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来到福建老年网 |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搜索
 

春游雪峰寻当年

2017-2-7 11:13| 发布者: BaiJiaYi| 查看: 126| 评论: 0|来自: 福建老年报

摘要: 少年出门,清清爽爽,说走就走。老人出门,毕竟不同,缠身的事,枝枝蔓蔓。几位儿时同窗,一年前就相约游南安雪峰寺,可到今年才践行。
      ◎陈立献
      少年出门,清清爽爽,说走就走。老人出门,毕竟不同,缠身的事,枝枝蔓蔓。几位儿时同窗,一年前就相约游南安雪峰寺,可到今年才践行。
      大年初二,各自放下琐事,大家如约聚在一起,兴致勃勃,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雪峰寺,是千年古刹,这里文化底蕴深厚。明代大书法家张瑞图留下了“法界藏身”的匾额题书;清代福建提督马负书有摩崖石刻“玉笏”“朝天”的擘窠大字。雪峰寺在民国初年曾一度为福建省佛教协会会址,近代佛教三大法师弘一﹑太虚﹑芝峰都在雪峰寺留有诗文墨宝。1981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视察福建光临古刹,并留下山门题匾“庄严国土”,晚晴亭楹联“千古江山留胜迹;一林风月伴高僧。”
      我们乘车到山门,走进“庄严国土”中。不久,眼前出现“冷冷清清雪,茫茫渺渺峰”寺院的偏门。我们随着纷至沓来的游客入寺,登着陡峭的石阶路往上走。立在舍利塔前的护栏边,极目远眺:洪濑远景收眼底,溪山一新乐心头。陈清话题一转:“55年前我们一起游雪峰寺,我的游记至今还保存着,上面写道:‘一人带3两大米,到达寺院,向和尚买牛皮菜,借灶,煮咸稀饭,各人吃了3大碗。’”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开了:爬杨梅山巅,每人只带两节甘蔗。
      “到灵应寺远足,不也是一人一牙杯的菜饭吗?”
      “那回,一人5分钱买个糕粿,游了一趟清水岩。”
      “登玉枕山的鸡尾寨,啥也没有带,渴了就用双手掬泉水喝。清凉解渴呀!”
      多甜蜜又苦涩的回忆,少年时我们爱山水,爱自然,假日无事,就爱结伴游山玩水。我们把镇子周边的山头﹑大小寺庙都踏遍了。虽然那时物质匮乏,但谁也不识苦滋味。今天,面对眼前各自带来的各种水果、糕粿、饮料,谁不感慨唏嘘:“此一时,彼一时也。”
      清带来了照相机,我们一同寻觅昔日的行踪。
      一块巨石压顶的“太虚洞”天造地设,夏凉冬暖,最令人向往了。我说:“到洞前照个相吧,小时候那一回游雪峰寺没进洞呢,更没有在此留过影。”于是大家纷纷提议在洞前留影,瞬间成了永恒。
      我们穿林越石,寻找失落的岁月。那野炊过的地方,乱石堆不见了。第一次班里同学自己带柴块,抬着铁锅,拎着米菜,来这里野炊,锅里的饭都烧焦了,而大家仍吃得津津有味。现在回味起来,仿佛嘴里嚼着锅巴,满口留着饭香哩!如今我们错落地坐在树墩上,“咔嚓”一声留下了一张合影。
      大山沟旁马尾松依旧是郁郁葱葱,不过看不到高大挺拔的合抱之木了。禄见景生情地说:“那时我们秋天假日,常来这里采松果。陈清的手脚利索,胆子大,专择沟边高大的树爬,别人不敢上的枝桠,他上了。摘下来的松果像佛手那么大。”清得意地笑了,我们又在树林中立此存照。
      我们来到寺院大门的石庭,赫然入目的是宋儒朱熹的联语:
      地位清高,日月每从肩上过;
      门庭开豁,江山常在掌中看。
      一群游客在议论这副楹联。
      这是朱熹任福建漳州知府时,为创办的白云岩书院书写的一副对联。这副是复制品。肩挑日月,掌中看江山,气魄非凡。平民百姓,何有此胆?上联不止写山势高,也写僧人脱俗,品格高洁,也警策世人: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不我待,当惜光阴。下联“江山常在掌中看”,更是各抒己见了:做事要有胆魄,举重若轻,站得高,看得远。看问题要从大处着眼,小事做起。也许意思正如老子所说的“治大国若烹小鲜”吧!朱熹的思想博大精深,联语让后人去琢磨、去感悟、去想象、去揣测。盖“诗无诂达”罢了。
      中午,一起围餐,少年游雪峰的情景,仿佛如在眼前。童心未泯,快乐无比。智育唱起《追寻》:“抚平冉冉逝去的光阴,又见过去岁月如歌的年轮,一页页,一篇篇,刻骨铭心的画面。我心之向往,无限地追寻,追寻我生命的那份纯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笑话三则下一篇:行李原本指行者

返回顶部