃了两小盆热汤面,平时他每顿吃八个馒头五碗汤,不管怎么说他是在炊事班还好点儿。

 这年冬天经过和市里联系,为了解决缺油的问题我们连运来了200只冻羊(二连已达200人)和两车圆白菜过冬(内蒙的冬天长),我每天除去喂猪就是切冻圆白菜,手冻得切菜就像剁猪食一样根本谈不上什么“刀工”,每天切几十个圆白菜,再放一些羊骨头,乱煮一气,那个味道实在难闻就别提吃了,这样全连共同克服困难,度过了一冬。经过两年的努力我们连的生活有了明显的改善炊事班采取了粗粮细做,由连里的能人焊接了自作蛋糕炉盘,用玉米面做“蛋糕”,很受大家的欢迎。提到“能人”我加一个小插曲,我们连过年时为了让大家不想家要把我养的猪杀了,谁杀呢?一个干部子弟到老乡那学习学习自己就当起了“屠夫”。早上起来我看见一个白呼呼的东西,原来是猪,黑黑的毛不见了,雪白雪白的,这时我才知道杀猪后需要从蹄子处割一个小口吹气就鼓鼓的了。杀猪的全过程是很累的。后来听说我们连的几个“能人”都上了大学,有的搞科研、有的搞机械,个个都成了业务骨干。

 再说说我们所处的环境,我们连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二百多人的生活起居什么问题都有可能出现。卫生条件不是太好,特别是冬天。连里的厕所每一个坑后面是个大斜坡粪便从前到后,自动流在后槽里,满了的时候农民再拉走。可到了冬天太冷了就冻上了。二百人的废物怎样解决?只好自己用镐头去刨,各排、班轮流值班去干,我们这些大城市来的青年谁干过这活,镐的时候溅起来的碎渣(实际是粪便)打在脸上遇热就化了,碰到身上、头发上到处都是,男生不怕女生也不怕,有一次轮到我们班在厕所戳冰,我亲身感受到了这项活计的全面“考验”,真是不易啊!震的虎口直麻!足足干了两个多小时。

 连里的生活有苦也有乐!团里要搞文艺汇演,一次我们到团里看《智取威虎山》就是兵团战士演的,那扬子荣从扮相到唱功都不雅于样板戏的杨子荣。我们连决定排练《沙家浜》智斗一场戏,我们班长有一副好嗓子,演沙奶奶;我们班“小兔子”演阿庆嫂,一个男生瘦瘦的演刁德一,通讯员演胡传奎——一个多月后《沙家浜》排好了,如期参加了汇演,据说很成功,有人说:二连真有人才!我们自己连看了无数遍,越看越爱看!

 短短的兵团生活就要结束了,历时五年我先后干过种地、采石、开碎石机、喂猪、做饭、炉前工、开过车床(精加工),我们高中同学还干过烧锅炉,有时我开玩笑说:除去烧锅炉我没干过,我都干过了——哈哈!

 一九七二年到七三年社会上刮起了工农兵上大学风,我们连一致推荐我去,后来被人顶了,许多人为我打抱不平,七四年初北京及缺老师到各大兵团招老高中生当教师,我再次被推荐回北京当了一名中学老师。为了“给学生半桶水,你就要有一桶水”的理念,我积极补习高中课程,后又上了北京电视大学,在教育战线一干就是三十年直到零四年退休,退休后我不干寂寞来到社区,搞手工编织、编织美好生活,当志愿者巡逻在社区,到公园享受大自然的美景!兵团生活已经过去四十年了——我的回忆是一种酸甜苦味的吸吮,也是一种享受,更是一种快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