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8年09月21日 星期五
搜索
 

和唐弢先生做笔友的时光

2016-12-16 15:33| 发布者: ChenHan| 查看: 264| 评论: 0|来自: 人民政协报

摘要: 我参加作协的一位介绍人是唐弢先生(另一位是萧三先生)。他是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大家,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他编校的《鲁迅全集补遗》、《鲁迅全集补遗续编》,就没有今天规模如此宏富的鲁迅著作宝库。他的散文更是独 ...

 我参加作协的一位介绍人是唐弢先生(另一位是萧三先生)。他是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大家,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他编校的《鲁迅全集补遗》、《鲁迅全集补遗续编》,就没有今天规模如此宏富的鲁迅著作宝库。他的散文更是独具一格,他的有些杂文甚至可以跟鲁迅杂文乱真。

 1975年秋冬之季,怀着一种虔诚的崇敬感、浓厚的神秘感和迫切的求知欲,我冒昧地给唐先生寄出了第一封信。当时我还在北京西城的一所中学执教,信中向唐先生倾诉了当时的情况。他在复信中对我说:“听说你是南开大学出身的,现在又努力钻研有关鲁迅资料,我以为必可有成。至于来信所说苦境,我是过来人,完全能够理解。我的条件比你差得多:年轻时没有能力读书,只念到初中二年级,没有念完就考入邮局当拣信生。唯一优越的条件是只要工作6小时,其他时间可以利用来跑图书馆,就这样糊里糊涂闯进了文化界。别人一天能写完的文章,我往往要花两三天,底子太薄,无法可想。这不是客气话。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唐先生的现身说法使我领悟了一个人生真谛:真正的人生只有在经过艰苦奋斗之后才能实现。

 据我所知,唐先生当时从事的工作主要有三项:一是回答全国各地鲁迅爱好者和参加《鲁迅全集》注释工作的年轻同志无尽无休提出的各种琐细问题。二是领导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研所现代室的同志集体编写一部普及性的《鲁迅手册》,作为恢复元气、重新开发大型科研项目之前的一次练兵。第三件事就是准备撰写一部观点正确、材料翔实、分析透辟的《鲁迅传》。在这方面,唐先生有其得天独厚的条件:除了他学识渊博、功底深厚之外,还因为他是鲁迅的同时代人,是鲁迅关怀扶掖过的青年。因此,他为鲁迅立传,不仅能有准确的历史感,而且还有为其他作者不具备的深厚情感。他当时告诉我:“传记是我个人的研究计划,纳入文学所的整个计划中,本定5年内写出两编(共三编),经政策研究室批准,认为计划很好,希望缩短时间完成。”

 改革开放之初,唐先生除修订再版了一些旧作之外,又发表了不少作品和论文,结集成书的就有《鲁迅先生的故事》、《狂狷人生》、《生命册上》、《鲁迅论集》、《西方影响与民族风格》等。他的论文《论鲁迅小说的现实主义》、《鲁迅杂文一解》,代表了新时期鲁迅研究的最新成果。他的《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编写问题》、《关于现代文学》,是30年来撰写现代文学史经验的科学总结。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既不守旧,也不趋时,而是本着一贯的实事求是的态度,对一些有着曲折人生历程和复杂思想倾向的作家进行了过细的分析。比如,他的《关于周作人》、《林语堂论》,既充分肯定了这两位语丝社同人的历史贡献,因为这是事实;但又指出了周作人毕竟堕落为“民族罪人”,林语堂后期灵魂中的“绅士鬼”压倒了前期的“流氓鬼”,这是前一种事实掩盖不了的另一种事实。

 令人遗憾的是,唐先生的《鲁迅传》未能终篇就离我们而去。身体状况的日趋恶化,无疑也是唐老未能完成《鲁迅传》写作计划的一个重要原因。早在1975年5月14日,唐老就在信中率直地谈起他的健康状况:“凡属心脏上的毛病,都齐全了。而且体力虚弱,盗汗,浑身无力,行动迟缓。多人因在报上见到我的姓名,便以健康人相许,希望我做这做那,期待殷殷,情极可感,而不知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唐先生晚年为疾病所苦,晚年那些花团锦簇般的文字,是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才写成的!在《同志的友谊》一文中,唐先生赞扬老作家石灵(孙大可):“他似乎不关心自己的生命,但必须说,他是一个最懂得生命的真正意义的人。在他看来,活的不一定都是生命,优游终日不是生命,游离于斗争之外不是生命;生命必须和艰苦的工作结合起来,生命必须时时刻刻迸发出革命的火花。”我想,借用这段话来评价唐先生的生命观,也是再恰当不过的。

 相关链接

 唐弢先生是我国著名作家、文学理论家、鲁迅研究家和文学史家,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于1992年1月4日病逝。1995年3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了《唐弢文集》10卷本,其中第10卷为“书信卷”,选收了他给国内的133人的667封信,其中给陈漱渝先生的信20封。

 陈漱渝是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鲁迅博物馆原副馆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