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搜索
 

知青下乡插队对骑牲口着迷 看见大肥猪也想骑

2016-10-28 11:35|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530| 评论: 0|来自: 中老年时报

摘要: 初到乡下时,对骑牲口着了迷,逮什么骑什么,不拘一类。 从小爱吹笛子,每看到牧童盘坐于牛背横笛吐韵的放牧图,总是痴痴呆望,好不羡慕。因此在乡下看到挺着滚溜溜圆肚的大黄牛时,不禁浮想联翩。 机会来了,生产队 ...

 初到乡下时,对骑牲口着了迷,逮什么骑什么,不拘一类。

 从小爱吹笛子,每看到牧童盘坐于牛背横笛吐韵的放牧图,总是痴痴呆望,好不羡慕。因此在乡下看到挺着滚溜溜圆肚的大黄牛时,不禁浮想联翩。

 机会来了,生产队派我进山拉柴,我自然乐得屁颠儿,从箱子里取出横笛,牵出大黄牛,套好车,蹿上牛车,进山了。

 卸了车,我把横笛往腰里一别就往牛背上蹿,不想一爬一出溜,一爬一出溜,越着急越上不去。急中生智,我找个矮坡,将牛牵至坡下拴好,然后迅疾上坡,对准牛背,凌空跃下……

 一下子从滑溜溜的牛背上滚下地,又顺坡骨碌下去挺远。待我晕头晕脑站起来时,衣服也破了,胳膊和腿都疼,脸上黏糊糊直渗红水。

 那老牛忽闪着大眼睛,哞哞轻吟,沉静而蔑视地瞅着我。

 骑牛不成,改打骑驴的主意。

 磨房里拉磨的驴戴着捂眼罩在一圈圈转,我起初也觉得欺负这任劳任怨的家伙确实有点残忍和不光彩,便给自己定了只骑两圈的指标。

 踩着磨盘边跨上驴背,驴立刻停了下来,在屁股上打一笤帚疙瘩,驴才不情愿地慢悠悠走起来。

 没走半圈,邻居大娘端着簸箕推开磨房门,先是一愣,接着嚷道:“你这孩子,咋就不知道心疼牲口?”

 终于在街上抓住一头小叫驴,把缰绳拴在树上,爬上驴身,再搂着驴脖子解开缰绳,那毛驴就撒欢儿跑起来。

 耳边风声作响,房舍和树木往后闪,我有些惶恐,闭着眼,死死抓住缰绳,一颠儿一颠儿地直硌屁股。

 “咚”的一声,脑门儿倍儿疼,从驴背上重重摔下。原来,毛驴返回驴棚,我下不来,脑门儿和驴棚的门梁狠狠接了个吻。

 骑上了瘾之后,眼光中就有了异样的感觉:只要看见大一点的畜牲,总寻思着能否一骑。

 哼哼的大肥猪在街上悠闲地晃悠,看那身段,驮上一个人准不成问题,问题是猪身上太脏了。

 我端来一盆水,泼向大肥猪,先给它净净身。

 猪受水激,吱吱尖叫着跑了。我在后边撵,怎么也逮不着。

 猪叫声引出了主人,莫名其妙地瞅着我。

 我灵机一动,说猪太脏了,想给它洗洗。不料主人笑过之后,还一个劲地道谢。我尴尬地笑着,始终不敢把想骑猪的念头说出来。

 猪直直地盯着我,心里准是在说:“我是你能骑的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