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搜索
 

左允甘:用爱浸润“草根”

2016-7-12 13:38| 发布者: LinTing| 查看: 1816| 评论: 0

摘要: 左允甘的善举近乎平常小事。见人拉板车,他上前推一把;见旅客提着大包小包进火车站,他上前帮助提一个包,还动员老伴也分担一个包;见哪个村庄还没通水,他帮助村民跑部门……但是,点点滴滴串起来,再加上老同志的 ...
    “老杨最近咋样了?”
    2月初的一天,左允甘刚走出家门,突然想起老杨。左允甘是省纪委原副书记,现年74岁,而老杨是一名环卫工人,40多岁,因为显得比较苍老,所以左允甘喊他“老杨”。
    “诶——老杨、老杨!”一念间,老杨拿着扫把从路的那头走过来,左允甘见了连忙一边招手,一边拐进一家便利店。但等他买了两包饼干出来,却又不见老杨的踪影了……原来,老杨是有意躲着左允甘。那么,左允甘和环卫工人有什么关系?老杨为什么要躲着他呢?连日来,记者对此进行追踪采访。
“草根”眼里的老同志
    “我总不能老拿老同志的东西吧!”老杨说,从去年初两人相识,每次见面,这位老同志都要给他买东西、送东西,有时是一袋水果,有时是几斤鸡蛋。
    老杨目前负责福州古田路一段和建华支路一段的环境卫生打扫工作。他回忆和这位老同志相识的经过——“他轻轻往我后肩膀拍了一下,喊我‘同志’。我转身一看,见是一位老同志,他微笑着,好像跟我是老相识,这反而让我觉得自己不够礼貌,怎么把人家给忘记了。”
    聊了一会儿,老杨才意识到,与眼前这位老者还真是第一次见面。老杨老家在安徽,在福州从事环卫工作10多年了。左允甘了解到这个情况后,走进一家便利店买了一袋水果塞给老杨,然后独自离去。
    “老人家给东西,我们也不能要。”老杨说,“但是,他总是走到我面前,把东西一放就走了。”所以,老杨现在只有选择回避。那一次买了饼干找不到老杨后,左允甘春节前先是空手找老杨,聊天聊到老杨下班回家,他也跟着去……过年的时候,他把两盒鸡蛋直接送到老杨家。
    老杨至今也不知道眼前这位一直给他送东西的老同志姓啥名啥,从哪个单位退休。而关于“退休”,也只是“看那模样,应该是有退休金的”。老杨感叹,“我在福州10多年了,第一回遇见这样的人,很温暖。”
    感到温暖的不仅有老杨,还有老李、老刘……
    左允甘家住福州古田路。多年前的一个晚上,他散步返回途中,在一个小区前看见一个中年人拉着垃圾车。他上前打招呼,顺便帮助推一把,聊着聊着,相互熟悉了。这名卫生工姓刘,湖南人,负责从31层开始,把每层住户的垃圾收拢起来,一直收到地下室,然后用人力车把垃圾拉到集中点,接着清洗垃圾桶,再把垃圾桶拉回各楼层……从此,老左隔三差五都要和老刘见个面,问个好,带点东西给他。
    感到温暖的,不仅只有古田路的环卫工人。
    有一次路过华林路天桥,左允甘看见一男一女年纪较大了,衣着破旧,男的肩上放一根木棍,两手压在木棍前头,木棍挂着大包东西,女的手提一袋行李。老左上前问道:“你们去哪里?”他们自称是安徽农村的,儿子生病,儿媳改嫁,孙子幼小,生活实在困难,想出来找活干,赚点钱。他们向老左诉苦:“我们年纪大了,文化水平不够,找不到事做,准备回去,现在愁路费不够。”老左问:“那现在你们的孙子谁照顾?老弟妹,还是回去吧,家庭情况向有关部门反映一下,应该可以得到帮助。你儿子生病,孙子幼小,出来打工也不放心。”左允甘把身上仅有的730元钱掏给他们。他们接过钱,点一下,只要200元,但老左还是要他们把钱收下,并带他们到树兜公交车站乘坐69路公交车……
贫困生心目中的“左伯伯”
    每年春节,左允甘收到的拜年短信,大多喊他“左伯伯”。他最在意的,还是年前的一通电话。老左笑着说,他记不得那名学生究竟是哪一年受助的,“他说他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现在准备结婚了,请我参加他们的婚宴。”
    2007年,左允甘把平时作的100多幅字画作品在自己的家乡——宁德市蕉城区举办义卖活动,靠亲属、朋友和企业人士的支持,共收到善款30多万元,并申请成立乐善助学促进会,委托当地教育部门摸底、管理,每年一次赞助贫困生。当年8月,乐善助学促进会赞助山区乡镇贫困生22人上大学,每人3000元。
