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09月22日 星期六
搜索
 

知青回忆擅自返城 差点被铁路设卡抓走

2016-10-28 11:35|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486| 评论: 0|来自: 快乐老人报

摘要: 1968年夏季,从湖南郴州市临武县(父亲工作地)一所中学初中毕业后,我必须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经过思考后,我选择回老家湖南邵阳插队。 1968年12月26日,我挑着行李担,跟随父亲的朋友、在湖南株洲工作的邝叔叔 ...

 1968年夏季,从湖南郴州市临武县(父亲工作地)一所中学初中毕业后,我必须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经过思考后,我选择回老家湖南邵阳插队。

 1968年12月26日,我挑着行李担,跟随父亲的朋友、在湖南株洲工作的邝叔叔出发了,行李担一头是只挑箱,装着棉被衣物,另一头是只箩筐,装有《毛泽东选集》等书籍。

 我们先从临武坐汽车到郴州市,然后准备在郴州坐火车到湖南株洲,再转车去邵阳。为了节省车费,邝叔叔带着我爬上了一列运煤的货车。货车上面,已有不少年纪与我相仿的人坐在煤堆上。交谈中,我得知他们是知青,下乡不久,因想念父母而擅自返城探亲。

 黄昏时,货车刚进衡阳火车站,就被一群穿铁路制服、戴红袖章的人包围了,他们是铁路系统的“造反派”,接到有关讯息特地在此设卡,抓捕货车上的返城知青。我也被抓了,夹在人群中被押往一栋楼房。

 邝叔叔是中年人,不像知青,自然没事,他转了一圈后出现在我身边,悄悄把我的担子挑了,叫我见机行事逃走。走到一个拐弯处,趁押解的人没注意,我马上脱下棉外衣翻披在身上,转身低头就走。知青们也够义气,个个装着没看见。我成功脱逃,又费了番周折找到邝叔叔。后来,我坐汽车去了邵阳,而那些知青如何发落,就不得而知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