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搜索
 

城中村里过大年

2017-1-18 10:23| 发布者: BaiJiaYi| 查看: 79|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春风送暖入屠苏”。祭灶神后,城中村已有性急的人在挂灯笼、贴春联了;穿新衣的娃跑来跑去,老太太在掰着指头叨唠,就差几日是大年夜了。
        ◎林国玉
    “春风送暖入屠苏”。祭灶神后,城中村已有性急的人在挂灯笼、贴春联了;穿新衣的娃跑来跑去,老太太在掰着指头叨唠,就差几日是大年夜了。
      15年前,我在福州鼓山镇鼓三村一条小巷,也就在村部隔壁选地,筑起自家的窝、一座玲珑的3层小楼,一家4口就此落地生根,过起城中村有滋有味的生活。这里距前横路不过三四十米,两棵大榕树的枝叶吻到屋檐,朝迎早霞,暮听鸟鸣,也算是闹中取静。树下一口挺大的水井,当清晨薄雾未散,麻雀开始唱歌,就有人开始打水,洗门板、板凳什么的,姑娘小媳妇们的说笑叽哩呱啦,合着鸟声和茉莉花香在树下飘荡,拉开了城中村一天的序幕。
      15年了,榕城变化真大,内河水变清了,道路变宽了,楼房长个了。周边大厦就像比赛一样,拔云入天,而城中村还在坚守,不卑不亢;就像潘长江说的:“浓缩的都是精品。”小巷曲里拐弯、小鸡肚肠,但“酒香不怕巷子深”,村巷也有精彩,不无新意,岁岁“听唱新翻杨柳枝”。比如,一些人发了,当了乡镇长、老总,搬迁了,也有一批年轻人另起炉灶,欢欢喜喜地走了。但是,偏偏也有另类,也偶有教授和文化人高高兴兴地搬来,过起安静和有乡土味的生活。平房自有平房的好,不吵不闹,不怕台风,没有电梯风险,还冬暖夏凉接地气。
      15年了,说句大实话,和大厦的铁笼子不同,大榕树下成了村民议事处,朝夕头碰头,家长里短的,听老辈人说古事,请年轻人教上网,各得其所。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户子女上大学,百家欢乐;一家庆生,众人登门抱拳贺“寿比南山不老松”。搬迁帮一把,节庆送糕点,真是远亲不如近邻,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乐莫大矣。
      岁末年初,鞭炮声声,乡下人规矩多。就拿祭灶来说吧,过去祭灶福州有“官三民四船五”之说,即官家腊月二十三祭,百姓腊月二十四祭,水上人家腊月二十五祭,如今大多在腊月二十四。祭品多为素食,如灶糖灶饼,按传统,又多为外公外婆送来的,有几位外甥就送几包,还要加上一摞“花面壳”。祭灶定在夜晚,我们将祭桌摆在三楼露台的花坛上(除了上老年大学,我最爱种花),有灶糖灶饼,还摆上橘子、花生和茶水。四周开满鲜花,有一品红、晚菊、三角梅和含苞待开的昙花,姹紫嫣红花满枝。鲁迅写过祭灶:“本意是请灶君吃了,粘住他的牙,使他不能调嘴学舌,对玉帝说坏话。”我觉得一个人口碑好不好,重在品行、人前多说好话,尤其一家人要和睦。我们自说自话。我对老公说,老公你一年到头辛苦了;对孩子说,感谢你为妈妈分忧。儿子说,爸妈你们辛苦了,至今还让你们住老房子。老公说,不辛苦不辛苦,只要一家人平安,平安是福。外面的鞭炮越放越响,像是灶神在敞怀大笑。
      年味浓了,家家户户贴春联,“总把新桃换旧符”。我家每年多是自撰的,“馍是自家的鲜”,不讲平仄,只求新意,中意便好。今年我示拙露了一手,挥毫道:“三山两塔入云天,城中村里过大年。”横批是“乐在其中”。但愿年年如是,天天像过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