    为了使助学做到长流水不断线,这些年左允甘多次组织企业界友人前往蕉城区捐款资助贫困生。他也应企业家的要求埋头写字,有一次竟然因伏案写字太久造成视网膜脱落。如今,受助者规模不断扩大,2014年、2015年分别赞助学生60人,其中,2014年又另选20名特别困难的学生连续4年赞助。
    虽然每个学生受助的钱不多,但在贫困学生眼里,受助的感受好比雪中送炭般温暖。
    暨南大学大三学生陈凯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促进会给他资助3000元,家里再借点,他自己勤工俭学一点,就有把握读到毕业。“要是没有这笔钱,我又要多打几份工,能不能坚持下来就难说了。”
    在福建师范大学大三学生陈华看来,这笔钱还是她前进的动力。她说:“读书有时难免遇到情绪低落,但一想到这笔钱——人家非亲非故为什么要资助你?我就恍悟过来了,决心把书读好。”她在校期间年年获得奖学金,2015年还获得励志奖学金。去年暑假回来,她跑到当地红十字会,把电话号码留给工作人员,说:“如果有需要,请联系我……”她也是学校的青年志愿者。
    据了解,受助学生在学校都品学兼优,都得过奖学金。他们感到“左伯伯”是个好人,从他身上学到了比金钱更可贵的东西。
活到老“改造”到老
    那么,受助贫困生从“左伯伯”身上学到了什么?
    贫困学生通过自己申请、学校和村委会盖章、教育部门核实,然后参加一个受助仪式。老左都要亲临仪式现场,讲述自己的过去——
    在家6个兄弟姐妹中,他排行老五。两岁多时,父亲去世,母亲靠种地、帮人缝补衣服等独自支撑全家生活。他从小学会体贴母亲,学会砍柴,还曾徒步15里路到外村捡地里丢弃的小红薯。1951年,政府规定贫困学生可以免费上学,这样他才有上学的机会,靠着每个月5元的助学金读完了小学、初中、高中,1963年参军……
    老左心里充满着成长时受助的感激。“每当在街上看见乞讨的,或者背着大包小包的,我就会想起自己童年的时光,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帮助人家。”左允甘说,有一天晚上散步回家,途中看见一个女同志骑自行车,后座搭载纸皮、塑料泡沫等,码得很高,在转弯处骑得太急连人带车倒下了,他赶上去把人扶起来,然后帮她把绳子从自行车链条那倒出来,再把东西一层一层码上绑好……“路上行人见了,都夸我是热心人。”
    参军的那段经历,也是左允甘抹不掉的记忆。他说,参军时刚好全国掀起学雷锋高潮,那段学习雷锋的经历刻骨铭心。
    2008年,老左退休了。他在日记中写道:
    ……要念念不忘组织和人民的培养。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要坚持做到:牢记周总理的教诲,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继续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做些好事,办一些实事;组织上分配的临时工作要尽力去完成;注意锻炼,注意饮食,生活要有质量。
    老左对“改造到老”是这样诠释的。有一次他乘坐公交车,发现靠窗的一排都没人座,原来座位上都是水,可能是车刚洗过。“我就掏出餐巾纸擦,一个座位擦完了,再擦一个座位,慢慢地很多年轻人都参与进来擦座位了。”老左笑着说,他也从中受到启发:只要是善事,不管多小,他都要做,而且每做一件善事,他心情特别好。
    2011年4月9日,老左在日记里这样描述自己对做好事的看法——
    这段时间,我继续做一些小事,如乘坐公交车让座,把公交车上的空塑料瓶捡起来放进垃圾篓里,给迷路的人带路找宾馆,给路边残疾人些钱,等等。做了这些小事,周围的人都投以敬佩的眼光,说明大家对文明的行为是支持的,我要坚持不懈地做下去。
采访手记
点点滴滴都是正能量
    左允甘的善举近乎平常小事。见人拉板车,他上前推一把;见旅客提着大包小包进火车站,他上前帮助提一个包,还动员老伴也分担一个包;见哪个村庄还没通水,他帮助村民跑部门……但是,点点滴滴串起来,再加上老同志的威望优势,就是很有能量的正能量。
    正能量不需要都是轰轰烈烈的事情,尤其是老同志,更须倡导“力所能及”。左允甘就是这样一位老同志,力所能及地如涓涓流水般地给社会传递着正能量。(刘维标 张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